2019.08.06
◎陳正雄牧師∕基福秘書長
用諸般的智慧傳揚祂

大西教會第一期幸福小組。李進春牧師提供


 台灣的教會在1950年代傳福音的方式,大致是舉辦佈道會。那時我還小,但看見教會一位長輩力邀她的鄰居來參加教會的佈道會。鄰居的阿婆是傳統信仰的背景,極力用各種理由推辭,教會的長輩最後說:「我請三輪車給妳坐!」阿婆盛情難卻,真的來了!真是讓我印象深刻。及至稍長,想到這事,我卻意識到:教會門前掛著大大的紅布條寫「佈道大會」,就是明白的說要「拉人入教」嘛!難怪阿婆不為佈道信息所動,那天,阿婆一定穿著她傳統信仰的「屬靈軍裝」來的。
 因為佈道效果不彰,漸漸地邀慕道友的動力也銷蝕了,1960年代,從佈道會改為「培靈佈道大會」。因為通常參加大會的大多是基督徒,非基督徒極少,所以佈道加上培靈。這當然不只使講員為難,佈道的效果也更弱。
 無論佈道大會或培靈佈道大會,基本上都需要一位名講員,他一人在台上口若懸河,其他人只能在台下安靜聽講。
 1970年代,我進到大學,正好趕上個人佈道的風潮。學園傳道會四處教導基督徒使用「四律」。我無論在學校的團契或自己的教會,多次學習「四律」的使用方法,並且在校園或街上用四律向陌生人談道。同時,「福音橋」的使用,「叩門」的福音行動都蓬勃發展。過去少見的個人佈道行動,突然間在教會中被視為有效的佈道方式。可惜,因為個人談道而決志的不少,但進入教會的比例顯然偏低。
 1980年代,個人佈道仍是教會最常用的傳福音方式,但這時加上了「社區才藝班」。許多教會善用教會的空間與人才,開辦各種社區才藝班,吸引社區朋友走進教會,同時善用個人談道技巧,將人領到基督面前。這個佈道效果明顯可見,因此,至今仍有許多教會使用這方式成為傳福音的管道。為弱勢兒童開辦課業輔導,也在這當中逐漸發展出來。
 1990年代,教會開始留意到,在華人中,若「沒有關係」,要向陌生人傳福音很不容易。因此發展「屬靈認領」與「友誼式佈道」─先建立關係再傳福音,逐漸代替了向陌生人單刀直入地談道。1990年代與2000年代,除了友誼式佈道,「全福會餐會」、「恩惠相遇」、「啟發課程」(Alpha course),也被許多教會採用,吃飯、友誼、關係,然後福音。特別是啟發課程,不是一次就見真章,而是每週一次,連續約一季的課程。慕道友連續出入教會10來次,吃飯、聽福音、結交一群友善的朋友,留在教會的機會大增。
 2010年代,突然出現了「幸福小組」。它幾乎是集各大門派武功之大成,可以看見各種佈道模式的影子,屬靈認領、個人佈道(分享 信息、見證),吃飯、友誼、建立關係、帶入教會…,對華人教會而言,它可以說是目前為止最好的佈道模式。
 基福當中的大西教會李牧師,帶著教會好些肢體一起去上課、受訓,回來開始第一期的幸福小組。他們已經從中學到美好的功課以及看見果效,因此預備開設第二期。倒是頭屋教會與造橋教會,肢體當中較缺中壯年的同工,不容易開設幸福小組。即便如此,頭屋跟造橋兩個教會,仍然透過課業輔導,食物銀行等與社區的人建立關係,領人歸主。
 保羅說得好,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我們就是「用諸般的智慧…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上帝面前。」(西一28)

 

(本文蒙允轉載自臺灣基層福音差傳會《基福》月刊6月/2019)


閱讀 12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