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文/曾心悌
愛,無所畏

好消息月刊


 在紐約布魯克林這個龍蛇雜處的地方,比爾牧師(Bill Wilson)建立兒童事工,不斷的把在街頭流浪,生命瀕臨危險的孩子帶回正路,即便付上性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比爾牧師如今在全球各地,建立起大都會國際兒童事工,幫助許多兒童的生命得著改變,因為他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以壁櫥為家
 「我母親酗酒,有一天我和她坐在街角上,她看著我說,她沒辦法再這樣下去,要我在那邊等著。當時我才12歲,眼睜睜看著母親離開。我坐在那邊3天,沒有食物、沒有水,許多的人經過,你會想也許會有人停下,但都沒有人停下。」就在比爾感到絕望時,有一個陌生的基督徒男子停下腳步,他自己的孩子還在醫院和死亡拔河,卻開口問比爾的需要。「他送我去參加青年營,我在那個營會接受了福音,我對耶穌說:『沒有人要我,如果祢要我,那我就把我的生命交給祢。』」

 

P14 2

比爾牧師。好消息月刊


 從那時候開始,比爾就以教會的壁櫥為家,就像哈利波特一樣。每天放學回到教會,就有不同的家庭輪流供應他晚餐,那是他每一天僅有的一餐。這樣困苦的生活,並沒有讓比爾埋怨或失去盼望,雖然只有他一個人住在教會,但他並不覺得孤單,這樣的生活比起以前在家裡,他已覺得幸福很多。「我記得小時候每天放學回家時,都會做同樣一個禱告,就是:『主啊!無論今晚是誰餵飽我,願他們被記念。』我也禱告他們不要忘記我。」比爾牧師笑著說。
 比爾牧師小時候極度害羞,講話還有點口吃,但當他開始勇敢去傳福音時,逐漸找回了自信心。「有一天主日學老師要我們去發福音單張,那時我14歲,看到許多人在電話亭裡打電話,我就把傳單放到電話亭,然後就在一旁觀看。我看到一個女士進去打電話,她隨手拿起一張傳單,看完後就把它摺起來放進皮包裡。當時我好興奮,覺得自己就像當年在街頭把我帶回教會的大衛叔叔,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能帶領人歸向耶穌。」

 

P14 1

好消息月刊


屢遭性命危險
 比爾牧師的兒童事工,從紐約布魯克林治安最差的布什維克(Bushwick)開始,那裡以充斥著幫派暴力、犯罪、毒品和貧窮而聞名。他先向一間教會租用星期六的場地,再租一台巴士,用來接送孩子。「我先開始結交一些毒販朋友,其實毒販也不想要自己的孩子,過著像他們一樣的生活。所以有一個毒販穿上布偶裝扮成大熊,另一個毒販開車,我就在車後用麥克風說,星期六會有巴士來接你們去主日學。結果我們的第一個主日學,就來了一千多名孩子,超瘋狂的。」
 在黑暗之處要發光,是非常困難和危險的事。從同工到比爾牧師自己,都遇到好多次的攻擊。「有一次我碰到兩名搶匪,他們把槍放進我嘴巴,第一槍卡彈,第二槍子彈從我嘴裡射過去,打爛我的臉,最後還是我自己開車去醫院。」他還曾被人用磚塊攻擊,折斷頰骨、打斷牙齒,並導致右眼失明。「同時間我的同工被人強暴,我萬念俱灰想一走了之,結果隔天早上起來,我的枕頭都是血,但我的眼睛卻看見了,我被神醫治。我感受到神完全掌管局勢,你也許走到盡頭,但如果堅持,神就來了!」
 比爾牧師的故事慢慢傳開,很多人深受感動加入他們。「有一位波多黎各女士不會講英文,但她就固定在巴士上,將一個不會講話的小男孩抱在腿上,一直對他說我愛你、耶穌愛你,她只會這兩句英文。幾個月後的某一天,那男孩第一次開口對那位女士說我也愛你。就在那男孩講完話回家後,當天卻被媽媽打死,屍體就丟在垃圾袋上。」比爾牧師眼眶泛淚的說著。
 雖然現在他已經七十歲了,但仍然開巴士接送孩子。「每接一個孩子,就像在提醒我自己,莫忘當年的模樣。」相信就是這份單純的信念,讓比爾牧師內心的火不曾熄滅。

 

P15

好消息月刊


因著福音的緣故
 比爾牧師的兒童事工,從布魯克林向外發展,到世界許多的地方,據統計,目前全世界參加主日學的孩子有22萬,他也從事很多醫療救援工作。「多年前在非洲的吉布地(Djibouti),我去到當地的一間孤兒院。孤兒院的同工們剛救回一個被嚴重虐待的男孩。這孩子很久沒吃東西了,同工們找了點東西餵他吃。不久後他去上廁所時,突然從廁所傳來同工的尖叫聲,原來他被虐待的太嚴重,上廁所時腸子都跑出來了。我隨手抓了一條濕毛巾,輕輕的把他的腸子塞回他的身體,就帶他去醫院。同工說我們必須過境到衣索比亞才有醫院,但當時關卡已經關閉,關卡的駐軍說要是我們闖過去,他們就會開槍。我還是決定硬闖過去,子彈就從我頭上飛過。他們後來看到孩子身上都是血,就讓我們去醫院,還好最後小孩有活下來。」
 比爾牧師每天與死亡擦身而過,在敘利亞時,更曾遭人從背部開槍,雖然穿了防彈背心,但子彈的威力實在太強大,造成他頭顱骨折、肋骨斷裂、肺部也出血,趕緊送到耶路撒冷急救,至今後遺症仍伴隨著他。
 經歷太多悲歡離合,他如何理解:上帝為何允許這些事情發生?「因為生長環境,從小我就懂得這些事。很多人會以受害者姿態自怨自艾,但我從來不覺得。因為我回頭看一切,你可以一直抓著問為什麼?或著選擇放掉。現在回頭看,就像保羅說的:『我因著福音的緣故…』。」這些孩子在世人眼中,是一群沒有希望,被放棄的人。但比爾牧師從他們身上,就看到當年在街頭枯坐3天的自己,渴望有人能伸手拉他一把。這樣的異象和使命,如同火一般在他心中焚燒,「我做的就是帶盼望給他們,耶穌來就是帶來盼望。」

(本文蒙允轉載自好消息月刊293期2019/5)


閱讀 5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