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1
◎文/尹箴
懷恩堂第十四屆差傳年會:救贖唯獨基督 宣教需要包容

陳江山牧師。林稚雯攝

 

 基督教浸信會懷恩堂第十四屆差傳年會講座,9月7日上午,由海外基督使團馬來西亞辦公室主任陳江山牧師分享「西方宣教運動的成敗得失:華人教會如何鑑往知來」。
 陳江山牧師表示,亞洲正興起一個宣教新浪潮,相信未來的宣教是以裝備當地教會或訓練基督徒回故鄉宣教為主。他說,如何傳福音給其他信仰者一直在他心中,因他的兄弟是佛教和尚,某程度來看,兄弟也是致力於弘揚佛法的宣教者,陳牧師衷心期盼基督徒在跨文化宣教上能聯合,並有策略地宣教。
陳牧師談到1910年到2020年不同宗教活動的情形。他說,西方國家基督教衰敗與無神論有關,1900年左右,大多數西方人填寫資料勾信仰欄時,會勾基督徒;當時的教會,例如浸信會、衛理公會等,認為宣教是為遠方的需要,因此差派宣教士做跨文化宣教,卻忽略自己國家信仰人口正在減少的問題。共產主義在歐洲興起,東到亞洲,無神論主義也逐漸興起,直接或間接影響歐美教會的衰敗。過去百年間,成長最快的宗教是伊斯蘭教,1900年至今,從12%到20%人口是穆斯林。
今天,全球約有60%人口信基督教或伊斯蘭教,其中約20億信伊斯蘭教,20億是基督徒,未來宣教需要進入穆斯林社群,加強建立關係。印度教徒約從10億增長至13億。過去,很多歐洲人說上帝最愛華人,因全球華人比例最高,但5年前印度人口追上華人,而預測2050年世界人口最多地區則是非洲。過去華人信儒、道等宗教人口,今下降中,未來宣教任務應聚焦在與其他信仰的互動,其挑戰包括華人地區的佛教徒、印度教徒等,還有很多教會長大的人卻變成無神論者,特別在歐洲,近百年來基督徒越來越少,常見的是掛名基督徒,所以歐洲需要再福音化,不論非洲、華人或穆斯林改教的基督徒,過去領受西方宣教的好處,今後都有責任把福音帶回西方。
陳牧師解釋本次講座為何以西方宣教失敗為題,其實西方宣教在拉丁美洲與非洲地區是成功的,因為該二地區從本來沒有基督徒,百年來在拉丁美洲有50%,非洲有80%的基督人口增長。但針對其他宗教而言,一個世紀以來,改信基督教的人口不到1%。以日、韓為例,南韓基督徒大約是35%,但日本經過百年努力還是不到1%,但我們必須很小心,因為上帝看的不是數字,乃是生命成長,上帝的工往往是超過百年的,我們無法完全參透聖靈的工作,所以無法定論西方宣教是否失敗,綜觀如威克理夫、OMF的努力,我們不能說是失敗,但卻希望提醒大家,未來宣教工場上,須更加注意與其他信仰的互動,希望未來成為基督徒的當地人口不止5%,而是至少10%或更高。
未來華人面對宣教的態度應如何?
 在基督教福音派中有個態度,認為只有基督信仰有真理,其他宗教一點真理也沒有,亦即所謂「獨有主義」(Exclusivist);陳牧師強調,「救贖唯獨基督」的立場是不可妥協的,但建議可從另一角度來思考,就是使徒彼得曾說,「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參考徒十34-35)。獨有主義認為只有基督是唯一通往上帝的道路,其他通通都是錯謬的。另一極端是多元主義(Pluralist),認為條條大路都通上帝。事實上,宗教與文化是結合的,學術界比較能清楚辨識哪個宗教是什麼,對一般人而言,比較不能辨識,因為文化與宗教的交錯相當複雜。獨有主義者相信聖經是上帝的獨特啟示,是唯一能夠認識祂的方式,救贖唯獨基督,很多神學家,包括英國學者Gavin D. Costa(過去反對獨有主義),以及陳牧師的指導教授Harold Netland等,都著書論述地表示,基督教是獨有的信仰。
 西方教會衰敗迅速與他們認為基督教不是獨有的,所以不需宣教的立場有關,許多基督徒也不參與宣教奉獻。另外,很多人對多元主義持正面看法,認為多元主義的主張是前衛。陳牧師的和尚哥哥也是多元主義者,所以也支持家族的兒孫去信基督教。30年前,英國神學家Costa原是包容主義者,認為上帝是公義的,祂許可人類透過自然法則和良知作選擇,如果透過其他信仰也有此良知時,上帝會提供另一種救贖。經過30年與很多學生對話,Costa轉向主流的獨有主義。
 事實上西方教會對獨有主義評價極為負面,認為缺乏包容。Costa後來挑戰多元主義立場,他表示,多元主義其實沒那麼多元,支持此立場的國家認為多元主義是唯一的(獨有的),所以對任何宗教都非常排斥,在校園、醫院等公共場所都不准出現與宗教相關物品或行為,例如不准為病人禱告。多元主義一方面解構不一樣的宗教信仰,另一方面不去了解不同宗教信仰究竟是什麼,也把信仰邊緣化。
 Costa認為,救贖是唯獨基督,但救贖的方法卻在上帝手中,基督教家庭中早夭的嬰兒無法宣告自己是基督徒,所以上帝還是救贖那些生長在基督教家庭的孩子。有些心智障礙者對救贖無法完全認識,上帝會在祂的公義、憐憫和恩典中救他們,但仍透過耶穌。
 Costa認為有必要分辨何謂唯獨基督及唯獨教會,救贖是透過耶穌基督,但只透過祂的教會嗎?大衛.葛瑞森的著作《靈風飆起》(A wind in the house of Islam)中記載,有成千上萬的穆斯林非因進入傳統教會而信主,乃是從敬拜他們的神轉向敬拜耶穌。陳牧師表示,他成為基督徒不表示他要放棄他與家人在華人文化中的一些連結,例如清明節,他當然不會向死人禱告,但仍可與家人相聚,換言之,接下來的挑戰是,基督徒應堅持唯獨基督的立場,但不從社群文化中抽離。

 

P14 1

透過討論與回應,讓人對宣教議題有更多的思索與認識。林稚雯攝


如何幫助有穆斯林、佛教徒、印度教背景者成為真正基督的門徒?如何成為包容主義者,在其社群中彰顯基督?
 中華福音神學院宣教中心主任邱顯正牧師表示,耶穌基督是唯一的拯救,使徒彼得說神不偏待人…各國中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參考徒十34-35),其背景是敬畏神的哥尼流領受聖靈後,彼得如此說,是因外邦人信了耶穌,並且敬畏神、遵行其旨,所以都蒙悅納。邱牧師同意Paul Hiebert的立場,Hiebert指出,「批判實在論者承認聖經的客觀性,卻不堅持只有一種遊行示威解讀與認識真理。其可能的影響之一是更加關注將福音轉譯成文化適切的形式,有賴於對其它文化與宗教有更深的認識。因此宣教士須研究其它宗教,並與他們的領袖對話,不是為了創造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的新融合,而是建立理解的橋梁,讓人透過可以明白的方式,聽見福音的呼召,卻又不妥協福音的真理」(摘自《所以 你們 要去》p.20)。
 邱牧師說,關於包容,需要批判性的處境化,亦即在各文化中觀察,是否有救贖的類別,不能因表面形式與西方文化不同而完全拒絕,須在聖經光照中找出是否有合於上帝普遍啟示或特殊啟示者,但若有墮落成分則須拒絕,重點是不全盤否定其文化,而在其中找到轉化的方式。例如客家的清明敬祖,有倒水、獻花、點燭等三禮,用以表達祖德流芳、光耀門楣及飲水思源,皆與十誡中孝敬父母的誡命無衝突,可以保留,不須因與西方文化不同就認為一無可取而完全不處境化。早期浸信會宣教士訓練基督徒很成功,但後經反省,包括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本土教會的牧者、神學家等經反思神學(Self-Theologizing)過程中,有些在福音派範圍中加以處境化。至於多元主義,或主張其他宗教有救恩,邱牧師則認為不妥。


閱讀 13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