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8
◎夏忠堅牧師/GOOD TV採訪、本報整理
台灣福音運動進行式 (上)

夏忠堅牧師。GOOD TV提供


專訪夏忠堅牧師,談2000年福音運動的成因、結果及未來的趨勢


 話說從頭,在1987年年底的時候,我跟高俊明牧師、周聯華牧師常常在一起談,感覺台灣的教會需要有一波合一的佈道運動,設定跨世紀的2000年為目標。所以我們就在1987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辦了兩天一夜的特別聚會,邀請許多教派、機構的領袖一起來共同討論,面對公元2000年,台灣的教會應該怎樣回應。
 當時大家的討論非常熱烈,在七嘴八舌中我們就設立了一個很高的目標,希望信徒能達到200萬人,教會能夠達到1萬間,後來又補加上宣教士希望能夠達到200位。事實上,這樣的目標並沒有做過精確的統計或研判,只是大家在聚會時喊得很高興就設定這個目標。
 從1987年的11月底到1990年期間,我組了一個推行委員會,當時有34個主要的教派與機構,都正式派代表來參加這樣的委員會,共同發起「2000年福音運動」。但是有點遺憾,就是一直沒有全職的人出來執行。
 直到1990年,我覺得這樣再拖下去恐怕會把大家的信心都拖垮掉,因為已經喊了兩年多,都沒有專職同工,所以我就向台北靈糧堂提出辭職,打算跳下來全職推行2000年福音運動。台北靈糧堂也非常支持我,他們就說你不要辭職,改用借調的方式來推行這運動,他們給我一個停車位,讓我跟夏師母有生活費,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去推動這個工作。當時世界展望會也借了一個同工出來,就是鄭夙珺姊妹。於是,1990年3月,我和師母、夙珺姊妹,三個人在世界展望會借給我們的小小辦公室(世界展望會辦公室內一個區域)開始推動「2000年福音運動」。

 

P14 2

全國禱告大會。夏忠堅牧師提供


為福音瘋狂的佈道年代
 「2000年福音運動」首先發起的就是「第一屆台灣福音會議」。那時候,我們大約只有5位同工,這個福音會議在中原大學舉行,來參加的教牧同工有600多位,信徒領袖800多位,加起來共約1,500多位。當時整個福音會議充滿了熱情、異象、眼淚,大家很難遺忘那樣的聚會。
 接下來我們每年設定一些目標,譬如說第一年我們是「婦女宣教年」,再來是「青年宣教年」、「社青宣教年」,我們又做「兒童佈道年」,就像這樣一個一個的群體宣教,當時我們非常火熱,現在看起來蠻瘋狂的!
 我們設定共同的主題,然後協助大家自辦佈道會,就是用一首共同主題歌、共同的布條和海報,在同一時間、不同的地方,各自找講員辦佈道會。當時幾個口號,大家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譬如「耶穌是現代人的希望」、「耶穌愛你」,現在教會常看到「耶穌愛你」的標誌(logo)就是當年使用的logo。那些年,許多教會都開佈道會,白天我們常去遊街宣傳,那時佈道真是有點瘋狂,但是我覺得真是為福音火熱,即使現在回想起來,心裡還熱燙燙。另外,社青宣教年之後,我們又推動辦公室團契,就開始了「上班族運動」,一直到如今都沒有停下來。

 

P14 1

全國禱告大會。夏忠堅牧師提供


未完全達標仍有豐盛果效
 當然,傳福音的活動一直推動到2000年,但在這之間我們也推動了「全國禱告會」,後來也受委託促成了「國家祈禱早餐會」,然後在1998年我們也成立了「基督教救助協會」,這些都是在「2000年福音運動」當中所促成的。
 雖然到2000年12月31日截止,我們原先喊的那些偉大的口號沒有達成,如200萬信徒,到如今也還未達成,1萬間教會大約只有4成而已,但也不必罪責,因為當時設定目標沒有精確思考的規劃,只是大家七嘴八舌像是夜市喊價的宣告。
 然而,這11年的當中,大概是台灣教會有史以來,正式聯合的一個大運動,是最合一的狀態,那也是大家對佈道火熱的時代,並且對禱告也非常有負擔,我們辦了好幾次的全國禱告大會,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成果。
 這些年當中教會與基督徒的數量也的確有增長,從1990年到1999年,台灣信徒人數從55萬7千多人成長到78萬,信徒增長率差不多是40%,教會數從3,127間成長到3,961間,教會成長率是26.6%,所以這10年也看到教會數與信徒人數比起過去有較明顯的增長。
 台灣在1950年代到大概1965年,曾經歷了一個福音收割期。那時有30幾個教派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台灣,還有長老教會做倍加運動。當時台灣歷經戰亂而人心不安,所以有佈道會就有很大的收割,再加上戰後的重建,使美國的許多物資送到台灣來透過教會發放,以致那段時間有很大的福音收割。從那之後,雖然我們努力佈道,但是好像沒有看到明顯成果,一直到「2000年福音運動」,我覺得在福音收割上它是比較明顯的,當然在教會合一上面更加的突出。
 在「2000年福音運動」所設定的3個目標裡面,宣教士的目標是達成了。宣教士在1990年大約只有20位,到了2000年總共有220位。雖然教會數與信徒人數沒有達成目標,但是整個衡量那11年的佈道運動,使台灣在佈道上更加火熱,然後信徒人數也不斷成長。
 當時我們也做了一件非常瘋狂的事,就是把所收奉獻的十分之一提撥出來,支持各個教派去開荒設立佈道所,且連續支持半年,因此促進了許多的教會做新開拓的工作。所以,對台灣教會而言,綜觀其成果是對促進整個合一運動相當有貢獻。
 在台灣「2000年福音運動」的平台上面,差不多從1995年之後,我們就看見敬拜讚美運動、小組運動、靈恩更新運動也被引進台灣,或者說相當多的教會就跟上這一波運動潮流而能夠讓敬拜讚美、小組運作、追求靈恩更新進入教會,雖然這些運動的背後也有其他團隊在推動,但我認為這些運動基本上跟「2000年福音運動」所打下的基礎是相當有關的。
打破教派藩籬進入新的使徒時代
 在「2000年福音運動」之前,那時教派之間其實有段時間是壁壘分明,當然不同語言、族群之間好像都有點區隔,但是「2000年福音運動」算是最正式合一的運動,長老教會正式的派代表,不同的教派也派代表來,所以這合一的基礎其實是非常明顯的。但是過了2000年之後,我們看到有另一種合一運動產生,彼得‧魏格納(C. Peter Wagner)就提到教會好像進入新的使徒時代。在這之前比較多的聯合都是根據神學,不同的神學就產了不同的組合,所以有長老會、浸信會、信義會的神學,這就是我們所習慣稱的教派,但是他說新的使徒時代來臨、新的後宗派時代來臨,所以大家組合在一起,不再是根據神學,而是根據方法論


閱讀 29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