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4
楊舒帆/士林真理堂
踏上多哥土地的快閃觀察

作者提供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林前十三12)
 在全球新冠病毒的風聲鶴唳中,2020年2月下旬我們完成第一次到非洲的短宣旅程。按著所定的日期,集合了來自美國、台灣,還有法國、泰國的華人宣教團隊,見證了多哥生命河靈糧堂診所的開幕儀式、台灣信義會在多哥的第一間教會榮耀真理堂的獻堂禮拜,平安歸來。出發前周遭親友的疑慮勸退聲還在迴盪,回台時看到新聞,為避免醫療人力短缺,政府決定限制醫護人員出國。本次同行的4位醫師、3位護理師、嘉義基督教醫院團隊,剛剛好避過這個節骨眼,安靜地回到崗位上。而多哥鄉下教會社區的健康小站計畫,則因他們的實際到訪,開始往前推進。

 

P14 2

作者提供。


跨領域合作宣教
 我們每天的行程,從和四方齊聚多哥的華裔弟兄姊妹晨禱開始,進行義診講座、參訪和聚會服事。洛美市區的街景和開車1-2個小時的郊區村落迥然不同。近年來因為中國的投資,多哥首都的發展急速成長,造橋鋪路,不乏沒戴安全帽四處穿梭的機車騎士。當空隆空隆的道路鋪面響起迎賓節奏,我們就知道接近村落了。
 映入眼簾的是典型的西非風景:黃褐色土地上,棕櫚樹在陽光下垂著頭,一幢幢泥磚牆搭建的茅草屋錯落其間。可愛的孩子們帶著好奇欣喜的眼神跑來,有的害羞觀察、有的大大方方牽起我們的手,不時看見6-7歲的孩子後面還揹著襁褓的妹妹,前面又掛著一個2-3歲的弟弟。大人們則是排隊看診,有些帶著小孩,期盼難得的醫療機會能解決困擾的病痛。
 當看診接近尾聲時,群眾便擁擠著希望能多看幾號,詢問是否有發燒急症,多數人都舉手,但在炎熱的高溫下,測量額溫幾乎與室溫差不多,有時候我們都懷疑溫度計有沒有正常…,某些場景是否似曾相似,可能發生在幾十年前的台灣呢?
 城市失業率居高不下,鄉村則沒水沒電,靠井水維生,公共衛生條件差,缺乏營養和護理,衍生出許多健康和社會問題,基督徒們若願意繼續在非洲傳福音,未來有許多的任務需要跨領域合作。

 

P14 1

 作者提供。


建立彼此信任的基礎
 認識多哥當地宣教夥伴的過程中,我們參訪了一間生命河靈糧堂在當地成立的職業學校。負責的當地同工原本有很好的工作和不錯的收入,和教會交流後,發現這群外地的基督徒願意重視多哥青年人的需要,為他的故鄉付出,帶來福音和恩典。於是他決定離開之前的職業,回來參與這份事工,運用自己媒體的專業外,也招募師資,培訓年輕人進入職場。這項事工之所以能穩定成長,關鍵在於教會的在地扎根,找到對的執行者,建立彼此信任的基礎。
 在多哥傳福音,常常需要良好在地關係,請酋長動員、與政府交涉、和地主協商場地等等,這些長年的耕耘,都是生命河靈糧堂這20年在做的事。美國宣教夥伴笑說,跨文化宣教,第11年才算是真正的第1年,前面10年都只是在摸索認識這塊土地而已。
 和我們負責義診掛號崗位的當地同工,一回生兩回熟,向人介紹我們是他的朋友。當我們參訪診所時,當地的助產士為了要解釋如何切斷臍帶,還特別跑到附近的雜貨店買了刀片展示給短宣隊了解。
 參與禱告會和主日崇拜,看見當地弟兄姊妹喜樂的跳舞讚美,吸引來自台灣和法國的弟兄姊妹加入唱跳的行列,那份渴慕敬拜的心超越了華人文化的拘束。
 這些難得的相處機會只能讓我們多認識多哥的夥伴一點,每位弟兄姊妹又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以偏概全。這些初次見面才建立的友誼和合作默契,還待上帝賜智慧經營。

 

P14 4

 作者提供。


選擇順服與合一
 至於我,受洗、聚會10年,從來沒想到,以前學習的法文,居然會在宣教任務中派上用場。猶記前年開始,看著教會的爸爸(多哥弟兄姊妹都如此稱呼主任牧師、教會監督)吳英賓牧師,受邀到非洲訪問。當時他似乎在觀望要不要踏入這片黑色大陸,經過不斷的尋求、禱告,真實地從猶豫到確定,即便已按神給的異象開拓7間教會,仍選擇承接新一波的宣教使命,在多哥首都洛美與當地牧師合作建立教會。
 西非宣教無疑是條上坡路,那背後的動力除了弟兄姊妹也領受相同的呼召,還有教會的媽媽(秋蘭師母)長久以來為國度的禱告。「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二8)因此,雖然個人沒有特別的感動或呼召,我抱著可以作上帝工具人的心態、和有異象順服主的牧者同工一起服事,投入短宣隊協助翻譯。
 扣除飛行轉機,在西非土地上短短的7天,團隊為維護團員的健康,飲食住宿、許多討論、休息均在旅館進行,我感到能預備、服事、接觸當地的機會有限。過去到馬來西亞宣教是熟悉的華人文化和教會,但在多哥短宣行前,我們與當地牧者溝通時,發現非洲的生活作息,完全無法照先前的服事經驗推演。
 然而,我在牧者和弟兄姊妹身上看到的是,進入這片未知的土地時,他們願意放手交給此行的領袖,盡己所能的預備:熟悉兒童主日學的同工善盡恩賜,安排一套套福音手作活動,護理師同工自備的行李箱即迷你藥局,牧者們也不倚靠過去經驗,虛心和美國團隊學習配搭。或許大家對行程和自己能做什麼都有些疑惑,每個弟兄姊妹仍然選擇順服與合一,我的工具人思維也逐漸被大家融化。
 這次美國團隊的統籌王亞辰牧師,邀請兩位法國華人教會的牧者—林牧師與同工Wendy姊妹加入團隊,協助台灣團隊與多哥弟兄姊妹的翻譯溝通,成為我們的神隊友,也為華人到非洲宣教開了這條歐洲南向的動線。另外因為多哥的人民不盡然會說法文,還聘請六位當地的翻譯人員,他們曾到中國唸書或是在多哥的孔子學院學習中文,不僅能翻譯中文與法文,還可以直譯成當地方言,使義診和禱告的服事暢通無阻。
 過去我常執著於自己工作的結果,這趟旅程上帝也調整我的心態,對這些天使的工作充滿感謝,看見他們的謙卑和專業,即使我的語言能力如半瓶水總是不夠用,有他們在主裡一起服事,瓶子就滿溢了。
 就像2019年我們的教會士林真理堂在主任牧師尋求上帝的帶領下,決定邀請來自非洲的牧師,參與把福音傳到那地的使命一樣,這趟西非短宣行前,無法如人意做好萬全準備,但「去」的時機已然出現。或許上帝的旨意就是如此,當聖靈的水流來了,無論是烏龜還是海豚,選擇跳下去就會抵達下一個地方。這條生命河,也藉著醫治生命的異象,隨著矽谷生命河靈糧堂流進非洲,牽起嘉義基督教醫院和台灣信義會的手,讓這從國外宣教士引入台灣的活水不只留在此地,而能繼續往地極湧流。
 這是我們第一次去非洲,照宣教前輩的說法,再繼續10年就進入真正的宣教第1年,真是一條窄路?!跟隨主的路,往前看常常模糊不清,但相信回頭數算恩典時,就會恍然大悟,那路徑上滴滿的脂油,想必就是前行的動力。

 

p15

作者楊舒帆


閱讀 10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