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記者何雲深
震動中預備人心 燃點街頭佈道之火

 

 2019年至今(2020年春季),香港先後經歷各種震盪。在一切震動中,神在轉化城中的屬靈氣氛,軟化人心歸向祂,亦在信徒群體中燃點傳福音的火。一群年輕信徒於2月前往印尼參與亞洲青年宣教大會,回港後繼續延續宣教的火焰,不但自己主動走向街頭傳福音,還不斷與不同教會連結,激勵教會中的年輕人一同參與。根據統計,截至3月17日,他們所組成的街頭佈道隊共出隊10次,帶領了137人決志信主。其中參與的兩位牧者以及年輕人,分享他們透過街頭佈道看見神在城中的工作,呼籲基督徒投入到傳福音及宣教的復興浪潮。
終點的盼望
 禧福協會盧禧年宣教士是其中一位帶隊去印尼參與宣教大會的牧者。他分享,神透過宣教大會讓他明白,凡配合神計劃、明白神心意的信徒都會被聖靈點燃。如果我們停下來不做神計劃的事情,我們生命的火也會熄滅。「我在大會中看到,很多不同國家的年輕人雖然很窮,但是存錢來參加這個聚會,並且有很多人願意為神委身一年宣教。他們得著去中東宣教的異象,就是要將以撒和以實瑪利的後代一起帶回神的家中。」
 盧禧年又指出,教會發展的動力和引擎在於宣教,使萬民作主的門徒。若教會各做各事,就會分散了火力,拖延了完成的大使命。「在宣教大會中,參與的年輕人能見到宣教終點的盼望,就會很興奮。教會如果停留在做小組,以及各種事工,似乎看不到終點,就只有漫長的教會生活,而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做。而宣教終點就是我們有機會直接使萬民作主門徒,完成大使命。」
拾回起初的愛
 荃灣敬拜會何永健傳道在3月8日的主日講道中分享,他非常感恩一群從印尼宣教大會回來的年輕人,將宣教的火帶回教會,連續幾個星期都推動教會出去街頭佈道,單是兩個週末已經帶了40人信主。疫情肆虐下,人心惶惶,很多經濟問題和憂慮,也正是人們需要聽到福音的時候。
 何傳道曾跟隨年輕人出隊分享福音,因為自己太久沒有出去街頭佈道,面對街上的陌生人竟然有些膽怯。「當我們走到一個男孩面前。本來我以為會先聊聊天,誰知這個年輕人直接問:『是否認識耶穌?』『認識。』『是否願意接受耶穌?』『願意』。我非常震驚,不需要搭訕和聊天,只是直接問,就成功了!」
 這個經歷令何傳道有很大的反省,我們是否帶著一個軀殼回到教會,敬拜、事奉,完成任務就可以了,但我們的心是否呈現給主?「那位年輕人裡面有一份熱情,很想人認識耶穌,得著福音。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對比,可能我帶領了很多聚會,建立很多年輕人的生命,這些是好的。但神對我說,你失去了一個起初的愛,在傳福音和個人佈道裡沒有這份動力和熱情。我回到家感到很難過。我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為做不到耶穌叫我們做的事情而難過?我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好,原來我失去了傳福音的熱情而不自知。」
 然後他在主裡回應,自己要重新得著這份熱情。之後那個星期無論在教會還是街頭,當他大膽向人分享,就經歷了收割。「主救回了我,我不會在傳福音中成為靈裡死亡的人,我活過來了。」
燃點街頭佈道的火
 曾參與印尼宣教大會的順旨、陽光、Gary和波阿斯是這次街頭佈道和燃點教會運動的活躍分子。
 順旨:「我和先生一起參與印尼宣教大會,神點燃我們,使我們的異象一致與神對齊,目前正在尋求前往穆斯林國家宣教。印尼回來之後,我在教會向年輕人分享宣教的異象,亦連結教會一起進行街頭佈道。在3月的頭兩個星期,我們都有出隊,每次教會大約有10多位年輕人參與。其中有一次出隊之前,我祈求神給我一句說話。神告訴我:『你不再是孤兒。』後來我們與一位婆婆傳福音時,我向她說出這句說話,然後婆婆決志禱告時,自己也重複了這句說話。這讓我看見,神在其中的工作。」
 陽光:「參加了宣教大會令我更加清楚自己的命定和呼召是要向中東地區的穆斯林傳福音。在3月8日出去街頭佈道時,我們在一個小時內就帶了3個人信主。其中有一個伯伯本來以好忙,要工作為理由拒絕我。但我那一刻突然心裡有一團火,就對他說:『就算好忙都要信,只要10秒鐘就可以接受這個祝福。』結果他真的願意跟著我做決志禱告。這些出隊佈道經歷讓我體會到,為神做工之前一個群體同心合意的敬拜和禱告是何等重要。」
 Gary:「最近兩個月,我們每週都會出隊進行街頭佈道,我親身體會到,現在的收割果效與之前相比已經大不相同。以前分享福音,10個人中有一個信,已經是很好成績了。但最近出隊,是超過5成人會信主。其中有一個隊員,出隊前的祈禱時,他在異象中見到穿黃色衣服的人,結果他出去真的遇到同樣的人,並且邀請了此人決志信耶穌。」
 波阿斯:「在一次街頭佈道中,我們和一位婆婆聊天,過程中我問聖靈,關於她生命的故事,以便我可以把神的愛告訴她?然後神給我幾個圖畫,我就問婆婆問題,婆婆的回答全都與我領受一致,讓我可以很自然地在談話中帶到信仰話題。這是我與神同工的一個美妙經歷。」

(本文轉載自香港國度復興報382期)


閱讀 41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