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7
◎羅磊
異鄉人不是異鄉人

 

 從2000年開始,我和太太在傣族人當中服事,他們是泰國北部的少數族裔之一,來自緬甸和中國。我們也接觸到其他族群,這篇文章是想要鼓勵你們主動接觸自己國家和社區裡的陌生人、異鄉客。
 促使人們離開國家去到異地的因素往往是多重的,戰爭就是一個普遍原因。泰國北部邊境有一群人來自中國雲南,他們主要是國民黨士兵的後代,1949年時撤退至緬甸,邊退邊走到泰國邊界。
 同一個山脈還有傈僳族、阿卡族、瑤族、和苗族,常被統稱為泰國的山區族裔。其實他們在上個世紀遷入泰國,是為了追求和平並尋找新的農地。
 清邁和清萊兩個城市有幾間用英語授課的國際大學,由於學費相宜,入學要求或許不高,吸引了鄰近國家的學生。
 九○年代至二十一世紀初,泰國經濟迅速增長,工人越來越短缺,估計約輸入了200萬名工人從事漁業、魚類加工、農務和建築業。這些工人主要來自緬甸,也有相當人數來自柬埔寨和老撾(寮國)。最後還有專業人士,泰國目前最多的外籍專業人士就是菲律賓的英語老師。
 面對這些族群,我們反思究竟要接觸哪個群體?怎樣切入群體的需要?如果是已經開展的事工,他們有能力承接大使命嗎?需要更著力幫助他們成為福音勇士嗎?他們活在多元文化環境,他們學過怎樣跨文化分享信仰嗎?讓我們看看下列例子,再思考在泰國的特有處境中怎樣回答剛才的問題。
 70年前華人湧入泰國北部,當中有些基督徒(大部分來自中國內地會的教會),但當地社區還沒有人信主,當地領袖更是強烈反對基督教。能說中文的西方宣教士,以及中國難民中的宣教士為村民開辦中文學校,藉此傳揚福音。今天各個社區都建立了教會,誠然部分教會還需要栽培靈性成長,持續向鄰舍傳福音,但先賢們的植堂工作可謂告一段落。
 有一個窮青年在破棚子裡做單車維修,而撣族佛教徒就住這些華人當中,窮青年聽到要向撣族佛教徒傳福音,就想盡一分力,他見到富有的城市人有錢送子女讀中文學校,撣族無錢這樣做,所以他每天收工就在單車維修舖開中文班,免費教撣族小孩中文,他雖然無錢,卻當上跨文化宣教士。
 我們又看看泰國北部各族群,除了拉瓦,部分克倫族和部分拉祜族以外,泰國山區的居民絕大多數是上世紀的「跨境新移民」。宣教士接觸這些族群時,意識到在泰國人、甚至泰國政府官員眼中,這些族群是異鄉人。山區族群樂意接受福音,或多或少是想得到一種身分認同,有些學者發現,他們信佛教或只能做到泰國二等公民,他們便希望基督教能帶給他們一個全球公認的身份象徵。泰國少數民族現在有教會,有母語聖經,有信徒領袖,雖然還有不少機會讓宣教士去作工,但目前更大的需要,就是令少數族裔信徒明白他們的使命,要去接觸泰國的佛教徒,以及跨越政治界限,向其他少數族裔傳福音。
 國際學生事工日益重要,因為許多東亞人在不同國家讀書,他們會學習所在地的語言,日後可能跨境做生意,如果他們能成為信徒,就能同時打入兩個國家,營商宣教自然應運而生。
 低技術工人雖然人數眾多,但難以接觸,如果他們被僱主剝削,僱主必定想盡辦法阻止他們與外界接觸。感謝神也有少數僱主是信徒,另外也有非信徒的僱主樂意讓基督徒來為工人和工人子女辦活動。機會比比皆是,但也有困難,其一是牧者們被教導要栽培信徒成長,樂意奉獻支持。當然這些貧苦工人不會一時三刻就信主及成長,當他們成熟有能力奉獻,就已經要回國或是轉去其他地方工作。無法期待宣教事工自供自養,不論是本地傳福音,或是越洋宣教事工,都是長期投資。
 至於旅居泰國的菲籍專業人士,我們很驚訝地發現宣教策略的盲點:許多菲籍教師其實是相當委身的基督徒,他們的工作就是每天接觸泰國專業人士、學生;可惜教師們忙於賺錢寄回老家,實在無法停工1年來委身學習泰語,因此傳福音的機會有限,如此大好機遇白白浪費實在令人惋惜。跨境來到的異鄉客不一定等於未得之民,如果可以為他們創造機會,反而他們能在福音的事上助我們一臂之力!
 我們見到各式各樣的異鄉客跨境來到東亞地區。我們必須認識自己所處的環境。神使普世宣教的任務變得比以前更容易。我們要找出這些就在你我身邊的異鄉客。接觸這些異鄉客也不代表我們已完成大使命,而是去完成大使命的最佳起點。

 

(本文出自《萬國萬民》98期,版權屬海外基督使團所有,蒙允許使用,非經許可,不得自行轉載。)


閱讀 5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