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8
◎文/記者李瑞娟
持守正確的信念 即使這樣使你成為局外人,也不為所動

賴信道宣教士在雙連教會帶領英語牧區。受訪者提供

 

 身高190公分、有著高聳鼻子的澳籍來台宣教士賴信道(Stephen Lakkis)教授來自一個多信仰的家庭,「1975年,黎巴嫩爆發內戰,家人帶著我搭船到對岸賽普勒斯,然後坐飛機到澳洲,當年我才兩歲。」
世界上每個靈魂都應當被視為珍寶
 賴宣教士憶及小時候說,身為一個外國人,在澳洲長大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澳洲有普遍的種族主義,對他們這些來自中東或地中海地區的人來說,常常有被他們歧視的感受。
 從小母親都會帶他們兄弟姊妹到住家附近的浸信會作禮拜,最令他感動的是在浸信會中得到美好的接納與歡迎,因此「我在浸信會受洗,成人後我開始委身教會牧會、講道及教導、裝備等服事。」他說,因為在英國宗教改革期間,當地的浸信會和長老會都拒絕遵守英國的國教制度,所以在教會界被稱為「非信教新教徒」,這意味著他們經常被當作局外人,而這種經歷是新教徒們信仰認同的一部分。賴教授作為一個在澳洲長大的外國人,同時兼具新教徒(局外人)的身分,從小在教會中認識神得到的關愛與恩典,奠定了他現今為主宣教的使命與願景。
 70年代,大公運動的高峰時期,澳大利亞的長老會,循道衛理公會和公理會聯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的宗派,稱作聯合教會。他所就讀的學校就是聯合教會學校。大學讀的是墨爾本神學院,這也是許多不同教派之間的合作與學習。大四那年,他到天主教神學院學習教義。畢業後在耶穌會工作兩年。後來到德國海德堡大學讀博士,對馬丁路德新教有更多的了解,但是大部分時間,他都在研究加爾文主義,這對他在教會學說的影響最大。
認同自己、找到自己的熱情,才能蛻變成絢麗的蝴蝶
 賴信道不僅在成長歷程接觸多元的信仰,且接受過神經心理學方面的培訓,曾在多家醫院擔任過研究助理,負責研究有關癲癇和巴金森氏症的醫學工作,但他卻說:「這不是我真正的熱情所在!」
 他雖然有澳洲墨爾本神學院的神學學士學位、德國海德堡大學的神學博士學位,還有一個人文學位-這是一個研究哲學和心理學的科系,但透過哲學和心理學領域,他發現自己真正的熱情在於知道「什麼是塑造文化和社會的偉大思想?」後來他更發現神學才是塑造這世界最有力的思想精華。
 直到今天,他最重視的仍是每個人都應當著重在自己的良心,他也常對學生和會友說,一個人應當持守正確的信念-所謂正確的信念,就是與基督的愛緊密相連,這是每一個人應當堅持的,即使你因為堅持正確的信念,而使你成為一個「被人拒絕的人」或「被當成局外人的人」,你也應當繼續走在這條難走的路上,且不為所動。

 

P15

在台舉辦的德國大屠殺紀念日賴信道宣教士擔任司儀。受訪者提供


從德國跨海來台 台灣是亞洲寶藏
 賴宣教士說,會來台灣是因為他和家人有一次要從德國回澳洲時,有位朋友邀請他到台灣,並籌劃一個客座講座,讓相關學者進行議題的探討。對當時的西方人來說,台灣是一個未被發現的亞洲寶藏!當他對台灣的教會、文化及歷史都有比較多了解後,朋友就邀請他留在台灣,當時他和妻子經過幾番考慮,決定接受培訓牧者的職務,加入台灣宣教的行列。
 過去,對他的信仰生活影響最大的是苦難,那些被人拒絕和排斥的成長經歷。有一句諺語叫作愚昧的祝福(the blessings of foolishness)這意思是說,「一個人因為沒有設限,就完成了一件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他說,因為很多人會根據自己過去的經驗,或是長輩、朋友會告訴你,「沒辦法,這樣做毫無意義,也不會成功。」等思想,就是因為如此,以前他曾為「我是局外人」感到迷惑,然而來到台灣後,「局外人」的身分卻讓他沒有束縛,彷彿脫去枷鎖,因此他可以自由的嘗試、勇敢冒險。
 第一,他不在台灣人的結構生活圈中,他不是南部人或北部人、台灣人或中國人、國民黨或民進黨,甚至不是PCT(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之簡稱)的成員,這些身分讓他和家人都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自己」-就只是單純的身份「基督耶穌的門徒」,而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團體或單位。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我成為「真正的自己」後,很多事情就奇蹟似發生了。他們剛到台灣兩個禮拜,我們全家被邀請到電視台接受採訪,不到3個月,與當時的總統馬英九會面,並且獲得台灣民主基金會頒發的一筆罕見研究獎學金,接著又參加多個信仰及社會相關議題的訪談。他和台灣同事們都想「怎麼可能?」從前他覺得不可能的「接納及歡迎」,沒想到就這樣發生了,但人認為不可能的事,透過上帝的恩典後,凡事都變成可能了!
以具體行動成為橋梁 讓世界更接納、歡迎台灣
 提到在台灣的宣教,賴宣教士表示,在過去的13年中,他在社會上的工作多集中於苦難、拒絕和被排斥的事工,透過宣教,向社會展示了基督的治理和愛心,也希望能因此改變他們身處的世界,包括為性工作者的權利發聲、難民的工作權,以及保護那些捲入人口販運的弱勢群體。這些事工包括推動整個台灣的人權保護、金融問題和建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他們也跟台灣的律師和法官合作,鼓勵台灣律師建立更公平的法律體系。
 過去幾年,德國外交部一直有興趣與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合作,以促進和平工作。他很榮幸在過去的兩年裡,參與了這項具有深遠意義的工作,並且在和平教育問題上提供了指導,也幫助德國在台辦事處與以色列在台辦事處處理那些有關大屠殺紀念館的事宜,好讓更多台灣人對他們能放下偏見,避免再重演迫害和仇恨的歷史,尤其是出於文化和宗教的理由。
 「在世界舞台上,台灣一直是被拒絕和排斥的國家!」他說,因此,他盡其所能去提高台灣在全球的知名度,並支持台灣建立國際聯繫,特別是在研究和學術界。當全球改善生活項目選擇他和台灣參與時,「我真的非常高興,也感謝神!」他表示,ELP(Enhancing Life Project)總部位於芝加哥大學,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35位研究學者,以共同研究並改善全世界人類生活的方法,對他來說,作為獲選成為唯一一位從亞洲選出的人,這不僅是一個榮譽,同時也是一個可以向世界展示台灣的機會-表達台灣如何為世界做出貢獻,並且台灣如何幫助世界,樹立更廣闊人生觀。

 

P14 1

賴信道宣教士全家福(左起大兒子Jude、小兒子Darius、妻子Sarah)。受訪者提供


台灣基督徒必須對台灣教會的未來負責
 對台灣教會,賴宣教士提出觀察,台灣人的生意做得很好。但是,這也意味了商業心態也被帶入了教會。許多牧者想要用商業模式來發展教會,認為「成功的教會就像成功的商業」一樣,規模和收入都要增長。同樣的,信徒與教會的關係也套用此種商業模式,並認為應該要像服務業那樣用信仰來改善生活品質,使信徒獲得更多的個人和家庭的成功。用福音的話來說,「我們應當追求的不是成功,而是我們社會和與他人之間關係中的神國。」
 他最擔心的一件事是,即使教會在台灣已經延續好幾代,許多家庭也信主,但仍有許多人還是對基督的認識不夠(或根本不了解),在《啟示錄》三章20節中,基督向老底嘉教會描述了這個問題,教堂將基督鎖在門外。「如果基督不是教會的中心或領袖,那麼結果就是牧者認為教會屬於他們,或者教會成員認為他們應該是統治教會的人。」所有這些想法都是錯誤的!他呼籲信徒應當站在這些權力系統之外,服事基督成為教會真正的領袖,並盡我們所能去愛別人。
7月重返德國後的宣教計畫
 在前往德國的一次旅行中,他與德國巴登州的新教教會代表會面,他們的國營教堂也對促進和平工作非常感興趣,今年他們也成立一個新的和平研究所。他最初的希望是鼓勵台灣社會開展更多的和平工作,但他也發覺指出,現在似乎不是合適的時機。於是,賴宣教士禱告後調整了他的計畫,將移居德國並在喀斯魯市擔任教會牧師。他用靦腆的笑容期待說:「或許很快又會有其他的機會,讓我用上帝給我的天賦和才能,去服務那些深陷痛苦、被人拒絕和排斥的人們!」
 今年(2020)夏天,賴信道教授全家即將前往德國展開全新的宣教事工,雖然許多學生、會友和同事都極為不捨,但上帝有祂的計畫,為他們在台灣宣教的近5,000個日子感謝,並為他們踏上德國旅程獻上深深的祝福。


閱讀 227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