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鄉間小牧
【基層宣教傳真】慈繩愛索

 

 幾年前10月的某一天,我教會裡的兒童課程有點小小的騷動。
 聽說有一位相當「特別」的小五學生,平日在一個專顧弱勢兒童的基金會中接受課輔。因為其中一位課輔老師同時是我教會的姊妹,所以邀他過來教會,與教會的孩子一起活動。
 那學生「特別」到甚麼地步呢?據知,他在學校裡早已是個出了名的頭痛人物,愛上課就上課,不愛上課就自己到操場上去遊蕩,沒有任何人能管得住!
 果然,那天他大搖大擺走進教會時,擺出的正是「踢館」的架式─老師說一句,他就模仿一句,或是回一句嘴,沒事再逗其他同學笑一笑或是鑽到桌子下面去騷擾同學。當L老師在上課15分鐘之後,提醒他必須遵守課堂秩序,否則要請他離開教室時,他正中下懷,立刻站起來揚長而出,那堂課再沒回來過。
未來的黑幫老大
 遇到這麼棘手的學生以及情節如此重大的個案,教會的老師不得不調整原已排定的日程表,提前把他納入我們教會對兒童最獨特的管教程序,也就是─由老師帶去麥當勞吃早餐。
 那天早上7:20,當L老師依約開車到他家時,他年過六旬的爸爸已經站在路邊等候了。他從窗外叫喚孩子的名字,孩子很快就探了個頭出來,略略有點緊張。可是一旦坐到老師車子的前座後,就彷彿變了一個人!
 開車還不到5分鐘,他已經滔滔不絕,主動告訴老師他上次因發燒去醫院急診,以及關於爺爺、奶奶和姑姑的一些事。大啖麥當勞經典大早餐時,更是侃侃而談,天南地北清楚交代自己截至那時短短一生的大事摘要。吃完要離開時,還在店門口跟長椅上的「麥當勞叔叔」擺了各種姿勢合影留念。最後又上老師車時,已經講到在學校裡最喜歡哪個女生了(雖然老師完全不認識)!
 在整個接送與用餐過程中,他表現出高度的機伶與負責,不但對L老師有禮貌,隨時留意自己手機放在何處,協助回收各種免洗餐具,也在老師開車送他去下一個基金會活動的路上,發現即將遲到兩分鐘時,提醒老師:「慢慢開,不要搶!」與前次在兒童主日學班上判若二人!總之,跟他吃過那頓早餐後,L老師充滿了使命感,因為他深深相信─如果那個孩子沒有被耶穌得著,那麼憑著他的聰明才智,將來一定會成為台灣最鬼才的黑幫老大,或是最狡滑的一代毒梟!
 後續把來自各方的資訊拼湊起來後,我們得知─他是爸爸婚外情所生的孩子。小時跟爸爸和他的元配同住時,3歲時被那位充滿恨意的大媽用滾水從身上淋下來,手臂和腿嚴重燙傷,送入加護病房12天。上小一至小三的那幾年,本來靠著他的小聰明,連書都不必讀也可以名列前茅。但大媽持續虐待,沒來由就會賞他巴掌,爸爸把他送去姑姑家住,他又被表兄弟打,後來他就再也不想念書,成績一落千丈,甚至月考時交白卷,完全不作答,小四時成為學校人人皆知的問題兒童。也難怪有時他在基金會課輔時段發起脾氣來,會像一頭野獸,雙手緊握拳頭,用撕裂的聲音大吼大叫,又用自己的頭猛敲牆壁─不知道過去的傷害,在他心中累積了多少憤怒?
 等來到我的教會時,他和爸爸已經搬出原來的家,另在鎮上分租一間3坪大小的房間,兩人擠一張床。房裡除了一張桌子、電視和衣櫃,再沒有任何其他空間。他每天放學後,爸爸還在開計程車,他就只能待在房間裡看電視、玩電腦,或是跟附近一些不學無術,到處遊蕩的國中生惹事生非,讓爸爸和村長傷透腦筋。
耶穌的愛網重重
 知道他的故事後,教會一位姊妹開始在某些週日下午帶他回家,一來教他功課,再來也讓他看看一個有父母與手足的正常家庭是什麼樣子?另一個家庭甚至常在週六把他接到家裡,讓他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兒子玩。他在那裡時與他們家中每個孩子都和平相處,彬彬有禮,耐心等大哥哥做完功課再一起玩,並且絕不隨便動別人家的物品,逐漸跟那個家庭建立起信任與感情。以至於有次他爸爸食物中毒,去醫院看病很晚未歸,他不敢自己一個人睡,還懂得打電話給那對週六接待他的夫婦,而他們也就立刻趕過去陪伴他。
 不只成人如此,教會的孩子也展現了無比的包容與關愛。有位男生本來覺得很難跟他相處,但是聽到他悲慘童年的故事,又明白他所做的種種動作都只是為掩飾自卑,免得別人看不起他,就主動說以後要在班上特別關懷他。
 另外還有一次主日下午,幾個男生在一個小房間裡玩樂高。他不知怎麼的,拿著筷子槍,故意不斷用橡皮筋射另一位男生擺在桌上搭好的小人或房子。有位在場的老師吩咐他不要破壞別人的作品,話才說完,他又把橡皮筋射向桌上的樂高,並且揚言:「我就是要故意射!」哪裡想到在老師還來不及主持正義之前,那位樂高被射的男生卻立刻說:「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惜那位男生所釋出的善意,並沒有獲得正向的回應。他甚至變本加厲,還故意挑釁說:「我就是故意的!」然而,不管對方如何用言語刺激,那位當時才小學4年級的孩子仍然堅持:「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人只能抗拒仇人的恨,無法抵擋朋友的愛!果然,他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甚至沒過多久之後,就放下筷子槍,心平氣和地和其他人一同玩起來。就這樣,他漸漸改變了…。
 大約6個月後,他在學校的日記作業中寫到:「我現在比以前好,學校老師看見了讓我回球隊,我好高興,我覺得有上帝。」問他為什麼覺得有上帝?他回答說因為他向上帝禱告,上帝聽禱告,幫助了他。他在學校不但開始會把自己份內的事做好,還協助老師照顧低年級兩個過動的孩子,甚至跟他們立約,要在他們表現得好時給他們獎品,以至於學校老師不單在學校表揚他,還特別請基金會的老師再表揚一次。
 他越來越少發脾氣,越多懂得管理自己,可以被別人要求,也可以與人溝通。自己決定如果以後大媽要打,他就趕快跑,但他不要再對大媽生氣。他也選擇禱告求上帝幫助他,甚至還建議爸爸搬回去與大媽同住。
 他升上國一之前,偶有幾次能來參加教會的兒童活動,就好像是「回娘家」一樣,受到老師與學生熱烈的歡迎。他後來上課時也認真回答問題,在班上做手工時,還能不待人說,就主動去拿掃把,一個人把整間教室地板上的紙屑掃乾淨。
 然而,我們後來又聽到悲傷的消息是─他的爸爸於2015年4月8日在腹部腫瘤開刀過程中過世。他的大媽把家中的鎖全換掉,不讓他進門,他只好投奔台北姑姑家。但是他沒有抱怨,沒有喪氣,在自己長麻疹的情況下,還風塵僕僕搬去樹林幫忙照顧姑丈的父親。他自己說,因為姑姑需要照顧病中的姑丈,因此那時只有他能照顧爺爺…。
 我們繼續跟他保持連繫,相信雖然他多遇苦難,但神已在他身上展開了美好的工作,未來還必定會有更多愛的雕琢!這件事我個人參與不多,都是聽兒童班的老師告訴我。但我留意到─關懷的事工一點不難,宣教的事工也一點不難,只要我們能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撒下鋪天蓋地的慈繩愛索,重重愛網,恁鐵石心腸也必要柔軟下來!
一個失而復得的孩子
 雖然這孩子已離開我們的教會,但是神的愛仍然連繫著他,我們從電子郵件的訊息中得知他於2015年12月受洗了,並且固定在一間教會聚會。得知這個驚人的好消息,我便立刻跟他聯絡,說要去新北市的樹林區找他,請他吃飯。他聽了之後的第一個反應就讓我歡喜!他說他要先得到姑姑的同意,才能接受邀約—多麼負責有禮的孩子!
 等到真的在餐廳見到俊朗的他,聽他娓娓道來別後的一切,我更是又緊張,又開心。原來當年父親生病時,他還有一些不良習性,會偷人家的腳踏車。父親過世後,他原本想要投奔一位叔叔的,那位叔叔卻堅持不要他。還好姑姑捨不得,在全家人都反對,自己生活也相當困難的情況下,還是把他接去,跟自己一大家子七口人一起擠間小公寓,免得他被社會局安置。
 當時的他雖然功課仍然不很好,但每天堅忍不拔,勤加練習,已經成為國中柔道選手,希望高中能申請進體育班,並且至終可以轉進他最擅長的游泳班。姑姑說他的脾氣也變好了,很少發脾氣。甚至對自己的生活相當負責任,每天確定自己會記得服用從小就必須固定吃,抑制過動的藥,不讓自己的情緒失控。這與他當年小四時完全不進學校教室,只在操場上遊蕩,已有天壤之別!他聊天時提到自己有位叔叔吸毒,惹了大麻煩,我因此問他為何沒有染上這惡習?他充滿自信,斬釘截鐵地說:「沒有人敢叫我吸毒!」
 學校裡的老師也多方幫他申請各種補助,好讓他不但學雜費、營養早午餐費可全免,並且還把每月政府額外發的一千元補助存下來,做為未來畢業旅行所需的費用。這次教會也特別帶了一小筆捐款去,交給他的姑姑,以幫助他們不致負擔過重。
 當初我們何等擔心,深怕他成為一個聰明絕頂的黑道大哥。但感謝主!一年多不見,看見他已經是個彬彬有禮的年輕人!求主親自獎賞曾經在生命中祝福過他的每一位,更求主親自成為他一生不離不棄的慈父!


※「國度宣教」版每月最後一週,刊出【基層宣教傳真】系列文章,每一篇皆為真實的感人故事,期盼藉此鼓勵讀者關懷社會弱勢。文章主要轉載自臺灣基層福音差傳會《基福》雙月刊。


閱讀 44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