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2
國度復興報
為何君不早來─基層福音工作

攝影:Ikhlasul Amal /flickr

戴德生在寧波帶領信主而受洗(1857年)的第一批人當中,有一個人名叫倪永發,是寧波的棉花商人,他在橋頭街聽戴德生講道,聽完後當場站起來表示要信耶穌。後來倪永發問:
「英國人認識福音多久?」
「大概幾百年吧!」戴德生靦腆地回答。


◎劉如菁/海外基督使團(內地會)《萬族萬民》季刊編輯同工
戴德生在寧波帶領信主而受洗(1857年)的第一批人當中,有一個人名叫倪永發,是寧波的棉花商人,他在橋頭街聽戴德生講道,聽完後當場站起來表示要信耶穌。後來倪永發問:
「英國人認識福音多久?」
「大概幾百年吧!」戴德生靦腆地回答。
「甚麼?」倪永發大聲慨嘆:「為何你直到現在才把它告訴我們。先父尋求真理20多年,可惜志未酬而身先末;為何君不早來?」

港台基層福音起點
時空轉到1986年的台灣,來自德國的魏莉萍宣教士在北部的板橋,跨出她宣教的第一步。她被安排配搭服事的教會迅速增長,又有制度又火熱,她覺得自己除了跟他們學習之外,真的不知道能幫上這間教會甚麼。這股無力感促使她重新思想:「我為何來到台灣?不就是要將福音傳給那些沒有機會或沒有時間上教會的人嗎?」
於是她走出教會大門,看到教會周圍繁華的商業區裡有許多服務業的人群,有小商店、小攤飯、餐廳、美容美髮等,他們工作的地點這麼靠近教會,但是晚上10時下了班之後,竟然沒有一個能讓他們參與的聚會。因此萌生了一個概念,建立一所依據這人群的作息時間和需要之服務業教會。2004年服務業福音教會正式成立,目前會友100多人。
同一時期(80年代)在香港和台灣的使團宣教士都看出某些社會階層中有開荒佈道的需要。在台灣興起了工業福音事工,向為一般教會所忽略的廣大勞工階層傳福音。在香港,則走到新界地區的「新市鎮」佈道、建立教會,對象多屬基層人士,包括餐飲業職工、計程車司機、工廠工人、木屋區居民等。十間教會陸續成立,會友總數達600人。

宣教策略重新定位
台灣的工業福音和服務業福音工作,經宣教士的異象與率先投入,神呼召本地同工起來響應,長期委身,卓有成效。而在台灣的使團同工經過反省、禱告,以及共同討論、尋求方向之後,於1998年確定台灣的宣教異象與策略,首重基層福音工作。
「基層福音工作」與內地會/海外基督使團之「進入尚未接觸基督信仰的內地」信念契合。以台灣為例,總人口2,300萬當中基層人士(草根階層)約1,600萬,基督徒比例僅0.5%,是台灣最大的未得之民。他們是怎樣的一群人?可用「三低」來形容:教育水平低、經濟能力低、社會地位低。然而成員普遍為教育程度較高或中上的中產階級教會,向這廣大未得之民的服務明顯不足。
確立宣教異象與策略後,宣教士進而發現基層朋友──從事服務業、餐飲業者、計程車司機、市場攤販等──習慣用聽覺多於視覺來學習,即是說他們喜從故事歌謠中接收信息。於是宣教士採用講聖經故事的形式,來吸引他們認識基督教。
一位宣教士去購物,旁邊女售貨員聽見老外流利的對話,眼睛睜得好大,終於忍不住問:
「妳是來教英文的?」
「不,我是來講故事的。」
簡短對話結束後,宣教士離開攤位。不久那位女售貨員跑過來找她,很好奇地想知道她都在哪裡講故事,誰可以去聽。宣教士解釋說,任何人想聽都可以來聽,地點不拘,麥當勞也可以。這位售貨員就留下姓名電話,願意安排時間來「聽故事」。
左攝影:folldark /flickr。右攝影:Binlang /flickr。

向什麼人就作什麼人
在基層服事的現代宣教士發現到,針對基層人士的聚會,可能必須有別於現今教會的傳統流程,讓他們在比較接近草根、輕鬆隨意的氣氛下,甚至邊泡茶邊開講,使他們願意進一步認識基督信仰。
基層人士工作時間長、壓力大,多出身於破碎家庭,價值觀扭曲,家庭關係疏離。遇到急難、悲傷事件時因缺乏社會網絡的協助,容易自暴自棄。這些對於委身基層福音的宣教同工來說,情感的消耗特別大,必須仰賴天父源源不絕的供應方能支撐下去。宣教士倚靠聖靈結出果子,尤其需要仁愛和忍耐的果子──成為基層朋友的同行者,常常提醒自己和對方,神愛世人並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好;正是我們還在作罪人的時候,神差祂的獨生兒子來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顯明了。
1865年戴德生成立中國內地會,可說就是從基層福音開始,「蘭茂密爾團體」一行22人於1866年5月啟程赴中國,這批先驅的18名成人中有鐵匠、石匠、木匠、布商。在他們帶領下首先接受洗禮的信徒有油漆工和鞋匠。他們飄洋過海跨越文化,像戴德生所勉勵:「假如我們真的想見到中國基督徒能如我們所描述的那樣,那麼,我們就必須竭盡所能,在他們面前樹立正確的榜樣。讓我們在一切不至得罪神的事情上,向中國人就作中國人;無論如何,總要為主贏得中國人。」
以中產階級為主的現代教會,要跨越甚麼「文化」來關懷基層,向神還福音的債呢?戴德生勉勵他的同仁:「假如健康和腸胃許可,讓我們換吃中國食物…放棄刀叉、盤子、茶杯和茶杯碟,改用筷子、湯匙和碗盤。」若說服事弱勢與貧窮的基層,我們需要放棄甚麼呢?
(蒙允轉載自海外基督使團OMF《萬族萬民》季刊78期)

閱讀 445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