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國度復興報

「各位請注意,今天安息日晚餐,將近有八十位客人!務必要預備足夠的食物!」總管大聲吆喝,儼然像一位現代法老。大夥立刻開始交頭接耳,神經繃緊:「今晚 輪到作飯的人慘了!」「還好不是我,好險!」「天哪!怎能容得下這麼多人?」更有的竊竊私語:「你知道晚餐輪值表上有誰嗎?」「拜託,快點幫我看一眼,有 沒有我的名字?」「曼麗,有妳耶,妳『中獎』了」「什麼!有我!要幫忙作八十人的飯食!!!」曼麗一臉驚恐與憤怒:「我才不做呢!我要來開始『裝病』!」


◎黃齊蕙牧師/巴拿巴宣教學院教務長
「各位請注意,今天安息日晚餐,將近有八十位客人!務必要預備足夠的食物!」總管大聲吆喝,儼然像一位現代法老。大夥立刻開始交頭接耳,神經繃緊:「今晚輪到作飯的人慘了!」「還好不是我,好險!」「天哪!怎能容得下這麼多人?」更有的竊竊私語:「你知道晚餐輪值表上有誰嗎?」「拜託,快點幫我看一眼,有沒有我的名字?」「曼麗,有妳耶,妳『中獎』了」「什麼!有我!要幫忙作八十人的飯食!!!」曼麗一臉驚恐與憤怒:「我才不做呢!我要來開始『裝病』!」
禮拜五早上九點,總管話才撂下,整個餐廳區已經鬧哄哄了,破壞了安息日前夕的寧靜(猶太人的安息日是每週五傍晚日落之後開始,到週六日落之後結束)。在猶太社群裡,安息日的晚餐是一週最豐盛的,也是家庭或家族團聚的時光。而我服務的單位,非常看重與珍惜這美好的猶太文化承傳,因此每到週五安息日,總是歡迎各地來的訪客,與我們一同享用安息日晚餐。唯獨,要準備這豐盛的一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人開始遊走,乞求哪個善心同仁肯跟他換一次輪值,使他可以逃過接下來八個小時的「挑戰極限」。八十位客人意味著兩件「可怕」的事:一是要擺盤八十套,另外要預備八十人吃的菜色。擺一套正規西式晚餐至少包括:水杯、麵包餐盤、沙拉餐盤、主餐餐盤、甜點餐盤、湯碗、兩副刀叉、兩副湯匙、甜點小叉、一份餐巾紙,外加一條餐巾布。這零零總總只是一人份。也就是說,要擺八十份這樣複雜的晚餐器具。而且,這些器皿擺放的順序與位置都是有講究的。單單是這擺盤功夫,就要花上至少三至四小時。如果不小心,有任何「碎碎平安」的事發生,使得餐具無法配套,那就麻煩大了。
要預備八十人份的菜色更是一件大費周章的事。首先,必須想出全套的菜單,通常這是由我們阿拉伯的主廚負責。接著,就有採買同工到附近中央大市場快速而又熟練的將一箱箱指定的蔬菜、瓜果抬上車,又到肉類鋪請切宰師傅將大塊的肉預備成所需的塊子(看來今天要十幾隻全雞)。若是需要用到絞肉,則必須再絞成小山一樣的絞肉堆,其景況非常壯觀。再加上葡萄酒、安息日麵包、甜點、水果、飲料等等。整個採買過程就像霹靂旋風一樣。
十點三十分,採買大車駛進停車場,男同事們早已侍立兩側。接下來就如同「救火」一般,將所有東西在十分鐘內卸下、分類,並且送進廚房。而要從停車場穿過餐廳區到後面的廚房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因為此時已有好幾位本週輪值的「灰姑娘」正在努力的洗刷所有的餐廳區。通常這一批「汗水如淚水」的灰姑娘,心情是不太愉悅的。 因此,若是有任何人在她們剛洗刷過的地方踩出腳印來,就難免會聽見足以貫穿三層樓高的尖叫聲。
廚房裡,東歐鐵娘子伊蓮娜正在宣布今晚菜色:「馬鈴薯泥加醬汁、青紅椒塞絞肉、炸雞塊與茄子、白綠花椰拼盤、鮮蔬豆泥湯、小丁總匯沙拉…。」長長一串清單還未唸完,團隊裡立刻有人驚呼:「八十人份的馬鈴薯泥!!那我們豈不是要削至少兩百個馬鈴薯!!」「小丁總匯沙拉!所有的內容都要切成小丁!!還要炸雞塊!哦!完了!我們的手腕!」大家一片「哀聲」。看來「挑戰極限」的時刻果然要開始了。
曼麗一聽今晚菜色如此費功夫,立刻開始上演那預謀的「裝病記」。「哦!拜託,我突然覺得好虛弱,好頭暈,我快不行了,今晚真的無法做菜幫忙了。」說時遲那時快,曼麗看準了正巧抬著一箱蔬菜進來的美國大兵羅士,立即 「輕盈地」昏倒在大兵肩上。
巧玲看著曼麗演得如此逼真傳神,立刻跟進:「我也是耶!昨晚工作到凌晨,你們看,我的黑眼圈都出來了!」說著就扒開她的大眼睛。稀奇的是,大家可沒瞧見什麼黑眼圈,反倒是看見畫得倉促拙劣的黑眼線。「我今天真的不能輪值了!我累得看不清,怎能切丁呢?哦!我好可憐!」巧玲的演技可也不差,馬上兩行熱淚盈盈。
伊蓮娜不愧是鐵娘子,見狀大喊:「誰都不可以生病!曼麗!巧玲!妳們別想!」 「哦!伊蓮娜,求求妳,妳知道的,我們這種細白皮膚,最怕油炸,也很容易削破皮。拜託,我們一定找人代班!」曼麗哀求的眼神,竟然獲得鐵娘子的憐憫,激起了東西歐的戀戀舊情。「下去休息兩小時,就給我上來!」伊蓮娜軍令如山,曼麗則感激涕零,與巧玲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太棒了,逃過一劫!」曼麗與巧玲,此時「患難見真情」,高興得手足舞蹈。「就是嘛,這種粗重的廚房工作,我們怎麼做得來?」「一定得找人代我們的班,可不能只休息兩小時啊,不然太不划算了!」
「雲,妳可以幫幫我們嗎?拜託!行行好,我們身體非常不舒服。」曼麗、巧玲趕緊打躬作揖。「雲,如果妳可以幫忙,我們保證,一定請妳吃東西,以後也跟妳換班,如果妳有任何需要,我們都挺妳。而且妳手藝一流,絕沒問題!」兩人一改平時的口氣與態度,畢竟這是利益交關的時刻啊!「我…我…」知道雲的英文不是那麼好,還不等雲開口,兩人立刻半推半就地把她帶到鐵娘子面前。「伊蓮娜,妳看,我們為你找到最棒的大廚-雲,最棒的亞洲料理,我們總可以完全休息了吧!」鐵娘子頭都還沒點,曼麗、巧玲已經樂得九霄雲外跑開了。
總管大人此時發下最後通牒,命令全體總動員,開始所有必要的洗、切、削皮,並且在接下來的三小時務必完成所有菜色的準備工作。「快!快!雲,妳和琳要完成這兩大箱的馬鈴薯削皮工作。」鐵娘子命令道。只見雲和琳順從地拿起了馬鈴薯開始削了起來,馬鈴薯皮立刻像新娘的撒花一樣,散落在四周。
時間,快速地流逝著,廚房裡難以忍受的高溫,也不斷的竄升著。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雲,妳還好嗎?妳還有多少要削?」安娜婆婆關心的問。
四十個左右。雲舉起肩來擦去臉上如江河一般的汗水。啊!你手都腫了啊!而且發紅如血,妳到底已經削了多少?大概七十個了。雲強忍著勞累回答著。七十個!! 妳絕對不能再做了!妳的手都破了!來,我幫妳。安娜拿過刀來,上了年紀的手,正微微顫抖著,一刀一刀慢慢地在馬鈴薯皮上留下那慈愛的刻痕。「安娜婆婆,求妳不要幫我,我可以的。你看你的手都在發抖!」雲憑著意志力,繼續著這幾乎不可能的工程。安娜婆婆則坐在雲的旁邊,默默地、不斷的,為她擦著汗。
人,在廚房越來越少了。菜色準備組終於姍姍地完成他們的工作。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著無法恢復的辛勞。午後的陽光,灑在雲和安娜婆婆的身上,如同一幅畫,一幅比<拾穗>更深刻美麗的畫。
主廚終於來了,快手筆地做完了其他所有的菜。當雲把最後一顆削完的馬鈴薯交在他的手中時,阿拉伯主廚不免好奇的問:「這兩大箱的馬鈴薯絕大部份都是你削的嗎?」「是的!」雲累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主廚帶著憐憫又敬仰的眼神說道:「今晚這馬鈴薯泥,我所看見的不僅是這兩百個馬鈴薯,而是一個堅強、賢慧、又美麗的靈魂!」
「Sabbath Shalom,Sabbath Shalom 安息日平安,安息日平安。」八十位客人手挽著手,載歌載舞,何等歡樂的場面。唱完了歌,客人們開始享用這豐盛的佳餚。「太好吃了!好美味哦!這是我們到聖地最美好的一餐!」客人們讚不絕口的聲音,此起彼落,如同一曲交響樂。
夜,漸漸的低垂,客人的歡笑聲逐漸散去…最後在月光下,真正的平安與公義正悄悄的流進每位閃含雅弗後裔的心中。(全文完)

閱讀 362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