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0
國度復興報
當教會遇到政治(三):如何面對俗世政權的不義?

常有基督徒問:俗世權柄既不都是基督徒,其所作所為也不一定符合聖經的價值觀,為何我們還要順服?假如,他們作出違反聖經原則的決策時,我們應當如何面對?
首先,基督徒對俗世權柄的順服是基於對上帝的順服,因為我們知道「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羅十三1b)


◎錢玉舜牧師
常有基督徒問:俗世權柄既不都是基督徒,其所作所為也不一定符合聖經的價值觀,為何我們還要順服?假如,他們作出違反聖經原則的決策時,我們應當如何面對?
首先,基督徒對俗世權柄的順服是基於對上帝的順服,因為我們知道「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羅十三1b)因此即使他們不是基督徒,我們仍然相信神可以使用他們,成就祂自己的旨意,正如神能夠在祂預定的時間(以色列被擄70年)激動外邦的波斯君王古列,下令允准以色列民歸回,重建聖殿一般,因為「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廿一1)所以,神不僅在但以理書四章17節宣告說:「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更在以賽亞書四十一章4節透過先知申明:「誰行做成就這事,從起初宣召歷代呢?就是我耶和華!我是首先的,也與末後的同在。」換言之,無論景況如何,基督徒仍要相信神掌權,祂是歷史的主!
其次,正因為基督徒知道俗世權柄的根源來自於神,因此,我們對俗世權柄的尊重,不應過於對神的敬畏,這在彼得勸勉基督徒面對俗世權柄的經文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勸你們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你們在外邦人中,應當品行端正,叫那些毀謗你們是作惡的,因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在鑒察(或作:眷顧)的日子歸榮耀給神。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因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塗無知人的口。你們雖是自由的,卻不可藉著自由遮蓋惡毒(或作:陰毒),總要作神的僕人。務要尊敬眾人,親愛教中的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你們作僕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順服主人;不但順服那善良溫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順服。」(彼前二11-18)
在這段經文中,彼得首先提到了,我們之所以要順服人的制度,或是君王、臣宰(也就是今天的政府體系),是為了「主的緣故」,這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相信權柄來自於神,其目的是要「罰惡賞善」(14節,此觀點與保羅相同),另一方面是為了要以順服、良善的行為,作主美好的見證。
接著,因著上述的兩項理由,彼得勸勉基督徒要作四件事:尊敬眾人、親愛弟兄、敬畏神、尊敬君王(v17),特別的是,在這裡彼得並沒有把對君王的尊敬列於優先,反而列在最後,且是先「敬畏神」,才是「尊敬君王」,而且,在這裡他寫的「尊敬君王」的「尊敬」,在希臘文中與他寫的「尊敬眾人」的尊敬,都是同一個字:(timao)但他所用的「敬畏神」的「敬畏」(phobeo)卻完全不同,這個字具有顫抖、驚慄的意思,其所表現的是一種極度尊崇、畏懼的態度,也就是說,基督徒一方面要尊敬君王,但另一方面對神卻要絕對的順服、畏懼,知道沒有一個國家的元首或制度是完全、絕對的,罪惡的勢力也同時存在於他們的生命中及制度之內,因此,基督徒不能以人的制度為絕對完全,更不能將該撒的權能與神的權能等同1,當俗世權柄明顯違背於聖經的原則時,基督徒有權力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這正是彼得和眾使徒在祭司、撒督該人、眾長老、守殿官、差役和以色列眾人面前的宣告!
然而,基督徒除了勇敢對不義的政權或政策說「不」之外,還能做什麼呢?馬丁路德認為,神給教會的權柄既是宣揚福音,教導主道,而非像政府般可以「動用刀劍」(即羅十三4所說的「配劍」),因此,教會正確的作為應該是:承認己罪、順服禱告、口誅筆伐、不動刀劍,繼續宣揚正確的教訓,為主受苦、作見證。約翰加爾文的看法也類似,但他認為,教會除了可以宣揚福音之外,也主張:面對不義的政權,可以透過次級團體,也就是議會來推翻之。
到了約翰衛斯理的時代,英國議會政治已經逐漸成形,因此,他承襲了以上兩位宗教改革時期領導者的教導,一方面,著力於倚靠聖靈的大能,四處傳講福音,建立教會,訓練平信徒,使之不僅有得救的確據,更要求有成聖的經歷,於是,其所帶出的屬靈復興,不只要求在教會內活出聖潔,更要求在教會外,也有聖潔的樣式。
因著這樣的追求,約翰衛斯理所帶動的復興,燃起了當世基督徒對社會的關心,在教會的靈性活動之外,更以俗世政權成員的公民身分,努力投身於關懷貧病、弱勢、教育、社會、獄政、法政等實際事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在英國國會中的威伯福斯與克拉朋聯盟,八個不同專業、政黨、個性、背景的基督徒一同努力,終於以立法的方式,廢止了英國長年來的販奴惡習,而同樣的努力,在美國卻是經歷了四年血腥內戰才達成的。這種主動、積極式的出擊,改變了教會長期處於被動接受不義政策時,只能悔改、傳道、順服、受苦的態勢。當然,不只是廢奴,歷史學家普遍認為,當時基督徒因著屬靈的覺醒,所帶出的社會改革,拯救並大大改變了整個英語世界!
回頭來看今天台灣的局勢,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否能緬懷這些屬靈先輩的足跡,以上帝右手國度成員的信徒身分,倚靠聖靈的能力,傳講福音,領人歸主,並且在社會、生活各領域真實的活出屬主的見證?是否能有更多各行各業的基督徒,以上帝左手成員的公民身份,秉著專業的技能,拋開政治立場的歧異,進入議會,同心從法政的層面,改變非神的制度,再創一次扭轉歷史性的神蹟呢?
註1:此段經文解釋參引自余達心的《基督教發展史新釋》(台北市:基督教改革宗翻譯社,2000),頁25-26。
作者簡介:錢玉舜,文化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基督教歷史哲學與政教關係),現任以琳基督徒中心石牌教會牧師,中原大學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閱讀 350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