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莊信德牧師專訪/記者尹箴撰稿
從巴比倫到五旬節 基督徒的身分認同 (上)


 每隔兩年,中華民國中央、地方等各種選舉,都讓百姓被迫學功課。2020年總統與立委選舉日漸接近,但離競選活動開打還有一段時間,台灣的天空已瀰漫濃濃的煙硝味;平面、電子等媒體用各種政治議題、選舉語言,輪番轟炸閱聽人。試問,經過這些年數不清的選舉,基督徒是否已正視問題核心並學到教訓?台中磐頂長老教會主任牧師莊信德,日前接受本報專訪,特別就「基督徒的身分認同」提出卓見,盼望幫助基督徒,面對選舉紛紛擾擾,能走一條合神心意的路。
身分認同要脫離巴比倫的絕境
 莊牧師表示,從歷史角度來看,數十年以來,我們似乎一直忙著處理誰是「台灣人」的問題。藍綠等各有不同歷史淵源,追溯過往很可能強化某些議題的張力,似乎是要告訴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人說「我與你不一樣」。這種向後看的眼光,似乎沒有對未來加分,卻帶出更多的緊張,但似乎又無法不很真實的看見自己是從哪裡來。這就好比讀新約時,不可能認為舊約不重要。那麼基督徒究竟要如何按照上帝的心意來看「台灣人」曾在過去歷史中所發生的事?
 提到「台灣基督徒」時,首先必需處理,到底生活在寶島多久才算是台灣人?是取得國籍、身分、成為永久居民者,抑或是在這裡工作、生活的人?上帝把台灣人放在一個不容易單純用一條線就把故事說清楚的處境中,表示必有很多恩典將從這「不容易說清楚」中產生。
 莊牧師說,住在台灣的基督徒光是「從哪裡來」就充滿著不同,那麼在眾多不同中,要一起成為基督徒,必須經歷很大的恩典,我們稱之為「從巴比倫到五旬節」的恩典。這錯綜複雜的故事如果要簡單說清楚,就很容易陷入蓋巴別塔的危機,巴別塔很簡單,是一個語言、一棟建築、一個理想、一個目標,輕而易舉地使所有人迅速標準化,結果卻令人憂心。
 例如二次世界大戰時,亞利安民族德國人要把自己標準化,成為德國最正統的代表,於是猶太人被驅逐、監禁、殺害。所以,當人想要把一個意見、想法、聲音、語言變成一個標準時,就無法讓神所創造的豐富多元一同呈現在神面前。「巴別塔」從單一角度帶出的危險,以現代語言來說,可能是一種暴力,所謂的「同一的暴力」、「現代性的暴力」。上帝因此拆毀巴別塔,變亂口音,使人的言語不通。
歷史中上帝賜下五旬節的恩典
 到了使徒行傳時期,出現一個特別的恩典,就是聖靈動工,讓許多來自不同地區、語言、歷史背景、原生家庭、成長經驗的人,竟同時聽見上帝的大能,同一個真理,他們聚集在耶路撒冷,在聖靈感動中,奇妙地共同訴說那位為人類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這是上帝在以色列群體中的奇妙工作,成為台灣基督徒的借鏡和教科書,我們需要從他們的生命經歷,也就是聖經啟示學功課,我們也須透過聖經看清楚,就自然容易進入各種充滿張力的處境,成為和平使者。
 那麼,從巴比倫到五旬節的恩典,如何應用在台灣?台灣基督徒的眼光很重要,只要望向正確的方向,就能幫助不認識神的人看見那焦點,也就是創造天地、拯救人類生命的上帝,是透過上帝在歷史上的工作看見祂。
 例如西元1911年,中華民國成立過程,也就是清朝末年,政治壓迫很大時,國父孫中山與其團隊中,有許多基督徒、傳道人及教會核心同工,神奇妙地保存了一群年輕人,透過福音,在西方的社群環境中,那高度民主、人民自治的概念,福音帶來文化改變和價值觀的轉變,這些基督徒願意勇敢的站出來,面對列強的欺凌,在認真實踐的過程中樹立典範。
 從國父、先總統蔣介石等一路走來,基督徒會有一個浪漫的期待,覺得上帝非常祝福中華民國,是因為我們有一任又一任的基督徒總統!這其實是很弔詭的,因為美國每一任總統上任時都是手按聖經宣誓就職的,美國國力強盛時期,例如大、小布希總統時代,他們都是基督徒,在信仰上很認真,但我們也看見他們與石油業親近的關係,還有波斯灣戰爭的發動等等,綜觀這些事實,我們無法將總統是基督徒等同於上帝祝福這個國家,這是台灣基督徒應學會的功課。
 有時我們期待一個候選人去作個禮拜,教會為他們禱告,就對這人充滿浪漫的想像,認為他願意被教會禱告。我們需要有上帝的智慧來看待神所興起的不同宗教背景和政治理念的政治人物,正如我們用平常心來看待商人、教育工作者一般,他們不論在哪一個位分,不過是神的僕人,不論任內表現好壞,這些權柄一方面不是空空的配劍,而是人民的公僕;當我們把他們放在相對正確的位置時,就不會覺得因他是基督徒,就等於是屬神的人,也就等於神祝福中華民國。如果這邏輯成立的話,大衛的後裔,南、北國都不會滅亡。
政治的上帝超越地上的主權認同
 上帝在政治上的心意從未改變過,祂的焦點都不是哪個人坐在王位上就是百分之百正確的、唯一的一位。綜觀以色列的國君,從掃羅王、大衛王到所羅門王,早從撒母耳不喜悅百姓要求立王,神說百姓不是厭棄撒母耳,乃是厭棄祂作王。
台灣的基督徒如果無法跳脫所有對國家的政治定義,而覺得自己被迫表態、選邊站,才表示我是愛國的,這是從世界而來的選擇題。耶穌面對選擇題時,總是把題目重講一次,重新出題,祂不喜歡按世界的邏輯,照人所挖的洞決定自己要跳左邊或跳右邊,祂會重新回到問題的本質。
 當我們思想到台灣的基督徒到底該如何認同國家的主權時,可以參考以色列百姓,從亞伯拉罕的後裔到建立群體,一個不一定要有領袖的群體,但以色列堅持要有王,所以他們有了王,但沒有一個能夠按照神的心意治國,所以亡國,但20世紀中葉復國。
 如果我們認為以色列的復國等於是上帝要使用「國家」來執行祂的計畫,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因為很多「國家」其實是一個戰爭的機器。巴勒斯坦區域,以基督徒比例來看今天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會發現巴勒斯坦境內基督徒比例遠高於以色列,但我們多半卻是在為以色列禱告,這是因為我們認為國家比基督徒的身分更重要,所以出現「為以色列禱告而不想為巴勒斯坦禱告」的現象,覺得「以色列」等於「神所愛的」,而巴勒斯坦是敵對以色列的,這是因為讀聖經時把太多民族主義讀進去。
 正好我們也面臨類似的困境,多麼希望有個英勇的人物來拯救我們,這是因為我們太容易把自己的失落感投射在一個英武有名的偉大領袖身上,期待他救我們脫離水深火熱之中,這正是台灣的基督徒面對台灣的政治處境。神祝福台灣的方式,並非在藍或綠中最終有一人殺出一條血路來,宣告「神站在我們這邊!」其實上帝的心意遠遠大過這些!
(未完待續)


閱讀 79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