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8
◎莊信德牧師專訪/記者尹箴撰稿
從巴比倫到五旬節  基督徒的身分認同 (下)


 台中磐頂長老教會主任牧師莊信德牧師,日前接受本報專訪,特別就「基督徒的身分認同」提出卓見,盼望幫助基督徒,在面對選舉的紛紛擾擾中,走一條合神心意的路。
上帝掌權 基督徒應超越國族主義
 從國家觀點來看,很多人希望中華民國能進入聯合國,但其實我們已經在上帝國中,台灣基督徒應該讓台灣不論藍綠、鄉村或都市,住在這片土地上惶惶不可終日的人看到盼望,而非盼望還沒來。我們以為要透過國內或國際的政治鬥爭、角力,殺出一條血路來證明上帝真的聽了我們的禱告,與我們同在。難道現在沒有嗎?好像要等到未來,上帝才會照我們的禱告來成就事工。
 然而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當我們談台灣時,不僅告訴世界,我是台灣人,其意義也是我們是世界公民的一分子,是中國的鄰居,我們應有開放的胸懷,台灣會越來越大,這不是指土地面積而言,而是用神的心意來看中國大陸、日本等周邊環境。
 用神的心意來看國家、民族,我們會知道基督徒談中華民國不應只談70、80年代經濟起飛的事蹟或中國對台灣政治、外交打壓的現狀,還有很多別的故事可說,例如現正受苦的中國家庭教會領袖、三自教會領袖等,不但記念這些受苦的基督徒,也要為中國大陸執政掌權者禱告,這才是按著天父的心意。深信神國必超越地上的國,當神震動時,地上政權必然改變,因此以更深的愛為他們禱告。
 衝突與對立會導致人心的焦慮,所以台灣基督徒須謹慎選擇。以神所喜悅的價值觀,在各自不同的政治立場中,幫助政治情感取向與我們靠近,但不一定有屬神價值觀的非基督徒來面對選舉。
基督徒的政治認同
 基督徒應如何對地上的國家忠誠?這需要儆醒地思考。一個合神心意的國家、政權,應是造福人群的,但從人類歷史得知,這種國家根本不存在,因為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民主制度奠基在人性本惡的事實,這也是聖經的啟示,即使像南韓,歷屆總統下台都面對審判,但把總統都關起來,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羅馬書三章23節明示「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基督徒對罪的思考不應是揶揄或嘲諷,而是認知我們都是罪人;所以談到國家,應是超越的,如哀哭的先知耶利米一般,他愛國愛百姓,但神卻要他傳遞「必須投降」這政治不正確的預言,他的痛苦在於知道天父的心意,因為沒有一個王合神心意,以致審判來臨。
 此外,耶利米一方面要猶大投降,另一方面又要遵神旨意去買一塊地,這是更矛盾的認同。基督徒應明白,立王廢王都在於神,即使今天有基督徒成為中華民國的總統,用三民主義來統一中國,這些都不等於神的心意,天父必是用真理來統管百姓。因此基督徒應該明白,不論神把我們放在什麼處境、位置,政治認同的第一優先次序都不會是國家。
基督徒的身分認同
 身為台灣基督徒,如果還熱衷追求於國之統一或獨立,才等於神的國行在地上,是會有問題的,因為國家興衰都在神的權能下,古之巴比倫、波斯、希臘、羅馬再如何強盛一時,如今安在?台灣基督徒的政治認同應該不是放在地上的政權,而是放在合神心意的價值觀。
 神學家奧古斯丁在他的巨著《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中,談到神國度是屬靈且永垂不朽的,不是世界上任何一國能取代的;他提醒讀者,國家衰敗不是基督徒造成,而是政權和人性使然。早期基督徒已面對基督徒身分認同的功課,現代基督徒同樣也要從中學功課。不要對號入座,過於簡單地認同一個地上的政權,不然,羅馬帝國連皇帝都信基督,按說上帝應保護這個帝國,然而我們看見神聖羅馬帝國、十字軍東征等,造成的傷害和負面影響至今仍然存在。
 談到合神心意的政治領袖,讓人想到大衛,他不是一個不曾犯錯的人,甚至犯的錯可能多於掃羅,但為什麼神悅納這位犯錯很多的大衛?因為他是一個願意真實面對生命黑暗面和錯誤的人。一般人總期待領袖是完美的,因此領袖也以此來包裝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看似零缺點的人。
 政治可以不是高明的騙術,須從基督信仰來看,因為所託付的位份是嚴肅的,是要面對神的審判的,沒有一個人配得完全承擔這樣的位份,所以基督徒要為在這位份的人禱告。
 基督徒處於選舉處境中,能夠不隨之起舞是非常難的;不論自己期待的候選人當選或落選,能夠喜怒不形於色非常不容易。其實真正的民主應是由下而上架構起來的審議式民主,而非投票式民主,參與政治不應是選舉來臨去投票一下而已,應該長期去關心公共議題,但真正做到的能有幾人?可能連為執政掌權者天天禱告都做不到!
見證「五旬節」而非蓋「巴別塔」
 其實基督徒以合神心意的價值觀,關懷社群處境、參與代禱都很積極,因此能與社區居民有很多互動,這就是廣義的政治,街坊鄰居透過教會的關懷與愛,價值觀逐漸更新調整,會越發羨慕有愛的領袖,以及願幫助受欺壓者的價值觀,因此他們也會以這種角度來看政治人物。換言之,教會致力於底層政治,與人民生命連結在一起,讓人看見神如何改變人的軟弱,這種價值觀的改變,一定影響人的投票行為。
 基督徒不須壓抑或否定自己的情感取向,而比較像神派到各不同群體中的間諜,當與其他肢體相遇時,都會交換神國情報,目的是把上帝的公義、愛與對人的尊重等美好價值觀帶入群體,而非影響人照我們的意思去投藍投綠。當基督徒努力作見證時,必可讓不同情感取向群體經歷五旬節的恩典,否則就會成為結構共犯,把各自的情感取向用來蓋巴別塔,就產生爭執對立。基督徒應是以和平之子滲透到各情感取向群體中,以神的愛產生影響力。
當選落選無礙於傳福音
 神的子民,神的僕人,如何跨過自小學習來的政治教育而彼此相愛呢?通常,對立的情感取向群體談到政治時,很容易把基督徒的立場放在一邊,覺得政治最重要,因為度過那些飄搖的年代,多少台灣人民內心深處都把政治當成自己安身立命之處,把自己喜歡的候選人當選,當成盼望落實的結果,然而這種結果會帶來周而復始的失望,多次政黨輪替證實了這種失望的真實性,因為人都不完全,都是有限的、軟弱的、經不起試探的。
 基督徒應是首先把盼望放在上帝,而非把盼望放在2020年的候選人,要活出「2020年我既活在其中,但它卻非決定我喜樂的來源」。不管誰當選,我們都不致如喪考妣或普世歡騰,因他們都不是上帝、不是為我犧牲生命的主!不論誰當選,基督徒繼續在這片土地上作見證,因為神的國大過地上的政權。不論誰當選,當選人以及每個人依然需要耶穌,需要合神心意的價值觀來更新改變我們的人生。
 台灣的「結」不能用狹義的政治方式去解決、開路。基督徒要幫助台灣不認識主的人,以平常心來看待選舉,面對選舉文化和處境,神的價值觀是唯一的解決之道。
(全文完)


閱讀 76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