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2
◎劉人豪博士
基督徒的感官抉擇


 在台灣,深信民俗信仰的人們面對幼童在晚上睡不好哭鬧,在排除發燒、咳嗽等基本明顯可供辨識的外顯症狀外,大人們束手無策後常會怪罪到這小孩可能被驚嚇到,得去找一些高人收驚。以前在純樸的鄉下如此,即便現在於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依然有些宮廟以收驚豎立起專業形象,吸引信眾。人們也編撰一些禁令,例如不要帶小孩去喪家或廟會、法會現場,甚至殯儀館等地方,避免「卡到陰」等等規條。的確基督徒是深信有鬼的,更不排除有人被鬼附的可能,因為聖經裡出現許多記載。但先撇開被鬼附的這可能性,即使一位成年人看到掛滿地獄圖,人被割舌、炸油鍋、中間剖半等警世恐怖圖畫,或是在廟裡面看到畫像或雕像中黑面、銅鈴瞪眼、順風大耳、綠臉巨人、長舌頭等駭人影像都可能會產生恐怖的陰影,晚上做惡夢。更何況一個表達能力還不成熟的小朋友,只能以哭鬧、著驚、剉青屎來呈現他的驚恐了。
 再觀察到影響台灣電影的恐怖片從早期的西洋吸血鬼、日本的貞子、港台的道士貼符殭屍、美國走路兩手像暴龍的活殭屍,泰國的陰森發毛片等等。傳統的表現方式都是直接以露骨逼真的化妝術、修片技巧、弔詭音樂以增加把人嚇破膽的強度。這種重口味的嚇人殭屍片最近幾年也被韓國片商改進,迂迴地注入了愛情溫馨或是勾心鬥角宮廷劇元素,減輕了整片都是噁心嚇人的劇情,吸引許多中輕度喜愛刺激辣味的觀眾。但它畢竟還是殭屍片,嚇人的片段不可少,畫面與立體聲音效還是得達到驚悚、恐怖的效果才行。2D圖片、3D影像立體聲若還不夠,台灣也學起美國人過萬聖節,那天與美國同步有真人喬裝的要糖小鬼街上橫竄。台灣特有的七爺八爺與八家將兄弟檔Cosplay也會在特定日子透過繞境民俗信仰活動,更可名正言順勞駕警察幫忙封街開道,大搖大擺地到路上裝鬼吐舌嚇人。被動地看到也就算了,尤有甚者,有些沉迷抓寶手遊的人還會主動跑去某特定地點找鬼。
 如果惡者早就全面透過娛樂產業、文化、傳統民俗等包裝全面滲透地要來偷竊、毀壞我們的心思意念,甚至逐步引導我們遠離神,我們是否該更警醒來看待我們所要接收的聲光影像?如果以前在使徒彼得時代,撒但還得要四處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現在的牠可能癡肥地每天在家吃飽撐著,因有一大群人自動上了毒鉤,讓牠隨時享受大餐。
 神提醒我們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更直接地告誡我們要警醒,保守我們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由我們的心發出。要我們透過真理來建立起圍牆,保守我們的心,篩選判斷可以讓什麼訊息進入,將我們的生活分別為聖。
 除非一個基督徒是可以不用禱告的,否則當他看過殭屍、暴力片,如何保證當眼睛閉起來禱告時,可以控制住那些嚇人的畫面不會蹦跳出來?這些留在心思裡的恐怖殘影會不會偶而飄出來成為您與神溝通的攔阻?看這些恐怖片,除了當下感官的刺激,晚上可能睡不著覺的後遺症外,之後對我們的生命有沒有留下什麼好種子呢?當我們遇到困難、低潮到如同行在死蔭幽谷地時,我們是希望神平時就與我們同在的平安,幫助我們剛強壯膽度過呢?還是這種留在我們潛意識裡的鬼怪陰影,讓我們突然想起來而更恐懼無力,無法再往前進?
 我們這屬神的器皿是有選擇權來決定放什麼好種子到我們的心思意念中,使我們生命的果效越來越有基督的身量。既然保羅在以弗所書一章3節提到「祂在基督裏曾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所以我們當然可以選擇讓我們常沉浸在主耶穌裡,來享受祂要賜給我們的各種福氣。保羅弟兄更有句叮嚀的話,照亮我們思考與行動的方向,更是屬上帝的所有百姓想經歷與主基督同在的祕訣。
 「弟兄們,我還有未盡的話: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四8-9)


閱讀 107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