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何寶生
末世是災難的「起頭」還是「盡頭」

 

 「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這都是災難(災難:原文是生產之難)的起頭。」(太廿四6-8)生產之苦,乃生產前必有的痛,陣痛越頻密,就越接近新生命的誕生,對比新生命誕生所帶來的喜悅,足以蓋過生產時的陣痛之苦了!
 「明天會更好」,是人類主觀願望,還是客觀的真實?若我們是「天上的國民」,就必因著上述屬天的啟示去洞識先機,作最壞的打算,最好的預備,而不像世人一樣無知而驚惶失措。同樣,童女(教會)當因陣痛越來越頻密,更應明白這正是主所言「末日預兆」的應驗,因而調整好自己,以警醒雀躍的心情來迎接「新天新地」的來臨。
 「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路廿一10-11)「瘟疫」可怕之處,乃因其病毒傅染性極強,能夠在短時間內快速傳播。造成極大傷亡的二次世界大戰,軍民總死亡人數約6,000萬,而17世紀中葉爆發的一埸黑死病,就無情地奪去了7,500萬條人命,幾近歐洲人口的一半,竟比殘酷的二戰為多。我因此去求問天父,天父給我的啟示,讓我非常驚訝,而祂的回應居然是英文:「IF IT IS MY SET UP, YOU DON,T BE UPSET!」(若這是我的佈局,你就無須煩亂不安了!)
 小小的冠狀病毒竟使全球都風聲鶴唳,病毒的「高傳染」對應政府的「低防範」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更折射出國家官僚制度的僵化。為官的輕忽與高傲自持,對危機應變的怠慢與疏漏,對「吹哨者」的惡意打壓,又因人心的惶恐與躁動,對物資的瘋狂搶購,為貪婪者提供了抬價的溫床,都一一完美地演繹了「天災人禍」是如何天衣無縫地結合。最近,當世衞宣佈全球疫情進入高危狀況,美國國土安全局局長被追問美國作何準備時,竟支吾以對,一問三不知。當被問至全國口罩存量時,答案是3,000多萬個,而實際需要卻是存量的20倍,因而當場出醜。面對這世紀疫情,政府態度如此輕忽,心存僥倖,真怕最終演變成全球世紀大災難。
 我一直思考為何天父在末世要有如此佈局,倘若馬太褔音廿四章所言的產難陣痛,天災人禍一齊來,地上又有哪一個政府、政權、人民可以抵擋得住?「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人類的高傲自持,在末世大災難面前,將顯得何等無力,相信唯有謙卑、認罪、悔改歸向神才有出路,尤以永生神的教會,更當如此。這次瘟疫肆虐名為「冠狀病毒」,會否當人願意摘下驕傲的皇冠、神也會摘下冠狀病毒?讓我們一同禱告尋求!

(轉載自香港國度復興報381期「國度角度」專欄)


閱讀 98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