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馬康偉牧師(華夏文化宣教使團總幹事/華夏國樂敬拜團團長)
從文化使命 談民族音樂聖樂化

 

 在教會歷史上,每次的教會大復興,也幾乎都是「文化基督化」的過程。我們強調的人權、民主、自由、科學...也都是「文化基督化」的結果。五四運動時代,基督徒幾乎不過問中國文化與現代化的參與,而導致當時文化界、學界的「非基運動」。
 所以,我們這一代基督徒須認真思考如何「文化基督化」,而我深信「民族音樂聖樂化」也是上帝在中華民族興起的福音使命與託付之一。
華人民族音樂的認識
 古老的民族一定都有她輝煌源流的民族音樂,在她的土地上傳唱。英格蘭有他們的民族音樂,印度有他們的民族音樂,那我們華人的民族音樂是什麼呢?根據目前考古發現,中華民族音樂可追溯至7千多年前,在樂器的材質上,可以分為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稱為八音。我們老祖宗太厲害了,只要能發出悅耳的材質,都能做出樂器,而樂器的總數至少有90多種以上。
 我們有56個民族,10種語系,單單民謠、曲風,就蒐集不完,還有各地區的劇種,例如:平劇、黃梅戲、台灣歌仔戲...絕對是世界之冠,並且目前都還在使用。在歷史長河上,形成了有深刻、豐富內涵的民族音樂體系,這一體系在世界音樂中佔有重要地位。中華民族音樂是人類歷史上不可多得的瑰寶,我們怎可隨意忽視呢!
 但在今天,我們基督徒還是對國樂有些陌生,甚至誤會是其他宗教音樂。要知道,基督教進入中國之前,中國已有本地宗教,他們使用中國樂器演奏他們的宗教音樂,這是不可避免的,但基本上樂器都是中性的。今天,我們當代基督徒有責任要將國樂轉化成為對上帝敬拜的聖樂。我深信教會的復興,必須要將信仰深植文化核心,帶出文化基督化的實踐。否則,基督信仰會一直在華人文化外圍,是很難有文化影響力的。
與西方聖樂的接觸
 當華人社會第一次與基督教相遇,在當時的時空背景,絕對不會有本土詩歌創作。我相信西國宣教士所帶唱的詩歌,一定也都是翻譯後的西方教會詩歌,用當時的西樂伴奏,這無可厚非,但這也是基督教音樂進入中華大地的第一步,有其必須與歷史定位。
 在之後的華人教會歷史上,當華人基督徒多起來之後,其中有上帝揀選有文化使命的牧者、弟兄姊妹,他們為了福音的緣故,開始將創作的福音歌詞套在熟悉的中國民謠來敬拜,例如:「晚禱歌」(紫竹調民謠,《民眾聖歌集》);「聖父歌」(孟姜女民謠,《民眾聖歌集》)。也在這同期,更是開始華人本土的詞曲創作,例如:趙紫宸詞、范天祥曲的《清晨歌》(這是第一首被選錄美國聖詩的中翻英詩歌)。
民族音樂聖樂化的期待
 我身為華人的牧師,察覺到目前教會音樂中幾乎少了民族音樂的敬拜。反觀其他本土宗教,卻大量使用國樂,這使我有了一份扎心的使命感,我盼望華人的民族音樂聖樂化,這也是「文化基督化」的重要過程。我深信上帝在華人歸主的開始,就已經「民族音樂聖樂化」的啟動,我們還需要大量的民族音樂詩歌的創作、民族音樂敬拜團...的成立,這是華人教會在文化基督化上需要的努力。
 基督教從馬丁路德改教以來,就是非常看重本色化、本土化的過程,當時馬丁路德首先大膽地將聖經翻成德文,打破了唯獨拉丁文聖經的神聖性迷思,而使基督信仰更有效又準確的傳揚。所以,我有負擔在這裡疾呼傳遞,讓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有文化使命,讓基督信仰打入文化核心,讓基督信仰成全我們的文化終極意義,讓基督化的華人文化成為我們實際的生活。
 今天我們談「從文化使命看民族音樂聖樂化」,我深信:
 1.東西方音樂都來是上帝,但卻對人有著不同心靈與文化層次的敬拜滿足。
 2.透過「民族音樂聖樂化」,在文化使命中,帶出合神心意的民族自信心的恢復。
 3.透過「民族音樂聖樂化」,帶出華人文化使命的福音歸主運動。
 4.透過「民族音樂聖樂化」,為當代聖樂注入更豐富的生命敬拜。

 

(本文蒙允轉載自客神院訊220期)


閱讀 48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