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8
◎陳泳智
教會、政治,有何相干?

 

 在現今的教會中,許多基督徒對於教會發展或靈性成長的興趣,遠遠多於對政治或公共議題的關注。雖然某些與信仰價值觀衝突的議題能夠吸引較多的基督徒關注,但對於一般的政治議題,許多基督徒就顯得興趣缺缺。
 不過,正如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所言「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所以,即使基督徒對教會外的政治沒興趣,卻也無法避免教會內的政治,如長執選舉、資源分配、人際間與教會間的交誼往來等,這些都是教會內的政治。而教會外的政治所面臨的種種問題,例如:黨派紛爭,教會內的政治也無從豁免。也許聖經中我們最熟悉的例子,就是哥林多教會的黨派紛爭。
意識型態偏差
 使徒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揭露了這場教會內的茶壺風暴,信中說道:「你們中間有紛爭。我的意思就是你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林前一11b-12)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黨派紛爭呢?保羅並沒有直接提及原因。
 我們可以參考解經家普瑞爾(David Prior)的看法,他指出信徒們「為著不同的強調點,選擇真理的不同層面,這種選擇無可避免地會把注意力從真理的其他層面挪開,而集中在一、兩件獨特的事務上…而忽略、排除,甚至拒絕在耶穌裡的整個真理。」(註1)若是這樣的話,信徒們「過於強調的」是真理的哪一個層面呢?後續的經文提供了線索。保羅說:「我感謝上帝,除了基利司布並該猶以外,我沒有給你們一個人施洗,免得有人說,你們是奉我的名受洗。我也給司提法那家施過洗,此外給別人施洗沒有,我卻記不清。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林前一14-17b)保羅一再地說他的職分不是為施洗。這明顯的暗示著,信徒們所過於強調的,是「受誰的洗」這件事。他們很可能過於強調或看重洗禮,甚至以各自的施洗者為榮,從而排擠被其他人施洗的信徒,於是自然就產生出「我是屬保羅」或「我是屬亞波羅」的黨派紛爭了。
 這樣看來,哥林多教會的黨派紛爭是一種「意識型態偏差」的問題,也就是他們過度地高舉洗禮和施洗者的重要性,因而忽略、排除,甚至拒絕在耶穌裡的整個真理,進而產生了黨派紛爭。保羅該如何處理這問題呢?意識形態的偏差往往不是知識缺乏的問題,不是教導正確知識就能解決的,或許更需要的是一記當頭棒喝的震撼。
 也許保羅的想法如此,所以他發出三連問:「基督是分開的嗎?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嗎?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了洗嗎?」(林前一13)這些提問在信徒的心頭上實在是當頭棒喝的重擊,因為他們的良心明明知道基督不是分開的,明明知道是基督為他們被釘十字架,明明知道他們是奉基督的名受洗,卻仍然以他們的意識形態取代全部的真理。保羅的提問對意識形態是有破壞力的,因為哥林多信徒們必須做出選擇,是聽從良心呢?還是故意違背良心,繼續高舉他們的意識形態?
放下自我 尋求和好及合一
 再者,更加震撼哥林多信徒的,是保羅自己。因為保羅本身也是被過分強調而變成那意識形態的代表人物,他的名字是那個「屬保羅的」黨派的名號。然而,這位代表人物卻大出他們的意料之外,質問說:「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嗎?」這不知道要讓那些自命「屬保羅的」信徒作何感想?至少是感到羞愧,或者在保羅的反詰中無地自容了。
 如果今天的教會也發生了類似的黨派紛爭,而其中某意識形態所推崇的代表人物,也帶頭承認紛爭是因為他們的意識型態凌駕了真理,這對該黨派成員一定也是一記相當震撼的當頭棒喝,逼著他們放下自我的意識形態,尋求和好及合一的途徑。
 其實不論教會內或外,任何一個群體都會有因意識形態而產生內部衝突的問題。如果這個群體是整個國家,那麼這國家內部的意識形態衝突,往往體現於不同政黨之間的鬥爭。以國內為例,最典型的大概就是綠營的台灣價值與藍營的中華民國價值之間的衝突了。這樣的衝突通常是無解的,因為沒有別的東西能超越在政黨的意識形態之上,來給他們一記震撼的當頭棒喝,就像保羅對哥林多教會的那樣。
 然而,這正是基督徒更應該關心政治的地方,也是基督徒的優勢所在,因為基督徒的心中有超越意識形態的真理。當他們真正的順服於真理時,他們就不會被政治的意識形態綁架,也不會把政治明星當偶像崇拜,這正是關心政治的兩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既然如此,基督徒也許更加有責任關心教會以外的政治,留心這土地上的公共議題,以作好光和鹽的本分。


 註1:普瑞爾(D.Prior)著,《哥林多前書》,潘秋松譯,聖經信息系列(台北市:校園書房,1998),p.38-39。


閱讀 44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