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7
國度復興報
兒少心智發展問題專題之二:過動不專心是一種病嗎?

教會的陳姊妹有個成績不錯的兒子,可是常常被同學排擠,老師們都蠻瞭解他的個性,常常給予鼓勵引導,他也能在教會擔任起領導性的角色。可是剛進入職場工作 頭幾年不太順利,總是因為工作或人際壓力調適不良而無法持續三個月以上,雖然曾有醫師評估他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但因為以往總能克服困難的經歷,母子都不太能接受這個診斷,只能接受短期服用抗焦慮藥物的建議。


◎劉鴻徽醫師/北投醫院兒童心智科主任
教會的陳姊妹有個成績不錯的兒子,可是常常被同學排擠,老師們都蠻瞭解他的個性,常常給予鼓勵引導,他也能在教會擔任起領導性的角色。可是剛進入職場工作頭幾年不太順利,總是因為工作或人際壓力調適不良而無法持續三個月以上,雖然曾有醫師評估他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但因為以往總能克服困難的經歷,母子都不太能接受這個診斷,只能接受短期服用抗焦慮藥物的建議。
另一位林姊妹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既聰明又有才華,可是都有不專心的問題,令她十分苦惱,兒子因為上課常常講話,又容易惹麻煩,所以老師不只一次建議帶去醫院鑑定,經過兩家醫院的評估及解釋,才接受ADHD這個診斷,經審慎用藥後,狀況大幅改善。至於女兒則沒有過動症狀,可是不專心大大影響她的生活表現與自信心,經過仔細評估,確定為注意力不足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ADD),經過認知行為治療及少量藥物治療,對生活狀況已能掌握,對未來更有信心。
成人後會自動好轉嗎?
這兩個姊妹的孩子,問題都不算很嚴重,有時就算給醫師評估,也不見得會當作真的ADHD來治療。到底這些過動、衝動或迷迷糊糊過日子的狀況算不算是種病呢?他們成人以後會自然好轉嗎?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常見的兒童心智疾病,國外的研究調查,在兒童青少年中,盛行率約5%-10%,近年國內國中生的研究調查,盛行率則約7.5%。目前學界公認,約有60%罹患ADHD的患者長大成人之後,仍持續有顯著的症狀。根據近年美國全國的調查研究,顯示其成人ADHD的盛行率為4.4%。而研究上顯示成人ADHD角色的執行功能上有顯著的障礙,容易輟學、失業、換工作,常因缺乏足夠聆聽溝通能力,而出現人際關係困擾,容易離婚及家庭關係不良,容易有交通違規,並因高估自己駕駛能力而常發生交通事故,且高達80%的患者一生中至少一段時期會同時罹患其他精神疾病。ADHD常見的共病有憂鬱症、躁鬱症、焦慮症,以及物質濫用或成癮,而在男性也常見合併有品性疾患或其他各型性格異常。
以成年才接受評估的個案來說,由於ADHD患者自覺能力較差,當別人覺得他們的問題很嚴重時,自己卻還是覺得無關緊要,所以大多數不肯就醫。加上目前兒童ADHD的診斷標準對成人而言不太適用,容易將輕中度的患者視為正常。所以最好由親友提供醫師生活上的觀察經驗,才算構成完整的評估,作出正確診斷。
 ADHD本質上是一種大腦執行功能的障礙,影響到訊息的整合、抑制衝動、規劃解決問題策略、以及自我調節等層面。有的表現以不專心為主,有的只以過動/衝動為主,或混合此兩類症狀。在學齡前兒童大腦發育尚不完全時,也有一些孩子有類似的症狀,然而經過適當的教養與教學,大部分的孩子還是可以適應團體規範及學習活動。如果症狀十分嚴重,造成人際、家庭或學習的困擾,最好經過兒童心智科醫師評估。許多孩子往往進入更複雜的學習領域時,家長才會意識到這些問題可能需要醫療的協助,有的家長甚至到孩子成年以後,才驚覺原來這些造成親子緊張的困擾「是可以治療的」!(從未想到這可能是大腦不夠健康!)
 由於患者大腦功能會有時好時壞的問題,家長老師往往覺得這些狀況只是孩子不願意做,因而對這些孩子有「懶散」、「不負責」等批評,同儕也容易排擠他,甚至在真相難明的狀況下要他背黑鍋。其實孩子往往即使很努力也會一直有狀況,因而不被了解,甚至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大腦問題限制了他們自我覺察的能力),以致會出現自卑、自我放棄、人際疏離、對立反抗等現象,所以忽略或隨意中斷治療,對他們性格發展極為不利。當他們長期不被父母、同儕、主流的教育體系所認同時,容易轉而向偏差團體尋求認同,所以有更高危險性成為問題青少年、性格異常或酒精毒品濫用等狀況。
須正視孩子較極端的「特質」
 回來看看原來的問題,其實「是不是病」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不吃藥」也不該是最重要的目標,而是正視孩子較極端的「特質」,用適當的教養,並在關鍵時候提供醫療協助,有的孩子成熟以後可以停藥—好比「拆除鷹架」;有的孩子可以有能力判斷藥物的角色,為了維持足夠的生活品質而服藥—好比「配戴眼鏡」。
 許多家長因為擔心被貼標籤,或從許多流傳的訊息誤以為看診一定得吃藥,吃藥就會終身依賴藥物,因而花大錢做了許多沒有科學證據的「療程」,反而延誤接受高治癒率的正統治療。在資訊發達的現代社會,取得正確的資訊是十分容易的事,尋求醫療上第二意見,也不再是求醫的禁忌。況且ADHD有高共病率,許多精神疾病的影響長遠,孩子更需要盡早參與在治療計劃中,才能摒除所有成長不利的因素,將其潛能發揮到最佳的水準!

閱讀 519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