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7
國度復興報
基隆教會之二:回應呼召的神僕

圖,邵旭叔叔喊話佈道

基隆教會傳道弟兄邵旭生於1922年的天津。1945年在中華基督教會信主,當時該會的會督是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教會經常延請王明道、顧仁恩、丁君直等牧者來講道,邵叔叔總是乖乖在教會聚會,順從牧者教導。
邵叔叔說:「王明道先生所傳的就是他所信的,他所信的則是他所行的,王明道先生是一個明道而行道的人。」


◎尹箴/本報記者
基隆教會傳道弟兄邵旭生於1922年的天津。1945年在中華基督教會信主,當時該會的會督是南開大學校長張伯苓。教會經常延請王明道、顧仁恩、丁君直等牧者來講道,邵叔叔總是乖乖在教會聚會,順從牧者教導。
邵叔叔說:「王明道先生所傳的就是他所信的,他所信的則是他所行的,王明道先生是一個明道而行道的人。」邵叔叔早年對於王先生的著作,包括《靈食季刊》、《五十年來》、《我們是為了信仰》等著作,以及激勵青年的書信等都讀過。他說,早年教會常請王先生來講道,如今,身為傳道人,理當傳所信的道,「傳耶穌復活是因信耶穌復活,傳耶穌再來是因為信耶穌再來。所以,今天我所傳的就是我所信的,我所信的就是我所行的。」他強調,師承王明道先生,也如此傳道,這個初衷沒有改變過。
邵旭叔叔說,早年雖不確知自己的信仰是否純正,「然而,在台灣接觸其他宗派後,注意到部分人士的理念與我所信不同,雖很熱心,但不久就出問題的,顯示那不是正統信仰,這時才明白我所領受的信仰是純正的。」
■領受異象堅持一生
那是抗日戰爭勝利在望、日本即將投降的時期,也是大陸即將淪陷、政府準備撤退的時期。邵旭弟兄服務海軍,任職於造船所。1947至1948年間,因著戰爭的轉進,須在1948年年底離開家鄉。
當面臨抉擇,父母意見不同時,邵叔叔選擇聽神的。他請教教會一位年長的弟兄是否該離開家鄉,這位弟兄為他禱告並告訴他「不要搶」,就是要順服神的安排,不要自己出頭。邵旭叔叔強調說:「領受老弟兄的勸勉,一生受用無窮,使我凡事單單聽主安排。」邵叔叔不急不搶,靜靜等候,只聽造船所所長怎麼說,當所長下令軍隊要立刻離開南下時,知道是時候了,於是寫了三封信,與教會、父母和一位好朋友話別,連家都沒回就隨軍撤退了。
■逃難時不忘傳福音
圖,邵旭叔叔早期在港口發單張1948年12月邵叔叔隨軍撤退到渤海灣、山東蓬萊對岸的長山島待了八個月,直到1949年8月。那段期間,沒有會堂,邵叔叔就與當地的基督徒一起禱告,大家一致推舉邵弟兄起來傳講信息,邵旭說:「我就轉述、重播過去從牧者們所領受的內容。」當地的弟兄姊妹都認為他的講道合乎聖經。
八個月長山島的撤退生活並不忙碌,邵叔叔可以在白天空閒時上山禱告,下午打籃球,晚上聚會,每逢佳節必傳福音,不論正月15日、端午節都領人決志信主,在逃難中卻是一段喜樂洋溢的時光。
1949年8月12日,邵叔叔正在海邊游泳,突然敵軍的炮火猛烈來襲,攻擊國軍船艦,他連忙趕回小型修船廠內,與一位上士班長守著基地不住禱告,後來發現所處位置正好在敵方炮火射程範圍內,於是向麥田間奔逃。然而,炮聲隆隆,火光四射,直到半夜都不稍歇,小島眼看要被攻陷,這時,長官下令遷島撤退。
「撤退過程,神的話仍然是『不要搶』。所以我靜下來,按步就班的收拾行李。聖經、換洗衣物、幾塊硬幣和證件通通帶著,門鎖上時還說了聲『再見』,結果到現在還沒有再去開!」邵旭叔叔幽默地回憶味往事。
部隊預備了小舢舨來接官兵和眷屬,但是碼頭上一團亂,大家擠破頭也要拚命擠上船。另一方面,子彈就在四處亂竄,邵旭趴下來不住禱告。混亂中船翻了,很多人被這一嚇不敢再上船。不一會兒船又裝滿了人,這時,神的話語再次響起:「不要搶」。在水手的吆喝聲中,小船平衡了,就在這時,邵旭淌過幾步水來到船邊,被同袍一拉就上了船。
舢舨上眾人看見母船正揚長而去,不由得大叫停車,動力船上的人看見舢舨上原來都是自己人才停車接人。這時邵旭叔叔下到艙裡,由於一宿沒睡,實在太累,就準備和衣躺在床上休息,剎那間,一個念頭躍入邵叔叔的腦海:「你逃難還要舒服嗎?」所以他沒有躺下,邵叔叔的同事正蹲在旁邊抽煙斗,就在這一瞬間,一個炮彈從上面打下來,只見紅光一閃,同事被炸得粉碎,人就沒了。邵旭經歷九死一生的驚險,隨著同袍往上衝,看見船頭很多穿著救生衣的人,遭子彈打穿,救生衣一片殷紅,死傷不知凡幾。這時,邵旭只有不住禱告上帝說:「主啊,救我,天上地上,都好!」不料砲火猛攻下,動力船竟然突圍,轉危為安。
■淡薄名利立志傳道
圖,早期教會詩班那天,邵旭叔叔禁食禱告了一天,他說:「主啊,當年三個青年被丟在火窯裡,火無力燒死他們,如今砲火也無法燒死我,這不是當年與他們同在的主,今天也與我同在了嗎?你為什麼留我的命呢?」那天,全體海軍同僚及眷屬將死者埋葬,火燒已無動力的八條船,哀悼同僚,氣氛莊嚴,令人感動。邵叔叔有感於性命被保住,看透名利錢財,從此以後單單興起對傳福音的無比熱誠。
到了台灣,邵旭逢人就見證自己九死一生的遭遇,並勸人信主,同事都嘲笑他就只有那一套;邵旭感慨道,同事們早早撤退,一無所失,竟不知福,但他逃出來時一無所有,只有一條命,所以感恩為主作見證。神保住邵叔叔 的命,後來他到了海南島,軍隊重新補給他一切所需。後來,白色恐怖時期,在軍中因為信仰問題,有難處,想讀神學院而申請離職,但長官未批准,於是,神的話「不要搶」再次提醒他堅持等候。邵叔叔說,既有飯吃,有工作做,可以聚會又可傳福音,夫復何求?軍隊經過一番調查,跟蹤邵旭,發現他不抽煙不喝酒,只去兩個地方,就是籃球場和教會,連電影都不看,是真基督徒。
■牧會不易但不喪志
圖,1976年基隆教會元旦愛筵合影邵叔叔說,1953年教會建立。建堂之前,海關的譚弟兄、市政府的章弟兄及邵旭三人主理聖工,商借長老會和仁愛國小等地方聚會8年之久,長老會不但樂意出借,還帶他們一起擘餅,甚至覺得他們像是長老會的國語部一般。後來弟兄姊妹同心籌建教會。邵叔叔說,他不曾堅持究竟要全職服事或帶職服事,只要神帶領,樣樣都好。
那段弟兄姊妹陸續回歸各宗派的時期,聚會人數越來越少。邵叔叔說,基隆雨多,經常聚會,邵叔叔穿軍服、著雨衣來到教會,擦桌椅時,眼看連八條板凳都坐不滿,甚感灰心;而沁冷的雨水透過雨衣打濕褲管,濕漉漉的貼在腿上,沮喪的心就像冰冷的雙腿一般寒冷。邵旭叔叔深知神藉此熬煉他,讓他明白牧會不易。但是,後來向基隆港務局租到延平街11號九十多坪的地,當時決定要蓋成竹舍,沒想到真正動土後竟然蓋成紅磚房屋,還有二十多條椅子,邵叔叔的心著實得著安慰。
邵旭叔叔說,1954年2月,軍隊展開逼迫,邵叔叔就待在教會裡,晚上睡臥長板凳上,群星悄然運行,無夢無驚直到天亮,雖然天寒地凍的二月天,但以冷水沖澡也沒有感冒。他強調,環境雖然艱困,但他不灰心喪志,也「不要搶」。就這樣,靠主帶領,當年退役成為全職傳道人,基隆教會不但逐漸成長茁壯,如今還有了九間分堂。(未完待續)

閱讀 344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