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7
國度復興報
借重各國各邦 打造家庭友善環境

圖,左到右分別是陳伸賢副市長、祝健芳副署長,以及雷倩執行長。

六月十二日在台北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舉辦的「2014臺灣家庭政策國際研討會暨城市論壇」中,台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林如萍博士表示,今年五月十 五日是國際家庭年的第二十週年,期待再次聚焦在社會發展中家庭的角色,盤點國家家庭政策的發展和趨勢,分享各國家庭政策的執行,審視全球家庭面臨的挑戰, 同時思考解決策略。


 【記者尹箴台北報導】六月十二日在台北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舉辦的「2014臺灣家庭政策國際研討會暨城市論壇」中,台師大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林如萍博士表示,今年五月十五日是國際家庭年的第二十週年,期待再次聚焦在社會發展中家庭的角色,盤點國家家庭政策的發展和趨勢,分享各國家庭政策的執行,審視全球家庭面臨的挑戰,同時思考解決策略。
◎ 剛出爐的「婚姻與親職」全國調查
 林如萍教授以「家庭政策的新視角:朝向『協同整合』邁進」為題,分享教育部委託辦理的「婚姻與親職」全國調查。這是由林教授主持,從五月二十至廿九日,針對20歲以上全台人民進行電訪,取得2,154份有效樣本,結果顯示受訪者中有84.2%認為,成為好父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82.1%民眾認為,想成為一位好父親,要先做一位好丈夫。受訪者認為成就好婚姻的前三要素分別是77.3%「彼此忠誠」, 74.8%「穩定的經濟」,57.6%「共同分擔家務」;有趣的是,相較於美國2007年類似調查顯示,華人社會認為第二名的「穩定的經濟」列於美國排行榜的第四名,此外,他們認為「良好的性關係」重要性僅次於「彼此忠誠」,名列第二。家中有十八歲以下未成年子女的父母中,認為自己是好父母的佔60.53%,認為配偶是好父親者比例高達81.3%。34%的父親認為「經濟問題」是阻礙成為好父母的最主要因素。51.8%受訪者認為「成為子女榜樣」是父親最重要的職責,更勝於「養家」。在親子互動最主要內涵項目中,55.6%受訪者認為父親的角色就是陪伴孩子「休閒娛樂」,40.4%認為母親的角色則是「教育學習」。
 調查結論顯示,台灣今日婚姻與親職的樣貌中,仍以婚姻為家庭的核心、育兒的基石,父母要協為之,認同要有孩子就應該結婚,而成就好婚姻的基礎是「承諾」,子女則是人生幸福的關鍵。在社會的轉變中,父親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且越困難,卻表現越來越不如以往。在親職方面,所謂好的教養方式包括嚴格管教和鼓勵讚美。此外,受訪者認為親職表現與配偶親職表現越佳則親子關係越好。而支持家庭的金三角包括家庭政策、家庭教育以及家庭福利服務等三項,其中家庭政策揭示國家對家庭需求的具體回應;家庭教育與福利服務則像緊密合作的雙手,支持著家庭。
◎ 新加坡的家庭政策
 新加坡飛躍家庭服務中心主任凌展輝以「新加坡的家庭政策:策略與執行」為題,介紹新加坡經驗。
 凌展輝指出,新加坡不是福利國家,每個人都必須自力更生,新加坡看重家庭政策,主要的工作是製造就業機會,讓每個人不須倚賴政府;讓人自力更生的第一件事就是為民眾建立安全感,也就是透過法律政策,打造親家庭的觀念和環境。所以政府願意花很多錢投資在家庭這個領域中,因為知道如此為就可以減輕政府很多負擔。
親家庭政策
 在法律和政策方面,政府組織跨部會協同單位來推動家庭政策,把各種政策分配妥當,當外包時,因為政府單位不亂,所以民間單位也按部就班地執行。
親家庭環境
 例如新加坡贍養父母的法令,若父母無法提供政府單位子女的聯絡詳情時,主管機關社體部可以透過其他政府機關取得相關資料。另外,贍養父母的總監則有更大的權力監督子女確實遵守法令來贍養父母,同時確保年邁的父母可以獲得即時和全面的援助信息。又如房屋政策,新加坡年輕人購屋時,選擇購買越靠近父母家的房屋,就享有越多的津貼,目前,也有越來越多專為三代同堂而設計的新房屋政策,兩戶之間只隔一扇門。現今物價雖然很高,但當新婚夫婦擬購屋時,三十萬的房子政府補助四萬;如果與父母住處相距兩公里內則再補助一萬元,透過種種鼓勵年輕人成家的政策,使年輕人敢於步入婚姻。
 又如公積金政策,這是新加坡政府以法令強制工作者儲蓄的政策,未來可用於養老。財政部督促勞工進行強制性儲蓄,可為父母親不足時幫助他們填補公積金,用以支付父母的醫藥費。所有的社會援助都以一個家庭的月收入來評估,家庭月收入低於1,700元時就算是貧戶,可得到各項補助和津貼;例如托兒所一個月的費用是1,000元,但貧戶可能只需要繳10至20元新加坡幣,目的就是讓孩子不要輸在起跑點。
從受益者眼光看家庭政策
 在打造親家庭的環境方面,結婚生子都有配套措施。除了新生兒有大量補助外,還有四個月的有薪產假,假期中兩個月的薪資由企業主給付,另兩個月則由政府支付,而四個月假期中的其中一週可轉移給丈夫使用幫忙照顧孩子。另外,在職的夫妻員工,二人各享有六天的有薪育兒事假。另有嬰兒花紅和嬰兒保險等政策,用來鼓勵年輕人多多生育。
 凌展輝說,一定要從受益者的眼光來看協同政策,以打造親家庭觀念,而不是從個別政策讓人來選擇。所以在新加坡,很多都是一站式的服務,親家庭的觀念是透過不同的管道來接觸家庭、學校、工作、社區和事業體,讓百姓在家就可以輕易取得與家庭有關的資源和服務,在學校等也都是一樣。
 在新加坡負責建立緊密家庭的政府部門是社會及家庭發展部,簡稱MSF。該部門的使命是培育有抗逆能力的個人、穩固的家庭以及有愛心的社會。主要職責是建立緊密的家庭,穩固家庭根基;加強社會安全網,照顧需要社會資源的人;改善社會服務素質;吸引退休者和家庭主婦加入社會愛矛領域。
 MSF也與社會各界合作,建立各種家庭生活教育方案,目標在於灌輸對家庭、婚姻和親職的積極態度,幫助單身人士學習社交技巧及尋得終身伴侶,幫助夫妻克服生兒育女的擔憂以及協助人民建立穩固婚姻和幸福家庭的知識和技巧。MSF的主要伙伴包括Families For Life(前全國家庭委員會)、慈善、宗教團體和基層組織,公、私營企業機構等。
反思
 凌展輝說,過去政府看重補救性工作,現在也看重預防性的工作,以2013年為例,撥給家庭政策方面的財政預算高達4000萬,用在家庭推廣工作,政府負責訂定政策,並邀許多協同單位一起推廣,凌主任的飛躍家庭服務中心也在其中。靠著MSF的策略,並與教育部及學校的校長談妥後,這些機構得以進入校園,起初有五間學校參與,至今全新加坡已有二百五十間學校加入推廣計畫,同時也訓練家長起來帶領家庭活動,並建議開放家庭小組訓練班,從小學、中學甚至於到幼兒園去訓練,都是如飛躍家庭服務中心的協同機構主動參與,並與政府溝通後成就的,內容按照各種不同需要來設計。但也遇見困難,就是因競爭者越來越多,經費明顯不足,而且活動結束欠缺檢討機制,成效如何不得而知,這是最大的問題。政府也會自行做各項研究、檢討等報告,然而大部分的報告不會公開,以避免造成敏感性的問題。此外,政府政策轉向、公部門的領袖換人時,都會使過去的事工付諸流水。
◎ 家庭政策高峰論壇
 中華21世紀智庫協會執行長雷倩博士在「家庭政策高峰論壇」引言時指出,社會出現問題時,最常被垢病和怪罪的就是家庭,然而家庭能夠從政府中獲得的資源卻最有限。她說,過去她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世界銀行從事專案計畫研究時,曾有機會去貧窮國家,試圖改變當地的態度或制度。返台後在21世紀智庫設立之初,就擬定以家庭為核心的倡議,並設定三個面向,亦即①價值─Family friendly, Family first(友善家庭、家庭優先)、②制度─創造機會使資源有效利用,③可行的方案。她指出,要成功的影響態度或改變行為,需有專案資源、成功的案例,以及可擴大渲染的可能等前提要件。盼望透過高峰會的學習機會,成功的案例以及媒體的報導進而達成目標。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副署長祝健芳表示,去年七月廿三日組織再造後成立了衛生福利部,並催生出社會及家庭署這個獨立機關,由於社會的期待,因應人口的變遷,家庭政策也必須因應調整修訂。九十三年初版的家庭政策至今已十年過去,為一個宣示性的綱要,但欠缺強有力的管考機制和形成法令落實執行。目前,家庭政策修訂版本已草擬完畢,期待年底的問世。修訂版乃因應多元家庭的需求,期待引導各部會開始推動相關政策。家庭政策包括保障家庭經濟安全,分擔家庭照顧負荷,支持各類照顧需求,促進社會包容多元家庭以及性別平等。
 在減輕家庭勞務部分,相關部門正積極推動育兒津貼方案、就業托育補助。長照十年計畫包括居家服務、日間托老、送餐服務、輔具補助等。兒少高風險預防機制、弱勢家庭社區照顧,包括偏遠地區家戶、單親、新住民、新台灣之子的輔導等政策。台灣與新加坡有雷同之處,都是與NGO組織一起來合作。
 新北市副市長陳伸賢說,家庭是社會最基本單元,家庭若幸福,社會就和諧,所以說慈善事業從家做起。家庭的第一元素是愛,二是經濟,接著是生育養育和教育。新北市的做法是「健康家庭:推動幸福家庭123」,就是每天陪家人二十分鐘作三件事。對弱勢、高風險家庭給予關懷,透過食物銀行一年下來真正幫助到約51%的需要者,是民間合作的有效策略。另一主要問題是少子化和人口老化,婚後為鼓勵生育,有產檢假和陪產檢假、好孕專門等措施;至於老人部分則有老人俱樂部、老人趴趴走、老人共餐,志工銀行制度的設置等等。
◎Q & A:產、學界可如何協助政府?
 雷倩提問道,產業界及學術界可以協助政府做些什麼?
 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副署長祝健芳表示,期待企業界能釋出附設托兒所、托老場所在企業內,如此等於是把員工不能放心的家人帶入職場,讓員工便於照顧,安心上班。至於學界,期待具有創意的學者可以設計輔具,使民眾不必依賴進口昂貴輔具,再與產業界結合量產以幫助照顧老人。
 新北市陳伸賢副市長則認為,整個問題的解決宜先建立平台,找出家庭的問題、落差和需求,再加以分工;很多企業願意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但苦於沒有平台。找出需求後透過民間資源,納入體系,整合資源,有方向,有步調,效果會更好。
 黃迺毓教授也提出建議,政府單位做了很多事但基層民眾不知道,大部分福利涉及金錢,而且是把人帶離家庭,有時,政府的補助卻使得家庭支離破碎,例如有些弱勢家庭,一個家就使用五個社工,包括老人照顧、精神障礙問題等,她認為理想的社會政策,應該是以家作單位來解決問題,而不止是看到個人的需要,否則就與人民公社無異,老人、兒童各歸各個安置處所,似乎不很恰當。
◎民間團體代表的見解
 道聲出版社社長陳志宏牧師指出,本次論壇的設計是從政府政策及立法,學者的學術研究以及提供服務的產業界等三個不同角度切入,希望三領域能跨界合作,共同面對國家議題。
 政府的政策制定對各種議題都有長遠的影響,例如史雷頓博士上午提到美國No fault divorce Policy不利於家庭,相對的,新加坡有些法令卻是針對家庭需求量身定做的,那些法令不帶強制性,卻顯然有效達到施政目的,例如在新加坡,三十萬的房子政府補助四萬,如果與父母住處相距兩公里內則再補助一萬元,這樣產生很強的誘因,讓人願意遵守。事實上,照顧父母不是沒有壓力,但透過政府三代同堂住宅福利政策的鼓勵,使孝順變成可能。所以政府應該透過政策和立法,揭櫫國家保護的信念和價值觀、立法目的與政策方向,透過各種措施的執行來達到施政目的。又如飛躍家庭服務中心凌展輝主任談新加坡的家庭政策時,開宗明義就說,新加坡不是福利國家,面對問題的責任,是從個人、家庭、社區然後到國家,政策背後的施政理念非常清楚。
 因此回到多元成家的問題,一般民眾為什麼要反對?因為多元成家的主張,背後的信念是解構家庭,在台灣家庭已破壞得如此嚴重的此時,政府制定家庭政策的信念為何?有清楚的信念才能制定出正確的法令和判斷,並帶出長遠的影響力,政府有必要說得更清楚。
 有關學術界,本次有一個新的研究成果發表,成為判斷基礎,例如史雷頓博士提到有些學者的研究報告是政治正確,卻不是客觀事實。因為個案不等於群體現象,如單親家庭子女經過後天協助,仍可健康正常發展。對政府的政策可用追蹤來研究評估執行的成效。至於產業界提供的服務,有時政策面不及民間企業的速度,因此針對某一領域的社會需要,企業界可先提供服務,等做出成效後,再提供政府作為政策參考,甚至有些實證的例子作為幫助政策推動的例證。

閱讀 284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