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9
國度復興報
青年專刊:重返榮耀世代-營會特會篇

如果你是五六年級的青壯年們,相信在學生時期可能聽過或參加過所謂的「飛颺營」、「基督精兵營」,或者「青年宣道會」;更年輕一點的七八年級的年輕人們, 也許你們都曾是「才藝品格營」、「大專挑戰營」的一員;若好漢要再提當年勇的話,三四年級的爺爺奶奶都會去參加根基扎實的「靈修訓練會」,以及當時備受矚 目的「葛理翰福音佈道會」(五天二十萬人次參與)。


◎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如果你是五六年級的青壯年們,相信在學生時期可能聽過或參加過所謂的「飛颺營」、「基督精兵營」,或者「青年宣道會」;更年輕一點的七八年級的年輕人們,也許你們都曾是「才藝品格營」、「大專挑戰營」的一員;若好漢要再提當年勇的話,三四年級的爺爺奶奶都會去參加根基扎實的「靈修訓練會」,以及當時備受矚目的「葛理翰福音佈道會」(五天二十萬人次參與)。
 Asia for JESUS國度豐收協會執行長周巽光牧師說:「這些營特會的出現,如同一場屬靈饗宴,挑旺了每個時期的青年基督徒;講員的講道,也像是強心針一樣,快速而有力的注入每個人的靈裡,使屬靈的生命更加茁壯與擴張。」
 五、六十年過去,營會、特會的舉辦次數與頻率,隨著基督徒比例上升而增加;舉辦營特會不再是大機構、大教會的任務,許多地方教會也已經有能力舉辦地區性的營特會,造福當地的基督徒青年。此外,最重要的是,營特會訴求重點也因著時代背景不同,而有著實質上需求的變化:
1.研經、培靈性質→福音佈道性質
 在台歷史悠久的長老教會早在1954年於台北設立學生聯誼所(Friendship Corner)開始從事大專事工,事工初期以寒、暑假營會、座談會及查經班為主。全球靈糧使徒性網絡周神助牧師憶述四十多年前的學生工作,當時對青年的影響除了幾個比較大的佈道會之外,中型的就屬大專的靈修訓練會,約二、三百人在台中大甲的某個營地;此外,還有冬令會、夏令營,約近一千人參加。那些營會對當時的青年人來說,有著蠻大的影響。而從校園團契開始,就有所謂三年一次的青宣,現今許多重要的基督徒領袖,都是在青年時就投身於這些聚會,當時較看重研經和培靈。
 這一批受過扎實的研經裝備的學生們,畢業後投身於社會,也希望透過舉辦營特會的方式傳福音,於是,較多以福音佈道為主要性質的聚會開始成立,例如:飛颺營、大專精兵營等。台北真道教會廖文華牧師就提到:「20年前台灣開始有青少年營會的觀念,當時我大學一年級,最有名的營會就是由校園團契主辦的飛颺營,直到現在依然是經典。營會中會招聚很多新朋友,有很棒的大地遊戲,安排晨更、晚禱、信息,都是很佈道性的。」
2.福音佈道性質→培靈(天國文化)性質
 飛颺營、大專精兵營之後,許多社團或組織機構,也紛紛舉辦許多以福音性質為主的營會。2003年,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主辦第一屆才藝品格營「喚回榮耀世紀」,透過才藝教室、戲劇晚會,賦予學生品格教育與基督信仰,營會以小隊方式,以基督徒的生命帶領非基督徒,讓學生們更多的認識耶穌。2006年Asia for JESUS接手舉辦,迄今已有十二屆,每屆都有超過98%的非基督徒學生決志信主。而才品也在21世紀初帶動了一波台灣夏令學生福音營會的熱潮。
 不過,隨著時代變遷,學生們逐漸長大,營會與佈道會模式也有所轉變。周巽光牧師提出個人見解:「今天我覺得營會越來越從福音性轉變到培靈性。現在福音營已經不一定是最合適這個世代年輕人的作法,因與20年前相較,感覺到台灣人對佈道的形式接受度變得更高、反應更好,而且可以說台灣教會在佈道方面的恩膏變得更強了。以前可能要透過三、四天的營會慢慢得著人,但現在可能一晚的佈道會,他就會經歷到神。所以,自然教會就會走向更多以培靈性質為主的營會。」
 周巽光牧師認為:「青少年會一批一批的來,因為他們會長大。現階段我們讓這些學生,走在我們所領受天國文化的牧養方式上。」因此,經過一連串的福音大收割之後,我們必須再將焦點更多放在這群學生的生命建造上,尤其是透過近年來在傳講的「天國文化」來建造與磨塑他們的生命-「我希望可以用更健康的方式牧養,雖然相對的,效果不會那麼快,因為你不是在打仗,你不是軍隊,你要花時間等待,讓他們在自由中做選擇,因為心與心的連結本來就不是你能夠掌控的。以前軍事化的教導看似可以很快收到果效,但這對學生生命的養成並不是最健康的方式,甚至可能有很多宗教的包袱;現在我們鼓勵他們活出真實的自己,我希望我們可以創造比較健康的環境。我不想把年輕人當做沒有思想、不能做決定的小孩子,不是我們幫他們想好每件事,而是他們自己想要尋求神。雖然這花的時間比較多,但我們就是陪伴,並為他們禱告,用神所期待的方式來牧養,把結果交在神的手中。」
 在天國文化的基底下,Asia for JESUS陸陸續續為青年學子們舉辦了一系列以培靈為主的營特會,例如:「青年復興挑戰大會」、「屬靈洞察力先知特會」、「超自然敬拜特會」、「自由特會」等,不僅幫助他們重新認識自己「君尊皇族」的身份,更重要的還教導了「尊榮文化」、「杖與劍的結盟」、「天父的愛」、「使徒性教會」,以及重新定義何謂「自由」、「敬拜」、「財務興盛」等觀念。這些天國文化,都在在豐盈了許多青年基督徒的屬靈生命,讓他們不僅是在自己的山頭上得著更多靈魂;更重要是能夠將這些寶貴的天國資產傳承投資給下一代,好讓每一代的基督徒青年在傳福音之前,他們的生命是豐厚而剛強的。
3.營特會的下一步
 「現在我很想要把道落實在生活中。」廖文華牧師提到。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只有牧者才能夠講道,有時候我也會想說,我們所講的道,到底和青少年的生活有多貼近?有時候我很想找一些很擅長讀書的基督徒,來與年輕人分享怎麼唸書、為什麼要把書唸好?或是在各行各業頂尖的人,分享為什麼要預備自己進入職場?我覺得這是教會可以更多耕耘的部分。有沒有很愛主的政治人物或企業家,可以和學生分享,要怎麼樣活用自己的長才,幫助更多的人?我希望教會能夠幫助青少年,培養一顆開廣的心,找到好的模範、追逐夢想。
 大部分在教會中,大家所追隨的目標都是牧者,但是不見得人人都能夠成為牧者。所以我很想找各行各業的人來分享,告訴學生如何進到職場轉化,讓學生有楷模可以學習,這是一個傳承的概念。所有夢想都和職業有關,但是教會可以更多幫助學生了解這些,讓年輕人更早開始逐夢。把信仰生活化,讓夢想與真理更真實的連結。
 同時我也認為,可以更多加強學生在真理方面的教導,鼓勵學生更多認識神的話,消化、思想、吸收,讓學生心中有神的道,然後使之與真實的生活連結,讓他們在與父母的關係、人際關係、甚至感情、成為好公民上,都成為可以轉化社會的人。不用講太深,幫助他們更多走入社會、人群,並且瞭解到,神的話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針對真理上的教導與扎根,周神助牧師也特別強調,在忙著傳福音的同時,別忘了最重要的還是要研讀聖經。「研經是必須的,但它不太適用於現在的聚會,例如在天國文化特會中,大概很難插入一兩堂在裡面(如此對真理的詮釋也不太完整),因此,可能需要為期一週、專門在聖經上鑽研的聚會,不需要大型的,只要一兩百人。我知道曾辦過專門以研經為主的特會,但大多鎖定牧者參加。對於有心在神的話下功夫的青年學子們,雖然比起我們那時候進步很多,但是這一塊我覺得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因為信仰的基礎還是在聖經,如何讓學生一生可以自己透過聖經更深的造就自己、自己與神對話;如此,不論他活到幾歲,不管他身在何處,可能在很弱小的教會聚會或甚至找不到教會,或者可能移民到另一個國家,但是他依然可以因著在聖經上面所領悟的道,持續的為主發光發熱、持守不已,我覺得這一方面的基礎可以不斷的加強。」
 營特會模式,從最早期的培靈模式,到傳福音,再回歸培靈(天國文化)本質。我們不能說當時就只有培靈而沒有福音行動,或者只有福音行動而忘卻聖經基礎與生命建造,這只是比重上的不同而已。
 這個時代變動太快了,我們必須多方著手,培靈與福音缺一不可。在此之前,我們還需要有更深厚的天國文化為基礎,以多元創意、社交媒體工具為輔,相信營特會也會有更多元的模式產生,去得著更多年輕人,翻轉下一個世代。

閱讀 194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