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
文/娃柔

 化學系的江艾莉與同屆電機系的男友何凡,在大二時就成為無話不談的知心好友。出生南部農家的何凡,長得高大英俊、溫文儒雅,做事、說話都慢條斯理。艾莉的父親是台北知名的企業家,她是家中的獨生女,父母呵護、寵愛她。
 何凡對艾莉百依百順,艾莉聰明、能幹、性子急、做事快,每次有爭執都是何凡讓她。艾莉大學畢業後,等男友服完兵役,與他相偕出國深造。早年出國留學,必需通過留學考試;申請到學校,還要交鉅額的保證金,因著艾莉的資助,何凡才能順利成行。
 艾莉與何凡前往美東紐約首府奧本尼市的紐約州立大學唸研究院,初來乍到,艾莉對一切都感到新奇,她在學校裡包伙,見到一位胖洋妞,冰淇淋一碗接著一碗吃,大開眼界。
 艾莉的美國室友凱倫,家住美國加州,金髮碧眼的凱倫,熱情爽朗,第一次見到艾莉,就給艾莉一個大大的擁抱,讓她喘不過氣。凱倫帶艾莉去學校書店,教她坐校車;由宿舍到校區有小巴士,二十分鐘一班,十分方便。
 艾莉的接待家庭安諸夫婦住得離學校不遠,安諸先生是退休的教授,他們待人和靄可親,把艾莉當成自己的孩子。感恩節時,他們邀艾莉、何凡與他們的家人共享火雞大餐;每逢佳節倍思親,艾莉與安諸夫婦的子女及孫兒們圍桌而坐,邊吃邊談,歡聲笑語,心中感到溫暖。
 研究院的課程繁忙,學校中國同學會有時在週末舉辦課外活動,到郊外踏青。秋天來臨,紐英格蘭的麻葉開始變色,楓紅似火,亮的耀眼;秋意漸濃,常青的松柏間,樹葉多彩多姿,棕、黃、紅、紫繽紛一片。
 一個週末,中國同學前往學校近郊的伊莉莎白公園烤肉、野餐。大家像是飛出了鳥籠的小鳥,有人在公園的草地上玩飛盤、踢足球,有人在公園的小湖泛舟,有人忙著烤肉,清涼的空氣中,瀰漫著烤肉的香味,天藍風清,讓人神清氣爽。
 何凡與艾莉坐在小船上,湖面倒映天光雲影,岸邊的綠柳及多彩的樹葉讓湖面美如畫家的傑作,他們就在圖畫中。
 小舟輕搖,美景似畫,讓艾莉目眩神搖;她想著很快地何凡與她將畢業、做事,他們要組成美滿的小家庭,要有一兒一女;然後,他們在郊區買一棟童話般的小洋房,前院種花,後園有果樹,還有一小畦菜圃……。艾莉在腦中編織著美好的美國夢,對未來充滿了憧憬、盼望。
 艾莉就讀半年後,她的高中好友陳巧珠也申請到同一間學校,讀春季班。兩人在國外重逢,艾莉如同見到親人,話匣子打開,談個沒完。
 巧珠個子嬌小,坐教室前排,高個子的艾莉坐在教室後排,原本兩人只是點頭之交。高一下學期,一位在班上十分霸道的女生,對巧珠口出不遜。巧珠說話柔聲細氣,招架不住,艾莉打抱不平,見義勇為地拔刀相助,自此她們成為莫逆之交。艾莉大巧珠幾個月,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叫她珠珠;珠珠善體人意,任何人與她在一塊都如沐春風,感到自在。
 熱心的艾莉,老馬識途地帶著珠珠去餐廳、書店、教室……,認識環境。寒冬將來之前,何凡開著二手車,載艾莉與珠珠去百貨公司買厚大衣、靴子、手套、毛線帽等禦寒衣物。冬季的奧城大雪紛飛,大地一片銀白,由亞熱帶來的艾莉,第一次見到下雪,十分興奮,但走在雪地上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滑倒,跌坐在雪地上。
 何凡有車,出入方便,好心腸的艾莉見珠珠孤單一人,到哪裡都帶著她。三人一塊購物、用餐、去公園散步……,和樂融融。何凡也把珠珠當成自己的妹妹,對她照顧有加。
 期中考快到了,艾莉忙著準備考試、交報告,又要花時間做化學實驗,直到她聽到閒言閒語,才察覺這一陣子她忙得天昏地暗,竟把何凡給冷落了。
 艾莉打了幾次電話給何凡,找不到他;電話終於接通了,何凡語調悲哀,話語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我真對不起妳,……珠珠需要人照顧……,妳很堅強……。」
 艾莉如遭雷擊,什麼也聽不見,也不知怎麼掛了電話。
 等到艾莉漸漸清醒過來,她感到心中有一團怒火在燃燒,憤怒的情緒讓她頭痛欲裂,她雙手抱住頭,不住地說:「Oh,No!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不是事實……。」
 艾莉的室友去上課了,白天宿舍裡也很少人,她躲在棉被裡痛哭失聲。不知哭了多久,艾莉感到全身無力,她頭痛,心更痛;她好恨,恨男友無情,恨好友奪愛,她真想去買把槍,讓三人同歸於盡。
 艾莉心情低沉,萬念俱灰,吃不下睡不著,才一個星期,人就瘦了一圈。
 艾莉去學校的醫療中心看了醫生,醫生說她得了嚴重的憂鬱症,給她開了藥及安眠藥;但吃藥不能袪除心中的愁煩,吃安眠藥也睡不著。
 艾莉被沉重的悲哀包圍,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來,課也不去上;她不見人,不說話,把自己關起來,逃避一切。她好似掉進一個無底的黑洞,一直往下沉,錐心之痛讓她想吞下整瓶安眠藥,一了百了。
 在艾莉走投無路時,王立芹向她伸出援手。學電腦的立芹一年前畢業,在奧市的一家電腦公司任職,並且熱心學校中文查經班的事工。艾莉才來時,她熱情地邀請艾莉去查經班;艾莉婉拒了兩次,第三次坦白地對立芹說:「我課業很忙,不能去查經班,請妳別來找我。」
 艾莉猜想,立芹會生氣,不再理她,出乎她的意料,過一段時間,立芹會打電話問候她,與她閒話家常,問她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立芹知道艾莉出了事,對她更加噓寒問暖,送湯送菜。立芹見她情況嚴重,替她辦了休學,接她到自己家來住。
 為著查經班的事工,立芹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兩個臥室的公寓,有時學生會來她家聚餐,有時她安排在晚間與有需要的同學約談,為他們禱告。
 住在立芹家裡,艾莉沒有壓力,立芹從不向她傳教及說教,只是默默地關心她;由立芹身上,她感受到沒有條件及不求回報的愛。
 立芹上班後,艾莉會到社區旁的小公園走走,冬去春來,嫩綠的小草冒出地面,新綠的葉片在枝頭展姿,各色花朶含苞待放。面對美景,艾莉試著將過去的事淡忘,但她澆不熄心中的怒火,一想到往事就恨、就氣,有時夜裡被惡夢驚醒。
 艾莉搬去與立芹同住一個月後,立芹的父母申請到移民,由台北搬到南加州洛杉磯與立芹的姊姊一家同住。
 為了能常探望父母,立芹順利地在洛市附近的安市找到工作。立芹不放心艾莉,邀她也搬到南加州,為了遠離這傷心之地,艾莉與立芹同行,遷往加州。
 立芹與艾莉在安市租屋而住,房東是位多年前由台移民來美的老太太,數年前老伴過世,她一人獨居;她睡主臥室,另外兩間臥室,立芹及艾莉,一人一間。
 禮拜天到了,李老太太邀請兩位房客與她同去教堂,艾莉心想,反正沒事,就跟著去吧。以前有教友開車來接李老太太,現在立芹有車,就載兩人同去。
 艾莉從未去過教堂,走進教堂,感到新奇;教堂前面講台後的牆壁上,有一個十字架,早到的教友們在低頭默禱。
 聚會開始,領會主席帶大家禱告後,開始唱詩,第一首詩歌的歌詞是:「歸家吧,歸家,不要再流浪,慈愛天父伸開雙手,等候你回家。」不知道為什麼,艾莉一開口,眼淚就流個不停。
 唱詩後,牧師接著講道,艾莉哭個不停,不知牧師在講些什麼,最後牧師呼召:「若有人要接受耶穌為救主,請舉手。」她竟然舉了手。
 聚會後,牧師為艾莉禱告,要她認罪悔改,艾莉哭著將自己的驕傲、妒嫉、恨人、說謊……向天父認罪;牧師為她禱告:「妳現在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說也奇怪,神的大愛像洪水一樣沖入她的心,她心中的怨恨、苦毒都沖走了,黑暗離開,光明進入她心;她睜開眼,發現屋裡的燈都比較亮。當夜,她高枕無憂,一覺睡到天亮。
 艾莉受洗後,進入南加州的福樂神學院進修,畢業後回到她生長的故鄉,加入一間慈善機構,定期到醫院及監獄關懷病人和受刑人;偶爾也跟著醫療車到鄉下或偏遠之地,醫生替村民義診、補牙,艾莉借用小學的教室,教孩童英文,替他們補課。
 艾莉馬不停蹄地奔波各地,日子輕快似歌,眨眼二十多年就過去了。一天醫院交給艾莉一張名單,要她去安寧病房為一位命在旦夕的病人祝福和禱告。看到名單上的名字「何凡」,艾莉楞住了,該不會是同名同姓吧?
 艾莉向護士查詢,知道病人三年前由美國回台,擔任客座教授,兩個月前,咳個不停,到醫院檢查,才知罹患末期肺癌。
 進入病房,病床旁坐著一位神情憔悴的婦人,艾莉一眼就認出了,是珠珠!當珠珠知道來者是艾莉時,張口結舌。珠珠說,多年前,她與何凡在美國已受洗歸主,這些年來,她一直內疚……。
 艾莉打斷了珠珠的話,緊握著珠珠雙手,眼中含著淚說:「快別說了,二十多年前在加州信主時,我就已經原諒了你們。這個時刻,我能為何凡祝福、禱告,是神奇妙的安排。」
 淚珠由珠珠面頰滑落,艾莉心中充滿了慈憐之愛,那一刻,她真知道,她已饒恕了他們。


閱讀 138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