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6
國度復興報

   你心目中的宣教是什麼樣子?穿著簡陋的布鞋和簡單的衣服住在荒野中?離家數千哩的遙遠地方?或許,宣教不如你想像那樣枯燥或清苦。這一次青年專刊特別為你預備一系列的宣教三部曲,我們將帶妳看看各種不同的宣教方式,聽聽這群人美好的見證。


    你心目中的宣教是什麼樣子?穿著簡陋的布鞋和簡單的衣服住在荒野中?離家數千哩的遙遠地方?或許,宣教不如你想像那樣枯燥或清苦。這一次青年專刊特別為你預備一系列的宣教三部曲,我們將帶妳看看各種不同的宣教方式,聽聽這群人美好的見證。這當中有不斷為校園禱告的校園宣教士;也有各單位,透過各類營會,吸引人群贏得靈魂;更有弟兄姊妹,為神的緣故離開家鄉,住在他鄉宣教。你可以看到有人負責撒種,有人承接收割,但誰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靠著神我們把一群失喪的靈魂帶回祂的家!

立正!校園宣教士,就定位!

  台灣在1960年代,曾在校園掀起一波基督徒復興運動,當時有大規模的學生投入校園福音事工,也使得許多學生歸主名下,成為後來台灣基督教運動的先驅。然而後來校園福音事工成長漸趨緩慢,直到近年來,因著許多國外講員看見神對台灣校園的心意,紛紛來台挑旺學生,加上台灣許多教會也重新對校園事工有新的牧養與策略方法,使得校園宣教士大量被興起,許多禱告殿被建立,許多佈道會開始神蹟式舉辦,校園復興又掀起另一波高潮。長年來委身於校園事工的台北靈糧堂董佳音牧師,對於這波復興運動的轉折,以及校園宣教士的牧養及策略上,有非常深的感觸與看見,以下是她更細部的分享:

1.     請問佳音牧師,校園宣教士有什麼樣的重要性?要成為校園宣教士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由於校園是最大的宣教禾場,而所有人都會經過校園教育的洗禮,我認為如果要接觸到未來任何領域的人群,最能夠接觸他們的地方就是在校園。

  校園宣教士可以分為兩類:

一、在校的校園宣教士

  要成為這類的校園宣教士,他需能夠委身在學校,而且願意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也願意與眾教會或福音機構的其他弟兄姊妹在靈裡走在一起,甚至在佈道會中為耶穌做見證。他也需要委身在自己的教會中,跟牧者領袖有良好的互動,在他們的遮蓋下受差派,進入自己的學校做開拓的工作,並定期回報進度給牧者領袖,讓教會牧者能夠為他守望,成為他適時的幫助。 

二、全職的校園宣教士

  成為這類宣教士的人可能本身覺得神有呼召他們當傳道人,這是他們在選擇成為全職的過渡期。藉由擔任校園宣教士,讓自己不斷地在服事中裝備自己,也更明白神是否呼召自己走上全職的道路。 

2.     summer of go異象以來,校園開始經歷大復興,可否跟我們分享近年來台灣各教會校園宣教士的發展?

  我看到在校園裡開始有人回應這樣的異象和呼召,當他們委身回到校園時,這樣的火就被點燃,這樣的火開始招聚更多過去可能沒有負擔和感動甚至是不冷不熱的基督徒,好像號角吹響後,四面八方的弟兄姊妹開始聚集起來,他們開始產生自發性的禱告,領受上帝的心意也領受策略並實際執行。

  我也看到許多教會過去從事附近學校的事工很困難,但因著這樣的異象和運動,有更多教會的弟兄姊妹回應,他們開始看到福音的門更大敞開,人的心柔軟,傳福音比以前更容易。很多教會在不同學校中建立福音性小組、興趣小組甚至辦佈道會。

3.     以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為例,是如何進行校園宣教士的牧養與裝備?

  不論是在校的校園宣教士或是全職的校園宣教士,這兩個團體在每周各有一段聚集的時間。我會藉著鼓勵大家分享自己的見證,也藉著領袖訓練課程、更多的禱告、敬拜或是啟示性的話語分享,挑旺他們不斷回到基督裡,讓他們不因為忙碌事工而模糊最初的異象和從神來的熱情。而對於全職的校園宣教士,我也會特別分享如何運用各種策略贏得學校並在之中帶來更大的影響力。

4.     校園宣教士比較常遇到的困難點是什麼?您又是怎麼帶領他們克服?

  在校的校園宣教士的部分來說,由於是學生的身分,除了有課業,他們還需要經營與朋友和家人的關係。他們需要學習在時間上有平衡的分配,當自己遇到情緒和靈命低沉的時候,我需要鼓勵並教導他們如何維持自己的健康和與神的關係。 

  我會鼓勵他們常回到神的面前,建立穩定的靈修生活,回到基督裡安息。同時,也鼓勵他們活出一個平衡的生活,保持良好的人際關係,不因為忙碌的服事而沒有好好享受他們的生活而忽略與基督徒朋友交通的時間。

  關於全職的校園宣教士,這些人有許多都是剛畢業或是畢業一、兩年的年輕人。他們在紀律上比較有困難。宣教的服事也是一種工作,他們需要在對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知道到何時是開拓校園的時間和預備的工作。很多校園宣教士在放鬆和身體的調適上找不到平衡。如果是不平衡的,便很容易產生疲乏困倦,很容易就會覺得疲累也很想放棄,動力和熱情就會受到影響,我的責任就是帶領他們建立紀律的生活。

  另一方面我也幫助他們調適並且確立自己的身分,並教導他們如何與校方連結、與老師互動。無論是透過生命教育、社團方式或是基督徒老師的連結成立小組,他們都需明白要在靈裡更多的被提升,我的角色是幫助他們建立個人的屬靈操練,以至於他們走在神的啟示和恩膏、與聖靈同工的同時,也懂得團隊合作。

5.校園事工中有遇到斷層的問題嗎?如何能有效傳承經驗?延續校園事工繼續發旺?

  我們曾經發生過斷層的問題,也因此關閉該校園的校園事工。我們發現校園門徒訓練是很重要的一環。如果在校園中沒有門徒訓練,他們就會有斷層,一畢業就整批學生一起畢業,沒有人可以被興起承接神的工作。因此我們常鼓勵高年級的在校宣教士,訓練大一大二的基督徒傳福音,不斷傳遞神在這個學校的異象和啟示給他們,讓禱告的火傳遞下去。

6.各教會間是如何連結校園宣教士?對於校園事工,您未來的期望和異象是什麼?

  我覺得能以豐收一百作為平台,讓校園宣教士在學校裡的各樣服事可以連結。透過聚集禱告、新道德運動,就不會覺得是單一個教會在進行。透過豐收一百的平台,讓這些人經歷主的愛,不單單是同一個學校,也能夠有一個地區性的聚集。例如,台大、北教大和師大都在大安區,其實可以有一個大安區校宣的聚集,分享神在該學校的工作,彼此激勵,也可以彼此門徒訓練。

  我覺得我們要有尊榮的態度,尊榮每個團體的事工,團體之間可以合作辦佈道會,一起得著羊群。我們期待讓這樣的自由、尊榮和廣度充滿在校園中,這樣,讓非基督徒看到我們彼此相愛,他們就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就是一個愛的見證,也能在校園裡帶出更大的影響力。

 

關於豐收一百             口述者:豐收一百負責人 周曉薇

  豐收一百是一個跨教會的組織,分為兩個部分,一是青年牧者網絡的部分,二為連結學生運動的部分,我們相信心與心的連結,這樣的連結不只是牧者與學生、學生與學生之間的連結,我們更提及不同教會中的青年牧者可以在心與心連結的文化中成為彼此的盟友與朋友。

  在豐收一百當中,我們推出新道德運動。隨著季節,發想主題。例如開學時,有基督徒靠過來的活動;教師節有老師我挺你的活動,並在當中提倡尊榮文化;學期中也有我不作弊的運動,背後的真理是誠信正直等。新道德運動已邁入第二年,我們相信「運動」不是曇花一現,當學生以同一個主題發想時,往往呈現出超乎預期的創意,他們按著所屬學校的文化思考最適合的方式呈現活動內容。在這當中,我們接到不同學校的見證,也更激勵我們提供各項的資源,包括藉由新道德運動如何跟進和陪談的教材,祝福學生,讓他們是裝著有子彈的槍為神作工。

帶著耶穌,大學四年 on fire!

受訪者/政治大學 應屆畢業生 許桂榮

「上學期每個星期五,起床後享受早晨靈修禱告的時刻,再搭一個小時的公車到學校,從九點到十點半參加小組禱告會,緊接著是與一到兩位小組員的門徒訓練時間,十點半到十二點,參加由各個校內團契輪流舉辦的政大聯禱會,下午兩點到六點則是上學校的課,晚上則繼續參加牧區的禱告會。」

因《神國藍圖》,挑旺為上帝的熱情

   上述是今年剛從政大畢業的許桂榮在學校最後一學期某天的行程。許桂榮回想2008年四月,因著上帝的恩典,她順利推甄上政大中文系。進入校園之前的空檔,她開始閱讀Jaeson Ma所寫的《神國藍圖》。「因著這本書,我極大的被震撼,書中所提及的24小時禱告殿、街頭佈道、火熱傳福音、全能的醫治……等,都讓我對未來在學校當中為耶穌所做的一切感到興奮及期待。」桂榮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炯炯有神,彷彿剛受任一個極重義的職務。但我想是的,那時候的她,因著這本書大大的被神挑旺,也因次在這往後的四年中,她不只體驗神的信實,也品嚐了神的恩典。

    18歲的桂榮帶著一顆為主火熱、傳福音的心進入校園,一心只想照著《神國藍圖》的方式為耶穌打那美好的仗。「然而,在進入學校後,才是神真正修剪我生命的時候。」桂榮緩緩地說。她回想起,當時憑著一股血氣,奮勇往前,她觀看身旁的弟兄姊妹只在乎自己個人的表現,諸如課業、成績,卻忽略了在校園向身旁的同學傳福音或舉辦佈道活動。漸漸地她也發現,因為校園文化的關係,面對的現實與自己想像中和書中提及的相差太遠,而使自己感到失望和難過,甚至有想要疏離大家的念頭。「神一步步教導我,不要活在幻想中,而是要實際針對每個學校的文化做出調整。之前的我認為要複製Jaeson Ma在UCLA的文化,然而有些時候似乎不能直接原文照抄。」

領受異象:在校園實現合一

    然而到了大二,從《神國藍圖》中領受到的熱情一直都還在,而神也很奇妙的在這個時候讓許多青年牧者和領袖到政大為大家禱告,當牧者領袖為桂榮禱告時,神便將連結者的異象與呼召放在她心中,帶她到合一這塊工作中。「當時我想:『如果要完成合一這個工作,就不能從人群中抽離出來。』」桂榮這樣說道。她逐漸體會為主工作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tone調不相同的人,但因著神的愛和呼召,彼此需要合一。也因此,桂榮明白一旦接受了這樣的呼召,就更要努力的維繫與組員之間的關係,而在這段時間中,神也奇妙的幫助她聯繫校園中各個團契,也更委身於校園聯禱會中。

為著校園,渴望繼承恩膏

「我們是基督徒,不是糊里糊塗。」這是周神助牧師的話。「在大學期間,神感動他傳福音,當下的他就把網球拍的線剪斷,努力為神的國做工。後來周神助牧師當了政大校園的團契主席,接著也在台北靈糧堂,現在正為著國度的復興做工。」桂榮的眼睛持續閃爍著某種感動。因著看到前面的父老們在校園的擺上,例如周牧師在操場為校園行走禱告,因此她也在校園行走禱告,周牧師在做合一的事工,作為晚輩的她也渴慕得著合一的恩膏。也在這個時候,桂榮更懂得繼承並且尊榮在校園裡走過的前人。「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動力,他們之前都這樣走過來,身為校園一份子的我們也一定可以走過。因為,我們信仰的是同一位上帝。」

後記:看似羞澀的桂榮,滔滔不絕地說出許多這四年來的心路歷程,她的口吻,如同當年閱讀神國藍圖火熱的她,沒有改變。與一般人不知未來方向而想延畢的想法不同,她順利畢業,正要進入生命培訓學院二年級,聆聽的過程中,我替這位將來為主繼續發光發熱的女孩感到喜樂。

 

如果只做50分,神會另外添加50分!

受訪者/全職校園宣教士 王宜文

  現在的我,在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擔任全職的校園宣教士。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被主很深的更新,那個時候很渴望有人一同經歷耶穌的愛,一起有靈修的生活和傳福音的生命。大學畢業後,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在生命培訓學院上課,之後便開始這份校園宣教士的服事。

為著神,練習敞開自己的心

  對我來說,成為校園宣教士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工作的一部分是負責開平餐飲學校的開拓。在那裏,我擔任的是戲劇社的指導老師,然而,這個角色與過去的經驗完全不相同,但我心裡很清楚,如果神已經帶領自己到這個地方,那麼我所能做的就是學習。也因為這樣,我開始蒐集許多資料,閱讀很多書籍,增加有關戲劇的背景知識;另一方面,也學習讓自己融入在學生當中,讓自己在要求學生之前先打開自己的心房,讓自己放得開。

非基督徒藉禱告會接觸福音

  進入開平餐飲學校前,開平原本是一個大大被神復興的學校,在學校甚至有禱告會的進行。然而前一兩年,禱告會便停滯了。當我進入開平餐飲的時候,便決定重新開辦禱告會。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本來以為禱告會的成員只有基督徒,但是成員竟然有許多是非基督徒。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禱告會,轉變為分享式的禱告會。討論著彼此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難與障礙的同時,我也注意到這些學生可能因為與家庭的關係不好,而更渴望有一個管道可以抒發和表達自己的情緒。  

  也因為這個寶貴的時刻,這些非基督徒的學生也有機會接觸福音、認識耶穌。在這當中,看到許多學生的生命一點一滴被改變,小組的人數越來越穩定,而人數也有將近20人左右。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幾個學生在這個暑假參加才藝品格營,並在營會中決志相信主。

藉著禱告,恢復起初的愛心

  為了與學生建立更深的關係,每個禮拜有兩天是需要自己早起去學校的日子。這當中有一段時間也會覺得自己很孤單或很辛苦。然而回到上帝面禱告後,神總讓我看到祂對這群學生無可比擬的愛。我才明白很多時候,自己做的不是那麼的完美,但是神總在我只做了50分的情況後又加添另外的50分。對我來說,身為一個校園宣教士,最重要的是擁有一顆愛靈魂的心。如果只單看學生和所做的事工,很容易失去焦點。另外,我也學習必須更多倚靠神,要相信祂會為你做超乎所求所想的大事。

後記:初次見到宜文,實在難以想像她是一位校園宣教士,長相甜美的她在訪談中訴說著這一年在學校的點點滴滴,其中有辛苦也有開心的時候。令人佩服的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她不像一般人在外面的職場就業,而是選擇投入神的國中,為主工作。

 

聽命勝於獻祭,只要仰望愛的來源

受訪者/文化大學 二年級 朱子涵 

  朱子涵,是一位今年暑假即將升三年級的大學生。回顧她大學前半段的生活,經歷了許多奇妙的事情。這些事情一百八十度的在她的生命中大轉變,從原本厭惡這所學校,到因著耶穌而流淚為學校禱告。現在的她,仍然帶著上帝的託付,持續的為著校園禱告。

  時間推回2011年二月,當時還是大一的我,非常不喜歡這所學校,那個時候一心只想準備轉學考,到一所離家近的學校。同一年,我參加了青年挑戰大會,整場聚會中隨著聖靈一步步的帶領,當我開始流淚為自己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學校而悔改時,主耶穌立刻使我看見一個極榮耀的異象:位於台北最高處的文化大學體育館,有一個金黃色的爆炸。我心裡很清楚這是上帝的榮耀。這個金黃榮耀隨著陽明山向台北的四周蔓延。當下的我一見到上帝給的異象時便知道神對這所學校的心意,而我也立定心志,不管在台北多不習慣,仍然要為學校禱告。 

上帝奇妙作為帶領禱告祭壇成立

  領受這個異象後,我花了一年的時間禱告預備自己並且尋求上帝在我身上的心意,直到參加校園豐收的聚會。在聚會中,大會聚集每一位同學校的學生,而在一年前為學校禱告而領受異象的我,也被小組長推派,擔任Key man的角色。不可否認,神總是有奇妙作為在祂所要做的事工上,特會結束後回到校園,神讓我開始認識在校園中的基督徒,在課堂上,甚至讓我在一天內多認識三位基督徒朋友。另一方面,透過與教授的談話,我也了解原來在文化大學有一群基督徒教師的團契,他們不斷的為這個學校禱告,希望文化大學能夠復興。

  去年大二的一整年,在我們的禱告祭壇裡,我和夥伴們有晨跑的習慣。我們都深深感覺在早晨禱告感覺時的靈很乾淨。跑步的時候,總是藉由觸摸每個跑過的欄杆和腳掌所踏的地方同心為校園禱告。有一次晨跑時,上帝藉著雅歌14「願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隨你」啟示我們當耶穌吸引三、四人時,我們可以在後面帶領一群上帝的軍隊。在那一天,我感覺耶穌的同在,並且有天使跟隨著我們。

不要懼怕,因為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對我來說,身為文化大學的一份子以及成為禱告祭壇的Key man,我緊抓著聖經上所說的:「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這一年的學習和經歷讓我明白「聽命勝於獻祭」,聽到耶穌的話語再去執行。人總有許多不足的時候,經過這一年的過程,我學會如何支取上帝的愛。人的愛太有限,只有靠著神源源不絕的愛才能愛自己的同學和學校。對我來說,我不懼怕因為自己年紀小而不能為上帝做什麼,我鼓勵大家相信耶穌的揀選,和祂親自放在我們心中對校園的負擔,因為我深深相信上帝將親自動工、調動萬有。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從自己的生活開始改變,每天被屬天的喜樂充滿。

後記:這位唯一在學生的受訪者對於校園的熱情,並不亞於前兩位。對於身為學生和校園宣教士雙重身分的她來說,使全校都聽過福音是她的異象,即使在未來的日子中,有許多必須經歷的過程,她仍然充滿信心地宣告:「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閱讀 463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