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4
國度復興報
音樂會裡的VIP

「過去,我多麼希望自己是個受歡迎的男孩,以滿足父母的期望;曾經,為著被人們接納的渴望,而在生存中掙扎著;為此,將真正的自我隱藏起來,為得著權柄的肯定而表現; 然而,神經過我、看見我──滿溢不住的愛,逐漸轉化了我的眼光...。」


◎沐心

「過去,我多麼希望自己是個受歡迎的男孩,以滿足父母的期望;
曾經,為著被人們接納的渴望,而在生存中掙扎著;
為此,將真正的自我隱藏起來,為得著權柄的肯定而表現;
 然而,神經過我、看見我──滿溢不住的愛,逐漸轉化了我的眼光...。」
重男輕女的影響
因著自己是母親意外懷孕所生的第二個女孩,加上處於重男輕女的傳統文化氛圍中,小小的我,似乎感受得到父母親的期望落空,以及他們得女後的失望。
「過去,我多麼希望自己是個受歡迎的男孩,以滿足父母的期望;
曾經,為著被人們接納的渴望,而在生存中掙扎著;
為此,將真正的自我隱藏起來,為得著權柄的肯定而表現;
 然而,神經過我、看見我──滿溢不住的愛,逐漸轉化了我的眼光⋯。」
以上是妮妮的自述,而我,也曾經在人生旅途中,彎曲地走過與妮妮相仿的路程。
回首來時路
記得好多年前,一個男孩子曾經告訴我,有次與人聊到我,旁人對我的評語是︰「這個女孩有時候打扮得挺中性的,有些舉動也帶著些男人味。」
小時候曾聽母親提過,因為已經有了大女兒,身為第二個女孩的我出生以後,不太受到家人重視,母親坐月子期間,未有太多親人北上探望我們,甚至當時擔任教職的父親也在缺席之列。」
不被期待下的掙扎
直到參加教會課程以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有時候出現中性化的表現,是因為在潛意識裡,想要迎合親人要男孩傳宗接代的期望,因此拒絕了自己,和自己原本的性別、特質,以便得著親人的接納與存在的肯定。」
得知自己有這樣的心態後,我學習去饒恕家人,對他們錯誤的期待,我選擇愛與接納,更肯定自己身為女性的價值。我也開始調整自己的外在表現與打扮。
漸漸地,感受到自己逐漸恢復原本屬於自己的女性特質,及其該有的光彩。自此之後,也不曾再想擁有「女扮男裝」的祝英台樂趣。
事隔多年後,我碰到了有著類似問題的妮妮。
掩蓋不了的女人味
妮妮也是上面有姊姊的第二個女孩。有一次,妮妮竟告訴自己的輔導說,她不喜歡作女孩子,倒想當個男生。跟我碰面時,有時她的舉動也頗有男性架勢,讓我不得不提醒她合宜的姿勢。
她向我提起自己就像個男孩子,然而我並不同意這樣的看法。我覺得妮妮的外顯裝扮與內心並不一致;雖然她刻意表現出中性特質,然而她的思考模式和與人相處的方式,則完全像個女孩般纖細、體貼,並且非常愛護自己的家人。
打從心底裡,妮妮知道自己這樣TOM BOY是不對勁的,也在調整中。然而,就算我碎碎念提醒,要妮妮從自己能注意的:外在的打扮與修飾,開始做起,但似乎總起不了什麼作用。她仍然是穿著長褲與T恤,頂著不成馬尾的髮型四處趴趴走。
有一次,我從上到下仔細地端詳了妮妮,發現她身段非常的勻襯、修長,姣好得讓身為女人的我,也不由得開始稱讚了起來。後來才知道,原來妮妮會刻意在有異性的場合裡,穿得鬆鬆垮垮地掩飾自己,令任何人都看不出她的身材及女性特質。
音樂會,轉捩點
不久前朋友家人辦了一場音樂會,我倆決定一起前往參加。抵達會場取票後,我和穿著長褲與T恤,髮型紮得不成馬尾的妮妮在聊天中,隨手拿起剛到手的票一看,兩個人目瞪口呆、彼此相視──妮妮與我不僅被安排坐相鄰的位置,並且是最前面一排的VIP!
在音樂會中坐第一排的位置,對我們倆而言都是頭一次的經驗,並且實在令人難以忘懷。我跟妮妮在恍神後,決定趕快跑去買合適她的衣服。奇妙的是,在情急禱告中,短時間內我們就在捷運站的服裝店裡,找到合適、漂亮,又打折的洋裝。
這也是另類的經歷神。進場時,妮妮高興地穿著新衣裝,搭著將頭髮放下來的飄逸走進音樂廳;全然像是個──在精心裝扮下參加音樂會的淑女。
寧為女人大逆轉
音樂會的隔天,妮妮突然告訴我,她有想要結婚的渴望了!這真是個讓我作夢都想不到的大逆轉。
幾天後與打扮得挺有進步的妮妮聊天時,我提及︰「那晚的音樂會,你『寧為女人』進步的程度,好像咻地!往上跳了一級?」妮妮回答說︰「是的,因為我成了重要、被肯定的VIP級人物!」
這轉變實在太快……真像個神蹟。
顧念我們的醫治者
誠如妮妮所說的,「神經過我、看見我──滿溢不住的愛,逐漸轉化了我的眼光⋯。」上帝藉著這場音樂會,在妮妮身上所動的工,超越了人的眼界;當然,讓當場作陪的我,跌破了眼鏡、驚嘆不已。上帝的確是耶和華拉法,顧念我們且繼續恢復我們的全能醫治者。

閱讀 285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