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7
◎杜雨茉
寧靜海


 凌晨,我摸黑爬了起來,這一陣子其實都是如此,早睡早起,宛如古時之人。做好了向來在一大清早該做的事,走向陽台,右前方微微星光,眼前的海面上,仍有幾隻船家燈火在發亮。這是出發的時刻,拿了幾樣東西放在隨身的皮包裡,坐上了駕駛座,往北角出發。
 在這沿海的道路上,路燈未熄,還光照著寬闊的路面,我開了車燈,在漆黑和燈光的交錯中,開始每個清晨的敬禮。
 這敬禮,是在一天的開始向造物主致上尊崇的愛意。
 這敬禮,是向月亮姑娘道聲鄭重的再見。
 這敬禮,是以虔誠的心靈迎接不知何時瞬間展露的曙光。
 這敬禮,是以歡悅的歌聲稱頌萬物的可愛與和諧,美好與卑微。
 在每一天的每一秒裡,彷彿這段摸黑的旅程格外神聖,四圍安寧,只有我靜默的心在跳動著,噗通、噗通,彷彿聽到規矩的心律,現在是準備開始訴說心曲的時刻,偶爾幾輛錯身而過的車劃破了這份默然不語,但只要幾秒鐘的時間,一切又復歸平靜。
 前行的路程是這樣的:先從西南方往東北角走,來到正北後,直直向東一小段路,接著迎向正東方,那時,夏日的黎明曙光直撲過來,若不是配戴太陽眼鏡,還真有點招架不住。不知不覺,那一片橘,就灑落在左手邊了,原來已經稍稍地往南走,但不要多少時候,經過了一片的野薑花,然後是一方荷花田,迎著一個小上坡,再向右轉,就接著回程了。每天早晨的敬禮就是這麼簡單。一樣的路線,一樣的景觀,唯獨天際的風光和航行的船日日更換,還有奇妙多端的雲朵,每天向我展現著不同的姿色和光彩,使我越是在這靜謐的凌晨偷溜出門,越是愛不釋手,享樂其中。
 起初是因為養病,生理時鐘潛移默化地就調成了這個作息,冬天和春季的時候不覺得,但一等夏日來臨,凌晨的警醒就變得分外有意義。其實我是帶著極其興奮和期待的心情出門,耶穌是我心所愛,這凌晨的敬禮也正是我倆相約觀賞日出的時刻。日復一日,過了一夏,我發覺我真愛上了這神聖時刻。
 噓。別吵我,讓我隱遁在這聖潔的愛情裡。


閱讀 88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