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筱婷
讓這個世界多一點溫暖


 行醫的過程,有在病房、門診,也曾到病人家裡探訪,看著這些發生在病人身上的故事,不禁有了些許感觸。
 當我在安寧病房照顧病人時,印象很深刻曾遇過一個很有氣質、講話字正腔圓的60歲婦女,她原本是一個小學校長,是一個很有權威的人。
 後來,她被診斷出罹患膀胱癌;癌細胞漸漸吃穿了陰道和肛門,產生了廔管,導致她的尿道、陰道、肛門三管相通;可以想見:一個人如果所有的大小便都相通,不但生理上處於非常容易感染及不舒服的狀態,心理和靈性上也是非常的難受。
 這位小學校長的防衛心很重,不希望醫護人員接近、關心她,總告訴我們:「我沒事,我可以把自己照顧好,我過得很好,你們不用來看我。」讓醫護人員總有一種被拒於千里之外的感覺,有時也覺得有點挫折。不過,站在病人的立場想,可以理解到:其實她無法放下自尊心;曾經高高在上貴為小學校長的她,要如何接受自己現在的窘境?大小便無法控制,幾乎只能在床上受人照顧?只記得有一次,寵物治療時,大狗小狗來到病房探視病人,在病人防衛而緊張的臉上,我終於看到了一抹微笑,發現她看著大狗的眼神,有著一份慈愛和釋放。寵物,有時可以十分療癒的呀。
 有一次,我參與一個居家個案的訪視,我和護理人員到了一間有紅磚牆的屋子,探視76歲阿伯。舉頭望向阿伯的家裡,四圍的牆面擺滿了他年輕時候的獎狀和照片,舉凡好人好事代表的頒獎照片,以及接受新聞採訪的文字等等,可以想見年輕時的他有著豐功偉業。而今,他中風臥床,三不五時因為泌尿道感染而發燒,雖然幾個兒子都是鄰居,住在附近的房子,但大家都不太管事;往往醫護人員通知他們的時候:四兒子不接電話,三兒子推給二兒子,二兒子推給大兒子,即使兒子們和爸爸的距離近在咫尺,卻感覺冰冷。我看著阿伯的牆上掛滿的照片和獎狀,對比阿伯現在的蕭瑟和孤苦,這強烈的對比令人感慨。似乎,真正在乎阿伯的健康狀況的,只剩下每天照顧他的外籍看護,以及平時固定到他家裡探訪的醫護人員。
 該說是久病無孝子嗎?還是人生總免不了起落?每個人走到了最後,似乎都免不了生老病死,晚景淒涼又有誰能預料?能把握的只有在世的日子;到了晚年,所有的過往雲煙都將歸為塵土。在世的成績,考試的分數是有形的,而離世時,我們平時的待人處世,到了見上帝時,也要交一張考卷,分數由上帝來打。越接近死亡,這些有形的動產、不動產、職稱頭銜、名聲地位都帶不走,只有無形的愛、影響力可以持續。能把握的,只有在今生努力活出愛。
 我相信阿伯沒有白活,年輕的時候,他成了許多人的典範,那些無形的、正面的影響力,那些他撒下的愛的種籽,都不是徒然的。即便晚年臥病在床,但他曾付出的一切,會在將來的某一天,逐漸開花結果。
 許多末期的病人曾問我:「為什麼我會得這個病?人活在這個世上是為了什麼?」這個問題很抽象,可以簡單的回答,也可以回答得很複雜。
 如果可以,我想,那就是,「活出愛:盡可能正面的影響他人、鼓勵人、幫助別人,讓這個世界多一點溫暖和色彩。」如果問問題的對象是基督徒,那我想,我會說:「活出基督徒的樣式,盡可能的傳福音,讓別人感受到愛。」就如同孫越叔叔一樣,雖然他不在人世了,正面、慈祥、愛神愛人的形象,影響了許多人,我想,那就是活著最偉大的意義了。


閱讀 7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