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文/黃莉雯
我的名字

鬥士陳創意工作室提供

 

    我爸爸為我取名「張志城」,就是「眾志成城」的意思。希望我將來能與兄弟們齊心協力,光宗耀祖。可是,我真的讓他太失望了。」張志城說。
沒有名字 只有4580
 學生時期,「張志城」這個名字代表火爆浪子,到處打架惹事,讓師長、同學一聽到就頭痛。長大出社會後,在綠島監獄當「大哥」們的管訓員,當時「張志城」喊水會結凍。他也曾因在火車上制伏現行殺人犯,而被鐵路警察局稱為「義勇哥」。但後來卻因辦理多件假結婚,犯下詐欺罪,而被移民署緝拿入監。這時「張志城」不見了,只有編號「4580」!
 曾經是監獄管訓員,讓志城十分了解獄中規定,因表現良好,不到一年就假釋出獄。但他沒有把握機會,竟重回歹路,又再一次被警察逮到。這下才讓他真正覺悟,「我知道再這樣下去,一生就完了,所以決心回頭上岸。」志城說。
 出了獄,志城到餐廳擔任廚師,正想安定下來,卻發生車禍,左腳骨折重傷,只能拄著枴杖行走。三次手術均不順利,花光身上僅有的7、8萬元積蓄後,他走投無路,只能睡在醫院休息室,每晚找特製輪椅,抬著左腳,坐著睡。
 「那8個月我就睡在醫院的輪椅上,在洗手間洗澡。那時最怕遇到認識的人突然叫我。」狼狽的處境,讓志城連自己的名字都叫不出口。
15離家 匆匆30載
 沒地方去,為什麼不回家?原來志城離開家已有30年,自從15歲國中畢業去讀軍校後,他就再也沒有回家過。
 30年來一直在外闖蕩,志城對家裡的事完全不聞不問,他說:「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家?怎麼跟老父親開口,弟弟和妹妹也不原諒我。我沒有臉回去,也不想回去。」
 在外流浪了8個月,志城拖著一直沒有痊癒的左腳,相當痛苦。在外生活,照料傷口不易,後來引發蜂窩性組織炎,腳腫成兩倍大,只能吃抗生素、消炎藥硬撐著。「我當時根本沒錢,所以各種能申請的補助都申請了,全聯急難金、里長救助金、區公所急難金等,各種管道都試過,我已經快變成申請各種社會補助的專家了!」
身無分文 只剩悠遊卡
 但再多的補助,也有用罄的一天。2017年11月,志城身上只剩一張悠遊卡,裡頭不到400元。他只好硬著頭皮,再到桃園區公所申請急難金。但這一次,他被拒絕了。離開區公所,正不知該怎麼辦的他,抬頭就看到對面桃園市府1919服務中心(桃園市府靈糧堂)醒目的桃紅色招牌。沒多想,志城就直接走了進去。
 負責接待他的,剛好是1919食物銀行的志工負責人戴鍾祥。「我一開始還以為他是來騙錢的,但一聊之下才發現志城非常坦誠,對自己的過去毫不遮掩,而且狀況看起來很不好,拄著枴杖,腫著腳,去哪裡都不方便。」鍾祥說,他立刻拿了一些食物給志城,並找了林伯昶傳道一起來關懷他。
 伯昶傳道說:「我們除了是1919食物銀行的服務中心,同時也是救助協會和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合作的惜食收取點,所以有即時的物資可以送給前來求助的人。」經過一番深談後,伯昶傳道和鍾祥都鼓勵志城回家,早日結束流浪生活。

 

p10 3

鬥士陳創意工作室提供


對不起 我來負責吧
 在伯昶傳道與鍾祥的一再鼓勵下,30年來從沒回過家的志城,終於下決心回去。「我其實不知道要講什麼,尤其最難面對的是父親。」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志城鼓起勇氣按下門鈴。只是,才一踏進家門,連話都來不及講,就發現父親臉色不對勁,嚇得他趕緊打電話送醫。
 說也奇妙,父子二人,就這樣化解了30年來未曾見面的尷尬。為了治療腳傷,志城就在父親病床邊住了下來。幾天朝夕相處,志城終於獲得父親的諒解。除此之外,志城也對來探望的弟弟、妹妹說:「是我對不起這個家和你們,以後照顧父親的事,就由我來負責吧!」他用行動和態度,終於贏回家人的接納。
 志城說,當他看到離家時滿頭黑髮、身強體壯的父親,如今健康亮紅燈,老態龍鍾,讓他驚覺自己實在太不孝,虧欠這個家太多了。這樣的覺悟,讓他決心彌補過去30年來沒有盡到的孝道。
對未來 充滿希望
 「我要謝謝伯昶傳道和鍾祥哥,是他們一直鼓勵我回家,而且還幫我申請了1919急難救助金,讓我先有錢付水電費、醫藥費,後來更申請了1919食物包,讓我有基本溫飽的能力,人生有機會重新再來。」
 原本就有丙級中餐證照的志城,後來找到在台北內湖科學園區的廚師工作。穩定工作一陣子後,因桃園台北往返耗時,照顧父親不易,目前已回到桃園,並順利考取居服員證照,順利就業。同時也正預備中餐烹調乙級技術士證照與推高機執照的考試中。「我想努力把執照都考取,然後去服務更多有需要的人。」談到未來,志城充滿希望。
 現在的志城,如同聖經中的浪子,不只回到家,還獲得家人的原諒與接納,每週固定2次陪伴老父親去復健,自己的腳傷也持續治療。去年(2018)5月,他受洗成為基督徒,目前穩定在桃園市府靈糧堂聚會,也擔任桃園市府1919服務中心的志工,跟著伯昶傳道和鍾祥一起送食物包,以過往的經驗去服務需要的朋友,還教導陪讀班家長該如何申請社福補助!

 

p10 5

鬥士陳創意工作室提供


大聲說 我叫張志城
 伯昶傳道說:「雖然從前年(2017)11月志城主動到教會求助到現在才二年多,但他的生命的確大有改變。菸也戒了,非常主動積極,大家都有目共睹。」志城的弟弟看到哥哥全力照顧父親,深受感動,去年12月也跟著志城到教會受洗了。弟弟志源說:「我真的覺得我的大哥回來了。」
 「志城的改變,連他已離婚的前妻也願意再和他重新連絡。我們實在很為他高興。」伯昶傳道相當看好志城,也期待全新的他。
 因為移民署就在桃園市府1919服務中心隔壁。有一回,志城被抓他入監的移民署官員意外認出來,一看到他,就直問:「你在這裡做什麼?」知道志城變好了,官員十分為他高興。
 而志城國中時的陳存瀅老師,也在一次教會活動中認出他來,「你小時候很叛逆,想不到現在完全不一樣了!」看到曾經擔心的學生,如今成了樂意承擔責任、願意幫助人的人,陳老師拍拍志城肩膀,笑得好開心!
 找回了自己的名字,找回了失去的一切,現在的張志城,連名字的意義,也是全新的了!如今的他,終於可大聲地說:「我叫張志城!」

 

(本文蒙允轉載自基督教救助協會《1919救助月刊》2019.3)


閱讀 12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