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0
◎蔡宜倩
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還記得瞧見你的第一眼,煞是納悶。
 爬滿初戀的羞澀,汗涔涔望向你,氣若游絲,不斷重複「謝謝」二字。
 或許是小鹿過度亂撞,初見你完,全身無力,眼前發黑,嗜睡整天才稍有精神。
 那晚再次見到你,心中滿有平安;卻因著你皮膚長滿的紅斑與脫皮,傻傻不禁落淚,自責不配與你同行。
 認識你,才短短幾個月,數度對自己失望,自怨自艾不夠了解你,活在控告自己失格的黑洞裡,憂心和你相處的起點稍有閃失,這輩子無法長長久久走下去。
 每每不夠明白你鬧情緒的原因時,只能告訴自己:「或許當年,深愛我的人也是如此有耐心的陪伴⋯」與你就寢,正當以為你入睡時,你總鑽動身子、發出聲音示意,要我輕拍你;每當你驚愕哭醒,我必須故作鎮定,告訴你:「不怕、不怕,我不會不要你的!」
 自從發現你的存在,我不得不逐步卸下心防,拋棄對許多事物完美想像的堅持。你出乎意外踏入我生命中,是上帝在我人生低潮時,如曙光般驚喜的轉機;同時,也令我被迫放棄—汲汲營營經營自我價值的成就感,學會歸零休息。
 更叫我明白,何謂「長闊高深的愛」,何謂天父愛我們,又長、又深、又遠到,願意犧牲自己獨生愛子耶穌的性命,換取微不足道的我們。
 那日清晨,疼痛感雖步步進逼、益發強烈,汗水、淚水,傻傻分不清,也正意味著,我們距離相見的那一刻,更近了。屢屢不適臨到,我只能一廂情願地禱告:「求主的靈現在就充滿你!」盼著度過煎熬,趕緊見到你。
 就像當兵數饅頭,算著和你碰面的日子,度日如年。
 從280天起,你默默地存在。進入倒數210天,開始心力交瘁,作噁連連,嘔到早已忘了自己是誰、質疑自己為何存活在這世上。數度出血,臉色發白,連走路都有問題,只得在家躺臥休息,直至倒數130天,才能稍稍出門透氣。倒數30天,逆流壓迫以致輾轉反側,總是到天亮舒緩才得些許入睡。
 直到那日,因為你的頭太大,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汗淚交織如雨,1個半小時的折騰,才得見你。然而,第一眼看到你,不禁叫我心想:「這塊從我體內出來的活物,怎麼長得這麼不像我?」
 但你是我身上的一塊肉。
 和你碰面後,度年如日。而你一顰一笑,烙刻在我心版上,頻留腦海揮之不去。
 念著你第一聲哭聲、第一天的笑容、第一回翻身、第一把抓握、第一次踢腳、第一輪親餵滿足的表情...還有睡覺時身體會突然抽動,原來是開口咯咯笑了出來⋯
 日子跟翻書一樣,頭也不回地瀟灑在你身上拋下重量,遠超過一顆保齡球。抱著你,雙手時而隱隱作痛,每天還是要抱到你滿意為止;即便會痠到突然反射脫落,我也要死捧住你不放。
 等候了10個月,你還未出生前,我就已經很愛、很愛你了。
 你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致吾兒 每天都愛你三千次的媽媽
 (本文為2019年第六屆基督教「雄善文學獎」首獎得獎作品)


閱讀 45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