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林佳儀
愛是什麼?


 曾經的我,只曉得「愛」與「喜歡」是不同的,我只曉得喜歡,而從未理解過愛。
 我是一個不喜歡用浮誇詞彙,厭棄那些總將「永遠」、「一直」掛在嘴邊的人,他們口中的永遠,彷彿僅有一天。
 曾經我是個基督徒,而現在我應該還算是個基督徒。為什麼是應該呢?因為我中途離開了教會好一陣子,約莫一年半,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離開教會了,每次回來的理由都各有不同。
 例如:「想蹭個飯吃」、「看到很帥的弟兄」、「喜歡的人在這」、「想穿漂亮的長裙,卻苦於沒有合適的場所」等荒謬的理由。然而正是這「想穿裙子」的一次回歸,我似乎對「愛」有了那麼一些些的理解。
 「愛」是在你一年半後歸來,想到兩年之前被你唾棄的獎座,於心血來潮之下想拿回,當你詢問了幾個可能寄放的點後,認命般的以為是找不回來之時,卻發現它完好無缺的被保存在你以前牧人的櫃子裡。
 「愛」是在你對祂說:「讓我出去看看,讓我離開這裡。」雖然不捨讓你走向黑暗,祂依然靜默不語。因為祂愛你,所以尊重你的選擇,所以祂退到後面說:「你去吧。」
 「愛」是在你深陷泥濘之時,祂用盡各種方法只想讓你知道:「你是尊貴、無價、被愛的。」、「你是我用生命換來的無價之寶。」一次又一次,直到你終於相信自己是尊貴、無價、被愛的,進而有力氣地爬出那與你不相稱的沼澤。
 「愛」是在你遍體鱗傷,而在數不清的黑夜中掩著面、蜷縮著身軀,嵌入皮膚的指痕,聲淚俱下地嘶吼著、控訴著「為什麼」時,無聲而堅定、溫柔而緩和地讓你學會「愛自己」—重視自己、不再委屈自己、不再無謂的自卑。
 「愛」是用你腦中稀少不堪的經文來安慰自己。
 忘了曾在哪裡看見,只記得有個觀念在腦海根生—雷聲是天父耶和華在說話。
 於是那夜,令母親惴慄不安、徹夜難眠的雷聲,在默然偷泣的我耳中,是那樣安心,淚水漸止。祂說會陪我到入睡,然而不安的我總在將要入眠之時又倏然瞪大雙眼,望向窗外,想確定窗外是否還有閃電,雷聲是否還會有出現的可能,因為雷聲漸漸弱去,我害怕祂在我還沒睡著時就走了。每當這時,伴隨著一綻特別明亮的閃電,雷鳴忽地作響,猶如在安撫著我:「沒事,不擔心,我在。」如此幾番來回,我終於安下心來。
 確實,在我安穩地進入夢鄉前,祂都在。次日醒來,已是雨過天青。此時回想起來,特別像是在搖籃床旁哄娃睡覺,又怕吵醒娃兒,最後悄然離去的爸爸。
 那些日子,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所以連祢的名字都令我煩躁不堪,連一絲詩歌的旋律都令我渾身惡寒,然而到頭來,祢輕輕將我抱在懷中,而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也許,我還不曉得什麼是愛,但我絕對經歷過愛。
 也許,我還無法以正確的愛來愛人,但我願以「想見祢」為理由、為動力而去教會,學習以正確的愛來愛祢。
 也許,今朝的我給予的愛令人窒息、令人備感壓力,但終有一日,我將在耶穌這裡學會如何「愛人」,如同祂教會我如何愛自己一般。
 終有一日,我將以祂愛我的方式愛人。

 

(本文為2019年第六屆基督教「雄善文學獎」佳作獎得獎作品)


閱讀 28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