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31
◎吳淑惠/喜樂家族
媽媽,我想坐飛機!


 數年前,我因肝硬化到香港進行肝臟移植,由於供應藥物「干適能」未上市的關係,我必須每個月往返香港複診及取藥,坐了飛機近70趟。女兒看我頻頻出遠門,盯著我在整理行李。
 「媽媽,你去哪裡?」
 「媽媽要去香港。」
 「我也要跟你去。」
 「媽媽是坐飛機去香港看病,不方便帶你去。」
 「媽媽,我也要坐飛機去香港看病。」
 我心有點痛,因為發展遲緩的她不明白我的話,而是跟着我尾音對話。心想自己拖著潺弱的身體,還要照顧一個孩子,到了香港看診時,有誰來看顧她!
 時光匆匆,眨眼間,又是赴港複診的日期,看著她那渴求的臉龐,令我心酸,我只能無奈的說:「媽媽下次帶妳去。」她高興地痴痴等著。
 後來,有一次應朋友之邀,我倆報名參加金門旅遊,我興奮地告訴她:「媽媽要帶妳去坐飛機啦!」她快樂到像鳥兒,雀躍不停。接下來自己拿了行李箱,放了她的衣物,我看她高興,故意問她,有沒有帶愛吃的食物,魷魚絲或餅乾?她又去忙碌了。那段時間,她天天都在整理行李,在家門口,展示她將要出門,拉她的行李箱像模特兒在伸展台繞圈,滑輪「喀隆、喀隆」作響,心裡很過癮。直到去金門那天,我倆拖著行李一起出門去,兩人開心極了。
 到了松山機場,人們熙來攘往,她跟着排隊上櫃台、驗證件、寄行李項項都有份,看在眼裡,喜上眉梢。上了飛機,我安頓她靠窗坐,教她扣安全帶,喀的一聲,她覺得很好玩,又反覆自己再扣一次。其他空姐介紹的什麼急救常識,我已無心理會,因為深知生死由命,祈禱愛我們的上帝與我們同在,保佑我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
 飛機起飛後,她探頭望窗外,看著天空白雲皚皚,大海波光點點,房屋、高山…她一直看得出神,自言自語專注到不轉頭。突然,遇上亂流,飛機在搖晃中,她說:「媽媽,地震了。」空服員廣播要繫好安全帶,我才深切體會我倆母女相依,就像腰間安全帶,有時綁得緊,有時放得鬆。此時不知懼怕的她,滿臉陽光,我卻內心忐忑不安,直到飛機降落地面,終於吐了一大口氣,如釋重負。
 飛機抵達金門,我說:「到了。」她說:「媽媽,香港到了!」哪管它什麼地方到了,只要有坐上飛機,有去哪兒旅遊,女兒都新鮮開心。與人打招呼,笑聲不斷,導遊為我們拍了許多照片,發現她很會擺姿勢,張張都展現女兒與我愉悅的行蹤,特別是有一張背景是飛機,女兒愛不釋手,那是我心裡最美的風景。


閱讀 42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