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0
◎杏芝/新北市兒少性剝削安置輔導服務中心生輔組長
謝謝他們給我的功課

圖,基督教勵友中心提供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做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祢餓了給祢吃,渴了給祢喝?什麼時候見祢作客旅留祢住,或是赤身露體給祢穿?又什麼時候見祢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祢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廿五35-40)
生活輔導員?
 從2010年6月我便開始在觀馨園安置單位,擔任生活輔導老師直到如今,我不是聖經上的義人,但在聖經的教導中,所能做的就是在學生有需要的時候,我便在!生活輔導員的重要性在哪裡?專業在何處?在整個社福體系當中,安置單位生活輔導員的角色,似乎與我們所服務的學生在社會中一樣處於弱勢,也不被重視。但我已經不被這些問題所困惑了,曾有一個同工問我為什麼要從社工「退」下來做生活輔導員?我認為生活輔導員將我的社工專業發揮至淋漓盡致。我與我的學生同在—與他們的人同在、與他們的憤怒同在、與他們的焦慮和迷惑同在、與他們的創傷同在,也與他們的無知同在。
 凌晨1點我們必須在、凌晨3點我們必須在、早上8點我們必須在,24小時我們都必須在!若無專業、信仰、機構的栽培當我的盾牌,我無法支撐;曾經也有人做在我這低賤最小的人身上,我希望可以將這份愛、專業,傳承下去。信念如此簡單,執行卻如此困難。
他們才是我生命中的導師
 謝智謀教授在TED「生命的陷落與超越」的演講,非常的震撼我(可於YouTube搜尋)。我在服務的初期,相當嚴格、謹慎、不苟言笑,覺得自己不可以在學生面前露出一點軟弱;因為我要當他們的靠山、當他們的老師、經營團體動力,不可以有任何差錯。但有一天我生病了,我不再是那一個他們眼中堅強、嚴格的老師;然而翻轉的是,我的學生主動關心我,叮嚀我吃藥、吃維他命,囑咐我喝水、多穿衣服、要運動、好好睡覺…。這些關懷和觀念好熟悉,原來這曾是我們對他們說的!原來我的學生,有關心別人的力量、有善良的心地、有溫暖他人的能量!甚至,他們支援他人的力量,或許比一些高學歷者、企業家還要強而有力。
 我發現,他們才是我生命中的導師!教導我謙卑,教導我不小看人年輕。謝謝他們給我的功課,我所得到的收穫,願能全回饋在他們身上。

 

(本文轉載自勵友簡訊119期/DEC 2019)


閱讀 23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