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約帖
憶父親 愛是醫治的良藥

 

 最近,不知為何,經常想起父親。某次騎車上班的途中,想起父親中風臥病多年後安息主懷,而父親安息主懷已經多年了。每當想起父親還是會不捨,不過確信他在天父那裡。最值得感謝的事,就是曾經跟父親說過「我愛你,上帝愛你」且父親在臨終前受洗歸主!
 記得,我第一次進入教會聽到的真理「生命的價值不是在於你有多少金錢、成就及學位等,而是你對身邊的親人、朋友付出多少愛…」。
 有一段時間,我的臉部扭曲、無法開口說話,甚至因此失掉工作。當時我的家人常常從台中老遠來看我,當時有傳道人問父母親是否願意決志信耶穌,請耶穌幫助我。我的父母親心疼我、愛我而表示願意,就跟著做了決志禱告,想得到上帝的幫助。
 爸爸初次中風,他在醫院的病床中,因為我失語無法說話,所以用筆寫下「我愛你,耶穌愛你」,看到他感動地掉下眼淚。那是第一次我對父親表達愛。上帝把祂對父親的愛,放在我的心中,後來,父親出院,我也鼓勵父親表達愛,向我說「I LOVE YOU」,父親就會羞澀的說「I LOVE YOU」,這是生平第一次聽到我父親表達對女兒的愛,很開心及感動。
 家人把我帶回家中照顧,某個主日,我堅持要去附近教會聚會,從住家到教會要走一段路,父親默默陪著我,走在我身後。到了教會嘗試開口唱詩歌時,我流下眼淚,一直擔心我失語的父親,看到我開口唱詩歌也流下眼淚。父親初期中風稍微能走路時,為讓父親有機會可以聽福音,我曾騎著摩托車戴著行動不太方便的父親,搖搖晃晃地騎到教會參加主日禮拜,目的是希望父親聽到福音。
 後來父親二度中風,漸漸地不良於行,他從可以拄著三角助行器行走,變得需要坐輪椅。在照顧父親過程中,我曾因無法忍受照顧的辛苦,對父親不好,甚至動手,之後我很後悔,向他說「對不起」,問父親「生不生氣」,他說「不生氣」,父親沒怪我且原諒我,感受到他對我的愛及寬恕。
 後來有外勞照顧父親的生活起居,也推著輪椅帶父親去公園,我雖然工作忙碌,還是會騎車去公園看看父親,看到父親一個人孤單的在公園中坐在輪椅上,於心不忍,有時會蹲在輪椅前,幫他整理亂了的衣服,甚至摸摸他有些鬍鬚渣的臉頰;我也會在公園推起父親的輪椅,走在公園中跟他聊聊天。也鼓勵他可以看看天空雲彩、聽聽鳥叫,期待他的心情好一點,希望他不要孤單。
 我常常在父親的床前、家裡他習慣坐的位置、公園裡,拉起他的手,祈求主幫助父親可以健康、可以認識並接受主。夜裡,父親不能好好睡覺,他會像小孩子一樣鬧著脾氣不想睡覺,信耶穌的我總是拉起他的手,一起向主禱告,期待父親好睡並期待父親健康。每一次我問他願不願意讓我為他禱告,他雖然不認識主,卻總是點頭,願意讓上帝來幫助他。
 記得父親離世的前幾晚,半夜,他在家的床上嘔吐,我心疼他的病痛,拉著他的手向主禱告,期待病情好轉,父女可以一起再到公園走走。雖然父親終究還是被主接走,但主耶穌垂聽了我多年的禱告,父親的靈魂得拯救。
 回憶父親最後一次送急診,是某個晚上出報日,我正在趕稿,母親來敲房門,說父親狀況不對,於是我趕緊打電話告知主管,隨著跟母親將父親送到附近診所,因病情急轉直下,轉送某醫學中心急診。
 那是一次永難忘懷的急診室經驗,心急如焚的我,淚流不止,意識到原來死亡已經靠近。沒有呼天搶地,只是默默流著淚,祈求造物主救我父親,並打電話向教會牧者求助。那個晚上,跟母親一起在急診室外禱告,之後,父親轉入加護病房,醫師發出病危通知。我工作的報社總編輯,那天出完報,半夜跟著另一位牧者來到醫院的加護病房,跪在加護病房門口禱告,隨後進入加護病房,牧者在父親耳旁對他說要跟著耶穌走,且為父親臨終施洗。隔天送回家中,被主接走時,父親彷彿睡著了,雖然臉龐很安詳,但仍讓我不捨及傷心。
 凡事神都有祂的美意。曾經不斷地問上帝,為何我曾經有一段時間臉部扭曲,無法開口講話。在父親被主接走隔天的主日禮拜,我領受到上帝話語,這是祂揀選我爸爸得到永生的方式。
 父親剛被主接走那一兩年,常常懷念父親也很怕過父親節。那時工作曾採訪某教會到附近公園對行動不便的老人傳福音,那是外勞常陪伴父親去的公園,我想起父親,就流下眼淚;採訪教會進行的老人事工,看到老人可以健康的到教會進行唱歌等活動,內心也有無限的惆悵。有時開車去埔里採訪,那是父親常去工作的地方,心中也會懷念父親。
 想念父親的時候,就會禱告問問耶穌,父親在耶穌那裡好嗎?有時候思念排山倒海而來,只有主知道我對父親的思念有多深,因為想念的開關在不經意時被打開,就流淚跟上帝說「請主跟爸爸說,我很想念他,很想跟他說,很想摸摸他的禿頭,抱抱他,牽牽他的手,陪伴他。」
 父親離世後幾個月,清明節在妹妹家為父親辦家庭追思禮拜。隔年又到了清明節,我也舉辦追思禮拜,小妹及弟弟都來參加。父親安息主懷7週年的清明假期,很恩典的,母親同意我以基督教儀式追思。雖然只有我與母親兩人參加,追思聚會時間很簡短,卻表達愛與思念。
 父親一生在廟宇裡擔任主委,在他生命最後一段時間被疾病纏身,他生前這段時間能夠有機會認識上帝,我相信是上帝的憐憫及恩典,而父親也有一顆柔軟的心,願意接受上帝。
 「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親自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啟廿一3-4)父親被主接走已經11年多,在上帝那裡不再有病痛、眼淚。生命何其有限,感謝上帝在父親這緩慢趨近死亡的過程中,讓我們有機會彼此表達愛。愛是一帖醫治的良藥,使關係和好,也是存活的盼望。


閱讀 73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