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7
◎劉永年
從苦難中看見神的心意

劉永年弟兄攝於信義靈糧福音中心。

 

 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傷害,打亂了我的生活作息和學習計劃;然而,一切看似苦難,卻是生命的轉折與提升。
 2019年8月2日,我經歷了這一生中最驚險的意外事件,也讓我對神的心意有更深的認識和體悟。
 當天一大早,我為了趕到台東辦事,跟太太說一聲便出門去搭公車,計劃轉乘捷運及火車。沒想到,公車抵達捷運站時,上車的人多又擠,正當我出了車門,右腳才剛一著地,整個人就被公車夾住拖著跑,隨即仆倒地面,左腳還懸掛在車門上…,就這樣,身軀被公車拖行了4、5公尺。
 在仆倒那一刻,當下我感受到從未有的失控感。我跟自己說:「糟了,後車輪離我頭的前方不到1公尺,不知道甚麼時候要輾過來?」瞬間,驚懼襲來,腦中閃過種種念頭…。
大難幸未死
 幸好,在短短的幾秒鐘,公車即時停住了。
 我從公車底下慢慢爬出來,蹣跚地走到人行道,右膝蓋已流血並嚴重挫傷、兩隻手肘內側也被地表磨傷了。我心想火車不等人,就跟肇事的司機抱怨:「開車為什麼那麼疏忽、不小心?」肇事的司機卻回應我:「要不要就醫?」我一心只想趕去台東,不想延誤搭火車,便說:「你把名字留給我,我要去趕火車。」哪知當我正要往捷運站方向走時,右腳根本撐不住,心想:這下台東去不成了!
 此時,119及交警已到,做完簡單的筆錄,我就被送醫治療。在急診處照了右腳X光發現骨頭沒斷,簡單消毒包紮後,醫生就說可以離院了。當我坐著輪椅在院外預備上計程車時,這才發現右腳根本無法支撐,竟連一步之隔的車門都無法走到。於是,太太陪我返回醫院再作詳細檢查,隨即掛了當天的骨科和整形科,打完石膏、止血敷藥後,借了拐杖就離院。
 原以為受傷的情況應會就此改善。沒想到,一週後回診,右腳照了核磁共振,竟然發現內側韌帶和前十字韌帶斷裂、後十字韌帶裂傷。我當場聽了,感覺非常無奈,不知接下來右腳要怎麼治療,需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全康復…。結果,醫生告訴我要安排住院開刀,才能將斷掉的韌帶接回去。
感謝神憐憫 
 這場意外的影響遠比我所想得嚴重。既然要安排住院開刀,於是,我和太太回到家中等候通知。我一方面隨即告知教會牧師及家人,自己腳受傷需要開刀治療,請大家一起代禱;一方面也和太太到神前尋求祂的心意。
 首先,我想到的是:感謝神保守我從車輪下死裡逃生—倘若肇事司機當時先打開後門,才把公車停下來,那麼我的頭及身體就會被後車輪輾壓過去,非死即重傷;而神沒有在那時拿走我的生命,一定有祂的心意。
 我記得有位牧者幾年前來信義靈糧福音中心講道時,曾個別為每位小組長發預言,那時他說看到神要把我們夫婦帶到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並說我們會經歷一些事情,但結果卻是平安的。所以我跟太太說:「這次神沒帶走我,是讓我看到神的憐憫。」同時,我也告訴自己,要繼續等候神。
等候神心意
 說到要繼續等候神,神讓我想起在10年前跟主說的話:「主啊,30歲前,我為自己的學業打拼,30至60歲,我為成家立業,娶妻生子、打拼,退休後如果祢給我30年,我將為祢打拼。」神帶領我在55歲退休,並在照顧失智的母親之餘,開始到大學碩士班接受婚姻家庭及心理輔導的裝備,也到大學博士班接受心理諮商的裝備。
 如今,我已70歲,眼看心輔碩班還剩最後一學期要畢業,博士班也要3或4年才畢業,卻突然遭遇此變故,生活作息和學習計劃全都打亂了,然而,一切看似苦難,卻是生命的轉折與提升。於是我對主說:「祢這時候沒拿走我的生命,真的有祢的心意,我要說,我的生命氣息都在於祢。」

 

p10 2

劉永年弟兄夫婦(前排左一、左二)與小組成員合影


恩典夠我用
 由於退休後,我一方面去讀碩士班及博士班,一方面兼顧家庭及資產管理,同時,也在教會擔任小組長和區牧助理,讓自己像在打仗,跟時間競賽。別人看我四處奔跑,好像有無窮的精力和體力,事實上,我知道自己的軟弱;我已上了年紀,也會累、需要休息。但是我一直將自己交給神,求神加給我力量及智慧,好讓我可以跟得上碩士班及博士班的年輕人。這次因著腳受傷,我的領會是:「神是讓我好好休息,藉此機會將過去累積的疲憊消除。」尤其是這次受傷後,我向學校申請延長一年研讀年限時,都得到學校的許可,我真知道這是神為我預備的恩典。
 另外,這次右腿膝蓋開刀,雖然需要做全身麻醉,但對我來說似乎並沒那麼擔心。因為信主多年,無論在讀書、工作、家庭、經濟和身體健康方面,我一直經歷到神的信實與豐盛恩典。過去,我曾因為青光眼,視力變差,連走路、開車都受到影響。但神醫治我的青光眼,經過開刀換人工水晶體後,視力由0.1變1.0,眼壓高的病症也消失了。我相信神過去怎麼醫治我、恩待我,這次祂也會帶領我在黑暗中看見亮光和希望,從陰暗山谷中走向寬闊光明之處。
 我一直深信神的信實與憐憫,不過,迎接我的,可是一個信心的大考驗。因為醫治與恢復的過程,完全超乎我的預期。
緊緊依靠主
 9月2日開完刀,醫生告訴我,他只接好了內側斷掉的韌帶,但並沒有把前十字韌帶接起來。醫生沒接的理由是:接的話要大面積的動膝蓋內部,但研究指出,接起來與不接的效果並無多大的差異。我接著問醫生:「癒後的結果呢?」醫生告訴我:「1至2年可以像正常人走路,但不能跑、不能跳。」聽完後,我真的好沮喪,這表示未來我不能跳起來打籃球,也不能快跑過馬路。
 我問主說:「為何不全然醫治我呢?」主的回答是,祂要我來依靠祂;祂要讓我體會「我在何時軟弱,何時就可以顯出祂的剛強。」
 開刀後的前3個月,我的整個右腳都不對勁、極不舒服—坐,不能坐太久;靠著助行器行走,也不能走太久;躺在床上,腳擺在哪裡都不對位;腿和腳的筋今天拉了,明天又回去了;腳底仍浮腫瘀青…。每當感到身體不適時,我就開口向神禱告。最後,我將禱告寫成一首詩歌來唱,走路時唱、坐的時候唱、躺在床上時也唱,當注意力都集中在主身上時,所有身體的不適和心中苦楚,就不再那麼難以忍受了。歌詞大意是這樣的:
 「喔主,祢是我的拯救。喔主,祢是我的力量。喔主,祢是我的盼望。喔主,我眼定睛於祢。喔主,我心堅信於祢。喔主,我口要讚美祢。」
 主垂聽了我的禱告,何時我身體不適、覺得難受,就唱詩禱告,而難受與不適就會離開,主的同在就進來。
賜力量與盼望的神
 如今,回想剛開完刀時,舉步維艱,走路要安裝輔具、要靠助行器;現在的我,不用輔具、不靠助行器,已經可以放開手走路。雖然無法一下子走很長的路,也無法久站,但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神,我相信假以時日,我必然可以如正常人一樣走得穩、走得久。
 感謝神,祂讓我在受傷後,可以停下來休息;在我受苦時,可以緊緊依靠祂,得著力量和幫助。願在我有生之年,能完成神在我身上的心意。也感謝教會牧者及兄姊在我手術期間,到醫院為我禱告,讓主的眼目看顧我的需要。但願賜給人盼望和醫治的神,在苦難中怎樣幫助我,也同樣幫助那些正在受苦中的人們。

 

(本文蒙允轉載自《靈糧季刊》48期,2020年第1季)


閱讀 6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