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9
◎傲潔
天國耆兵:遲暮的康乃馨

 

 家母「芳齡」70幾,嗓門洪亮,快人快語,精力充沛,是位老當益壯的「天國耆兵」。
 22年前家父過世,守寡的她變得柔軟,終於敞開心門接受耶穌。自此,母親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活潑好動的她居住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香港地,自己也是鳥籠關不住的老麻雀,終日往外飛,熱衷教會活動,參加了香港禧福協會專為基督徒耆老而設的「天國耆兵培訓課程」,曾得意洋洋地透過越洋電話告訴我:「我剛從菲律賓短宣回來,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做到了,實在感謝主!」聽得我熱淚盈眶,滿心歡喜。
 我是家族裡第一位基督徒,家裡原先有濃烈的祖先崇拜氛圍,雙親對信耶穌的我有過微詞。往後,弟妹相繼信主,父母只好放寬尺度,說:「以後還是跟兒女信同一位上帝吧!」光陰荏苒,97回歸後的香港歷過幾番風雨,我的家族成員也一一信了耶穌,還有親戚獻身當牧師及傳道人。
 培訓課程的畢業典禮上,袖珍可愛的母親穿上醒目的學士袍接過證書,與年齡相仿的耆老們浩浩蕩蕩地拍照留念。這批長輩多半來自草根基層,有不少畢生為生計勞碌幹活的「打工仔」,住屋狹小,未享過富貴,卻都喜樂滿滿、神采飛揚、蒼勁硬朗,如鷹返老還童般,人老心不老!
 母親走過無盡窮困艱苦的歲月,過去的她對生活不滿,經常怨天尤人,暴躁易怒,日子過得沒有光澤。到了遲暮之年,這朵康乃馨忽然綻放鮮艷,吐露芬芳,活躍於探訪關懷及禱告會間,嘴邊總掛著「感謝耶穌」,心境在上帝的恩眷裡「保鮮」得很好,一天新似一天,外形也愈發爽朗健康,不見衰殘。每逢想起她,直令我對上帝在我家的救贖奇工讚嘆不已!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是聖經實實在在的應許!來自民間宗教信仰家庭的基督徒,要帶領家人信主,可得要跟家中的偶像或神壇背後的邪靈權勢來一番激烈的屬靈爭戰。夫家的境況正是如此,外子為父母禱告了20幾年,一路顛簸,公婆總是拒絕信耶穌,至今仍未見「一家都必得救」的事發生。
 去年開始,我惦念著娘家唯一未信主的漏網之魚,無時無刻為年邁多病的舅舅禱告,經常叮囑家母向他傳福音。期間,上帝開我心眼使我明白:帶家人信主的確是場屬靈爭戰,但迎戰的主角不是我,是早已戰勝死亡與幽暗權勢的基督。而有效的禱告,不在乎:手舉得有多高、禱聲有多鏗鏘響亮,甚或內容引用聖經有多少;最要緊的是:我這禱告的人是否蒙上帝的喜悅,肯遵守並順服祂的教導,願意將生命交出來,讓耶穌居首位,求祂改變我!若然,得勝的基督自會為我打贏這場領親人信主的仗。
 對舅舅真切的愛催逼我再次心悅順服在基督跟前,求祂掌管、改變我的生命。漸漸地,舅舅對信耶穌不再硬繃繃地耍太極拳,他心軟地點頭講出一句:「等妳回香港再說。」哪怕是敷衍我,但至少是「再說」,不像從前的「不用說,我什麼都不信。」我就回應他:「好,我回來再說,而且一定要『說』啊!」原已買好機票要在暑假回港,礙於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航班被取消了!在歸期未定之際,除了為舅舅代禱,我要更加地降服聖靈,不斷經歷心意更新,好變化成合天父心意的生命樣式,不能辜負為我親自向這世界之王迎戰、要搶救舅舅靈魂的耶穌基督。
 寄居英國的我,長年照顧家庭,鮮少參與神國事工,手執神學院碩士學位卻無用武之地,我深感愧對上帝。反而,母親這朵遲暮的康乃馨趕上人生的尾班車,為耶穌大發熱心,開得燦爛繽紛,令我好羨慕。她傳來的照片愈來愈年輕可人,穿著也愈益色澤鮮亮。
 晚年的母親隨著黎明的光,走在一條「愈照愈明」的路上。到了日午,康乃馨芳香更濃,綻開得更迷人,恰若摩西的晚年般,精神不見衰敗。
 完成現階段的人生任務,我也要尾隨母親,趕上事奉上帝的末班列車,殷勤火熱、全心全意服事主,邁出信仰旅途的黃金年華,為基督開一朵遲暮的康乃馨,掛在十架上。


閱讀 53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