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霍克孝
宗教狂熱分子?

 

 故事從一個破冰的問題開始。
 問題是:「如果可以回到某一段日子重來,你希望是哪一段?」
 我當下回答:「我高中的時候。」
 我的高中時期是我生命中最荒唐的時候,當時的我,玩社團、蹺課、打工賺錢,我整個高中2年級一個學期,請的公假有200多節,認真算一下的話,我其實在校外的時間比在校內多。雖然有進補習班,也不讀書,而是幫補習班招生,賺零用錢,以至於到最後大學聯考時,那堂應該是考英文,我連題目分類的英文都看不懂,當下在試場發呆,想著「這高中3年我到底在幹嘛?」
 這個悔不當初的想法,也觸動了我回想起高中生涯裡,還有發生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自有意識以來就知道我們家只有一個神(耶穌基督)。我外公當了一輩子的醫生,基督信仰讓他永遠都非常喜樂,然而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一生在一般人眼中是非常命苦的。他少年喪父、中年喪妻、晚年喪子,但是永遠都充滿著喜樂。我媽在這信仰下長大,不知道為什麼,基本上是個「宗教狂熱」分子,在她的理念中對我們小孩只有兩件不能妥協的事,一是信仰,二是教育,與這兩件事牴觸的一律不能做,所以我常形容自己是被這個信仰逼迫長大的孩子。從小星期天的印象就是媽媽拿著棍子進房間,翻起被子裡還在賴床的我,打我腳板,叫我們起來上教會主日。我的受洗沒有太多深刻和感動的印象,大概就是滿18歲之後,我媽幫我不斷的報名參加各種特會,某次青少年特會真的不小心決志了,回來立馬去受洗,所以我18歲多就受洗了,但是我對這信仰,沒有太多感動,感覺更多是理所當然,感覺就是家族傳統。所以高中時也發生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我受洗了。
 從小在教會長大,雖然在18歲的高中時期受洗了,但是念了大學之後,卻完完全全地離開教會。至於我媽,不論我搬去哪裡讀書、工作,她一定前去找到當地的教會,再把我抓去給牧師「看一下」,但是我依然不願進教會。
 那∼18年後,36歲的我又怎麼回到教會?原因是女兒出生了。我非常愛我女兒,但卻發現人都好脆弱,我不知道自己能保護她多久,就開始想她的人生、健康、學習、配偶、工作,到底怎樣可以確定都是對的?於是開始回想自己的人生。我發現我的人生雖然亂七八糟,但是好像總是有個力量在把我拉回正路,心中有個畫面就像是一隻又蠢、又衝動的羊,在懸崖邊亂跑、吃草,可是神在我接近危險之前,先幫我定了一個樁子,把我固定在安全的範圍,不論我怎麼亂搞,都不致滅亡,那根樁子就是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我又開始迷惑,如果希望我的孩子也可以像我一樣,那我該怎麼做?想起我那「宗教狂熱」分子的媽媽,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那不是宗教狂熱,那其實是對自己兒子「狂熱的愛」,只是當我還沒小孩時,我感受不出來,當我成為爸爸時,我真的體認到自己被一個神奇的力量給保護著,那就是耶穌基督!
 現在我也想讓這真神來保護我的孩子、我的家,所以36歲的時候,我又重回到教會,當然一開始是為了我的孩子,但是奇妙的上帝,一步一步給我的恩典卻超出我所求所想,這又是更多的見證了!


閱讀 65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