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1
◎傲潔


漫漫歸零路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make His face shine up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The Lord turn His Face toward you and give you peace…”
 英國五月天,熱傳於網路媒體的詩歌〈祝福〉,在新冠疫災死亡數字攀上歐洲之巔的彼時,由全英近70處教會團體齊心頌唱出「與哀哭的人同哀哭」的心情。
 死亡來得如此兇猛,滲透每個角落!擦耳之間,就風聞認識的人或他們的親屬朋友染疫甚至不幸離世的消息。彷彿,澳洲小說家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15年前風靡一時的暢銷書《偷書賊》裡的死神正在英國巡行,將靈魂逐一撿拾起來。
 對於整個地球,這條新冠病毒確診與死亡數的歸零路顯得漫長而遙遠,至今仍不見盡頭!
 然而,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活在滿佈壞消息的疫戰期,需要更堅強的生命氛圍來鼓舞當下窒悶憂恐的心靈;英國的基督徒們就合唱〈祝福〉來陪伴哀痛者,將悲傷昇華成振奮的力量,讓活著的人走進上帝的同在裡,於冗長的黑夜同聲高呼:「阿們、阿們」!
 情感內斂的英國人面對親人離世,慣於將悲慟壓抑心內,喪禮間鮮見大悲大哭的情景。
 許多年前,一位英國好友的女兒安娜搬到我家附近讀大學,我付費請她教女兒彈琴,藉此支持她的生活費。期間,好友得了癌症,經過一段治療後病況穩定了,原計劃好有空去探望她,卻突然收到安娜傳來的電郵:「媽媽昨晚過世了。」我非常難過,馬上致電安娜,邊哭邊說:「真抱歉,沒有見到妳媽媽最後一面…」她卻鎮靜地安慰我:「別難過,媽媽知道妳的心,她現在與耶穌在一起,再沒有痛苦了!」
 畢業後,安娜回到家鄉小鎮,邊教書邊陪伴父親與幼齡的妹妹走出哀慟。她的體貼讓這失去女主人的家漸漸地春暖花開,重新綻放笑顏。
 英國人是如何走出親友離世的陰霾?陪伴的人要扶起失親的人繼績往前行,得要有更堅韌超越的生命力,能穿透現世的苦難,窺見永恆的國度裡,「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廿一4)而這首動聽的詩歌,正用「祝福」替代「哀哭」,將希望與安慰散播社會,讓賞賜也收取生命的上帝親自陪伴英國人,走過這段抗疫之旅。
 4年前,脫歐公投將英國捲入多事之秋,社會擾攘不寧。好不容易,正式脫歐,邁向新里程。殊料,新冠疫情重重一擊,醫療崩潰,死亡駭人。這曾顯赫輝煌的大不列顛帝國在風雨飄搖間,能否走過低谷,重新步上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呢?
 舊約歷代志下七章14節說:「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其中「自卑」一詞乍看令人費解,這詞相同於耶穌在新約馬太福音廿三章12節說的「…自卑的必升為高」的「自卑」。
 「謙卑」是發自基督信仰生命的美德,「自卑」卻多半指向負面人格,何以這些經文用「自卑」而非「謙卑」?也許「謙卑」會偽裝成「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外表謙卑的人可以窩藏驕傲的心;而「自卑」是生命的破碎,看清自己「歸於無有」,只能退回「零」的起跑點,向永生神「雙手舉白旗」,心悅順服地交出生命,聽命於祂。「自卑」是無數屬靈偉人走過的「歸零之旅」。
 摩西120歲的一生可分成三個階段,每階段各40年。第一個40年,這位埃及王子雄姿英發,處處「我能」;第二個40年,他落荒逃往曠野,發現「我不能」而「歸零」了;到第三個40年,他經歷上帝的大能,帶領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從「我不能」醒悟到「神能」,更從「歸零的自卑」裡學會聽從上帝,生長出柔和謙卑的生命。
 小小的新冠病毒,將科技先進的西歐列國搞得雞犬不寧,賠上人命與經濟。當確診與死亡數字未見「歸零之期」,各國只能舉步維艱地探測「解封」的水溫,唯恐疫災二度爆發,一切前功盡棄!
 剛脫歐的英國,正要重整國力,卻遇上來勢洶洶的疫潮,而且死亡人數成了「歐洲之最」,舉國上下痛心之餘,這個曾以「強國」自豪的島國在國際間也顯得尷尬!
 是否,時候到了,英國這秉持基督信仰的邦國要「自卑」地展開「歸零之旅」?看清自己的不能,向上帝投降,從認罪悔改起始,踏上真正靈命重生的得救之路。
 也許,英國不少教會牧者正在思忖:英政府若能接受自己的不足,虛心向其他國家學習防疫之道;基督徒們肯真誠禱告,尋求上帝的面;百姓肯轉離縱慾主義,追求健康的靈性生活;人際間能揚棄自私與冷漠,相互友愛關懷;基督化教育能落實在學校裡,教導學生聖經真理…若然,公義的上帝真實誠信、說話算話,「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七14),要用慈愛與誠實保佑英國,讓這條疫情歸零路愈照愈明,直到盡頭。


閱讀 42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