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5
◎趙惠蘋
我的哥林多城之旅

 

 曾經多次到希臘,但總是內心遺憾沒去哥林多城,前年的盛夏終於排除萬難,獨自搭火車前往向哥林多城。
 如今的哥林多有新城和舊城,仍然隸屬於羅馬時代的Achaia省,清澈湛藍的愛琴海,快速出現在窗外,遠眺海畔旁都是精緻美麗的別墅,上帝真是恩寵希臘人,我曾看到過雞冠花,柔細的花莖,卻撐起大如侯爵高帽子的巨花,火紅的九重葛遍地燃燒著。
 哥林多城有地中海東部最大的煉油廠與重工業,所以經濟條件優越,1833年希臘獨立後,國王決定捨棄哥林多而定雅典為首都,當時的雅典還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農村,因為腹地遼闊,發展空間較大,且是交通樞紐,如今證明這選擇是正確的。
 當火車隆隆地作響,我明白哥林多地峽上的運河已到,西元6世紀始,羅馬的凱撒大帝,就夢想有朝一日,能打通愛琴海和亞德里亞海,開鑿一條四英里的運河,可省卻人力與航運的成本,自從炸藥發明以後,西元1891年,法國工程人員俐落地切開堅硬的黃岩石,建築了壯闊的運河。
 抵達哥林多老城火車站時,火車站既古舊又寂靜,寥寥幾人,兩旁的櫥窗內,展示著諸多彩陶與黑陶文物,偏僻的野地,既無一間商店也無公車站,豔陽烈日,我鑽進一台古董計程車,10歐元載我進城。
 到了老城,乍見世界各國的觀光客,都是搭巴士至此憑弔「使徒保羅」,司機載我去一家,四圍牆壁上,堆滿骨董物品和老照片的餐廳,欣賞這眼花撩亂的古物,是心靈驚奇的盛宴,希臘菜就那幾種,餐廳熟男老闆當時很閒,陪我吃飯娓訴此城的歷史與典故,極其自豪,免費奉送葡萄酒給我。希臘的民族性隨興開朗,在海灘或村落裡常有Live band晚會,牽起手大夥一起跳舞。
 隔天在雞鳴狗吠聲中,我梳洗完畢,早早走出餐廳老闆的農莊,朝老城出發,郊野地上的霧氣,隨風飄浮上昇,金光照射在葡萄園、橄欖園中,老城的博物館四周種滿了桂花樹,難怪花香如此濃郁,路旁還有金銀花等。
 西元前五世紀,哥林多就有人居住,這裡也曾發生多次的地震、戰爭和異族統治,考古學家猜測,在青銅器時代這兒可能有座皇宮,西元前146年,因為哥林多城的人反抗羅馬的嚴酷統治,引發大屠殺,一百年後,凱撒大帝重建哥林多城,這裡的造船業和航海技術,傲視環宇,港灣沒淤積以前,能夠停泊巨大的戰艦和商船,世界三大銀行的總部駐此,商業興旺曾壟斷地中海附近的貿易,羅馬帝國境內的士兵、商人、海員、奴隸、廟妓等,人口雲集約有60萬,曾是著名的大都會。
 在博物館外喝咖啡,好奇趨前觀看,幾位希臘老人下棋,咖啡店的外牆上,有一幅以老城為背景的巨幅油畫,畫著兩位手執武器的羅馬士兵,押解著手鐐腳銬的保羅,三人走在Lechaion大道上,從咖啡店左側的鄉間小路,直往下走約30分鐘,就可抵達老城的舊港,因為淤塞的緣故,舊港已經功能喪失,老城也就逐漸廢棄凋零。
 我和一群興奮吱喳的希臘學童,一起進入古城博物館,混跡其中盼能聽到一些田野軼事,請老師私下以英文解說與我,讓我獲益良多,遺址上12公尺寬平整的石板大道上,排水溝、市集、神廟、會堂、水泉等遺跡仍然清晰可見。
 博物館園區裡的阿波羅神廟,是Doric風格建築物,原本有38根大理石柱,如今只遺留下7根、3公尺高的石柱,兩人才能環抱,哥林多是水資源很豐沛的城市,有多座的噴泉和澡堂,在噴泉下方有蓄水池,便利人畜的飲用與農業灌溉,人們酷愛泡湯之樂,哥林多的黑陶製品,名聞遐邇,直到如今還供銷到許多城市,在館內收藏大量的青銅器,以及各類精美的上古文物,人們的藝術品味很高,是文明高度發展的社會,在館外的迴廊花園裡,展覽著許多石雕像,每座雕像都有名字,還有神話與歷史故事,雕像的頭顱是可以替換的,酒神的馬賽克畫,精美生動,著名的「哥林多廊柱」(Corinthian Column),是建築藝術的代表作,在鼓浪嶼和金門老宅中,均看得見「哥林多廊柱」,我扎實的上了古典西洋史課。
 新約聖經中記載,保羅在西元51、58年,二次來到哥林多城,這裡是他宣教旅程中,停留最久的城市,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說,只要有《約翰福音》和《羅馬書》,基督教就永遠不會消滅,保羅既曾嚴謹的學習猶太教,也能掌握耶穌救恩的精義,後來的新約書信中,有一半是保羅的大作,《羅馬書》就是在此地寫出。
 保羅初來到廟宇林立,祭祀活動終年不斷,有一萬多廟妓的哥林多城中,心中焦急煩亂,使徒行傳十八章9-10節記載:「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為在這城裡我有許多的百姓。』」後來保羅果真在哥林多建立了一間成功的教會,信而受洗的人很多。
 哥林多曾經是座運動大城,每兩年的春天舉辦「地峽運動會」,規模僅次於奧林匹亞運動會,據說是「西緒福斯」創立的運動會,保羅勉勵當地的基督徒,效法運動員精神竭力奔跑,專注眼光於永恆的獎賞與冠冕(林前十24-25)。
 哥林多城中曾有十多座大廟宇,廟妓超過萬人,對於剛接受基督信仰的人,保羅擔心他們會受到影響,因此在哥林多書信中,多次提醒夫妻應當維持貞潔的關係,「但要免淫亂的事,男子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林前七2),古希臘文的「哥林多女郎」、「哥林多人」都是諷刺哥城人的淫蕩、酗酒、敗德的生活。
 保羅每到一城市,必然先拜訪猶太會堂,帶領猶太同胞信主,哥城裡的猶太人向羅馬官員誣告他,讓保羅關入監牢,遺址中有一塊突出的高台「BEMA」,這是希臘人的講壇,也是法庭審判的廣場,當中矗立著一塊180公分高的大理石,石中央有兩個洞眼,法警將犯人拴在洞眼中以防逃跑,考古學家深信保羅也曾經被栓在這兒,如今這「BEMA」變成了諸多教派的聖地,地上一塊碑文寫著:「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四17),當我讀到這段碑文時,猛然間鼻酸、眼淚流成河,這裡是保羅為福音受苦,宣教途中遭患難之處。
 西元50年左右,羅馬皇帝下令,所有的猶太人都必須離開羅馬,亞居拉和百基拉夫婦,也許在市集上認識了保羅,那時羅馬軍人移防時,需要自備帳篷,許多居民也住在帳篷中,亞居拉夫婦以織帳篷維生,保羅也會織帳篷,保羅不僅傳福音給亞居拉夫婦,三人還曾一起同住同工作,在亞居拉的家裡建立了教會。
 在博物館中,有一間單獨的展覽室,收集著陶土製的頭腦模型,有成人也有孩童的,還有手臂、手腳掌、耳朵、男性生殖器官,乍看像是醫學解剖室,當時人們崇拜醫治之神「Asclepius」,這些模型就是祭拜醫治之神用的,從出土很多的男人性器官,推測這城的性病問題很嚴重,當時的信徒在鬧分裂,也許這些陶土器官,給予保羅靈感教導大家合一的重要。
 古城後方海拔600公尺高的衛城,是居民的宗教與政治中心,希臘地理學家史特拉波(Strabo)提到,僅一間愛情女神廟(Aphoridite),就曾有一千多的廟妓,是羅馬帝國境內,最大的女神廟崇拜中心,廟妓們貌美如仙,達官和富豪為取得廟妓的芳心,掏出天文數字來買春,因此希臘名言「不是每個人都能去哥林多」,今日衛城僅剩一堆的亂石廢墟。
 保羅宣道的一生是部雄偉的史詩,昔人已遠去,典範在我心,走訪完哥林多,我禱告耶穌也能幫助我,效法保羅焚燒短短一生,去完成福音的大使命。


閱讀 67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