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8
◎邱淑琴
彬烏倫—英國在緬甸殖民時期的夏都

Kandawlay lake的黃昏。

 

 彬烏倫(Pyin Oo Lwin)是緬甸的渡假勝地,充滿了濃濃的英國風情。我們從曼德勒出發,往東行經68公里到達彬烏倫的旅館,放好行李,就前往谷特高架橋(Goteik Viaduct)。因為這一段山路顛簸難行,又碰到修路和封路,必須不斷繞路,開車2個多小時才到「Gok Teik Station」的停車場。
 走下長長的攤商階梯,轉角就是毫無圍欄完全開放的鐵軌,突然,有人興奮大叫:「快一點!快一點!」有一列火車正好行經對面遠處的鐵橋上,只見火車的後半段一節一節開到盡頭了,就在大家覺得失望的時候,火車竟然轉彎從山坳處往我們的方向開過來,一群想要捕捉火車頭的遊客們紛紛佔位置搶鏡頭,卻有一條黃狗還悠悠閒閒躺在鐵軌上,眼看火車就要到了,一個當地人衝過去撿起一塊石頭丟牠,黃狗被打中哀哀嚎叫,迅速在火車前跑開了。
 火車剛停,乘客們就帶著大包小包爭相下車與上車,不久汽笛又嘟嘟嘟響起,火車開走了,遊客們才沿著鐵軌穿過山坳走到橋邊拍照,橋頭有安檢人員看守,禁止行人上橋或過橋,他們友善地用英文問我:「你從哪裡來?」我說:「我來自台灣。」他說歡迎你,還幫我拍照。
 谷特高架橋跨越谷文溪,連接了英國殖民政府夏季首府的彬烏倫到臘戍,在當時有極大的戰略考量,橋長689公尺,高約250公尺,1901年建成時不只是緬甸最高的橋樑,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鐵路橋梁。

 

p10 1.5

佩欽苗洞口的景致。


洞穴中的讚美
 回程,到佩欽苗洞(Peik Chin Myaung)。從洞前的山腳下就要開始脫鞋,地上的砂石刺腳,進入洞中後更是黏黏膩膩,為了避免跌倒,還得加強雙腳的抓地力。在蜿蜒起伏的石灰岩溶洞裡,佈滿大大小小的塑像,有佛、有人、有動物、有惡獸,以及佛塔和祭品,又映照著五顏六色艷麗的燈光,加上遊客們穿梭的身影,彷彿是電影的場景,刻意營造了一窟一窟詭異的氛圍。
 爬上長階梯進入終點的洞穴,最深處的岩壁下,有一個用磁磚砌成的長形水池,盛著從岩壁湧溢出來的泉水,供遊客飲水和取水。
 我往回走,發現溶洞的本身是令人驚喜的,它的洞頂上,有各種壯觀奇特的鐘乳石和岩石;它的岩壁上,有粗糙札手的剛硬石礫,也有溫潤古樸的墨玉和七彩玉;它的地面上,到處有晶瑩滴落的水珠和清澈湧流的水泉,形成了瀑布、溪流和潭穴。
 我脫下手套,撥撥冰涼的泉水,靜靜聆聽千般的水聲在洞穴中相互激盪迴響,交織成一首讚美的交響樂,獻給我的神。
 走到洞口,又是另一番景致!寬闊陰暗的岩壁上與地下潺潺流動的小溪間鑲嵌著一隻美麗的蝴蝶,它是不規則的洞口與低映在水面上的倒影,以側身的姿態張開透光如絲枝葉游動的雙翼,而翩翩的不是起飛的蝴蝶,是赤腳的僧侶飄動袈裟,逆光,翩翩走進了蝴蝶!

 

p10 1.2

行經谷特高架橋再轉彎開來的火車。


多元特色的小鎮
 回到市區,正好趕上Kandawlay lake的日落。位於撣邦高原上海拔1,007公尺的彬烏倫,舊稱眉謬(Maymyo)。英國從1824年到1885年對緬甸展開3次戰爭,在1886年滅了貢榜王朝,將緬甸納為英屬印度的一省,1896年英軍在彬烏倫建立一個永久的軍事哨所,後來,成為避暑小鎮和英屬緬甸的夏都。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本佔領緬甸,把許多英裔人集中到眉繆和周邊的地區。日本投降後,英國重返緬甸,稱小鎮為Maymyo,以紀念帶領印度民族起義的退伍軍人和孟加拉軍團的指揮官Colonel May上校。後來緬甸人向英國爭取獨立,直到1948年正式成立緬甸聯邦共和國,之後軍人吳尼溫奪取政權,將此地重新命名為彬烏倫。
 英國人在彬烏倫留下了許多洋房、別墅、學校、花園和修道院,也留下許多英緬混血和英印混血的餘民,另外也有許多其他的少數民族,如欽族、克欽族、克倫族和撣族等,近年還湧入了許多來自雲南的中國移民。如此多元的特色,一如美麗的雲霞伴著湖邊的樓閣,投影在湖面上,隨著水波悠悠搖曳。
 我沿著湖岸快步,追逐著西天的金光,直到落日吐出最後一口餘輝,留下湖邊女孩浣衣的剪影,湖面就暗了。一轉頭竟然看見「Garden Taipei」漂亮的洋房餐廳,真是親切啊!我們在另一家餐館靠窗而坐,我點了一份鳳梨炒飯和酥香烤肉,對著隱隱約約的湖景,彼此分享不同的菜色還有共遊的情誼。
教堂裡的祈願
 飯後,搭馬車到普塞爾鐘樓(Purcell Tower),這是維多利亞女王送給英軍的鐘樓,隨著燈光色彩的變換,照亮了仿照英國大笨鐘的鐘樓外形。我們又走過街道,找到建於1912年的聖公會萬聖教堂(All Saints Church),大門已經關了,夥伴說明天一早先來教堂好嗎?我立刻舉雙手贊成。
 隔天早上8點10分就到了,進入院區,古樹蔭下的紅玫瑰盛開,後面就是紅磚白框加塔樓的教堂,簡單而莊嚴,從斑駁的木門進入大堂,牆上有幾幅紀念當時駐紮在彬烏倫的英國駐緬部隊的裝飾畫,堂內兩排拱形束柱,四排座椅,前面掛十字架的地方是祭壇和講台,後面牆上有龜裂修復過的彩色玻璃,二樓側面看似透明的長方形花窗打開一扇折射七彩晨光的氣窗。我默默走動,祈願更多的教會在緬甸被建立起來,使福音如陽光灑落!寧靜中,滿懷平安繼續新的旅程。


閱讀 16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