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
◎楊崇寬
在主裡聽從父母

 

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弗六1)
 在信主以前,我覺得聽從父母一點都不難!怎麼說呢?民國81年6月我自軍中退伍,同時進入台電公司(台北供電區營運處)服務,當時的我從高一上台北讀書到當兵退伍,離家在外已有10年之久,心中突然有一個感動,爸媽的年紀大了,我應該要每天打電話回家關心他們,於是從上班第一天開始到103年底,我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除了我喝醉酒,媽媽打給我以外),這樣大概持續了22年。
 這雖然只是一個小動作,爸媽和我的關係卻因此更為緊密,除了每天在電話裡頭為爸爸分析中華職棒的戰況外,包括選舉及親戚、鄰居間有任何重大消息也都是我們分享討論的重點,到了星期六放假回桃園家的時候,我會陪媽媽看大愛電視台,聽著媽媽述說我已經熟到不能再熟悉的往事,偶而媽媽也會讓我幫她按摩、搥背,享受美好的親子時光。爸爸媽媽常把我們之間通電話的事告訴姑姑、姑丈和三個阿姨,看來他們很享受我主動打電話報平安的貼心舉動,也以此為榮。

 

感到心虛沒有平安
 當時的我自認為已經做了聽從父母該做的事,所以,我和太太住在新竹就非常重視享樂而沒有節制,想打保齡球就打保齡球,同事找聚餐喝酒就喝酒,同學找打麻將就打麻將,生活過得多采多姿,同學、同事都很羨慕我,但是我們和兩個兒子卻不快樂。親戚長輩覺得我很孝順,但是我自己卻感到心虛沒有平安。
 民國83年初我的大姊完成研究所學業,從美國學成歸國,爸爸要她祭拜祖先及神明還願,大姊堅持不拿香、不祭拜並且表達她已經信了耶穌,爸爸因此大發雷霆;幾年後,小妹和小弟又陸續受到大姊及學校團契的影響,受洗成為基督徒,讓爸媽更是大為光火。基於上述原因,約在20年前,爸爸請來他最要好的朋友(謝叔叔)來家裡作證,要與大姊、小妹及小弟斷絕父子、父女關係,爸爸傷心欲絕地趴在桌上痛哭,而我也在媽媽的要求下,跪下來發誓,永遠不會背叛他們去信耶穌。
 在那段日子裡,媽媽常常以淚洗面,最常跟我說的話就是「你是你爸爸最信任的兒子,你最聽話,你要去勸你姊姊、妹妹和弟弟悔改,不要執迷不悟。」而大姊也常常跟我說,她雖然信耶穌,但是,她會比我們更孝敬,我說「孝」我做不到,但是「順從」爸媽絕對沒問題。所以,我告訴自己這輩子絕對不會走進教會,不會認識耶穌,也不會成為基督徒。


束手無策而到教會
 在一次和小弟的對話中,我看到一本厚厚的書,我問他說那是什麼,他說是《聖經》,每一個基督徒都要讀的,身為大哥的我語重心長地跟他說,要讀《聖經》就要好好讀,爸媽那邊就交給我,別擔心了。
 100年元旦假期,我太太的三姊家發生慘絕人寰的兇殺案(太太頓時失去了三姊和大外甥,三姊夫也重傷),這個重大打擊使我太太陷入憂鬱、恐慌,一連串地襲擊,她想到和兒子間的緊張關係,她的心裡好害怕,甚至打電話跟我說萬一大兒子拿刀子殺她怎麼辦?當時的我很想幫忙,卻完全束手無策,直到我們來到教會。認識耶穌後,我們夫妻開始穩定參加主日與裝備課程,在小組長的牧養下,我們信心堅定,也相繼於兩年內受洗歸入主名。


親情的爭戰
 以為信主後,家庭就幸福美滿了,沒想到這才是爭戰的開始。101年8月爸爸大概知道我去教會,每個月也不願意將孩子的衣服送去宮裡面補運,爸媽對我的態度開始180度的轉變,甚至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回到家問候爸爸,他連轉頭看我都不願意,媽媽則是每次跟我講話都講到哭,並且常常用死來威脅我要悔改,不可再去教會,傷他們的心。我的心裡好難過,我甚至懷疑我的信仰是否正確,怎麼我修補了我跟兒子間的關係,而我和爸爸媽媽之間的關係卻是變得如此緊張,回家變得非常地恐懼戰兢;甚至到桃園探望讀大學的兩個兒子,卻連桃園家也不敢回去。
 103年底,媽媽在電話中哭著告訴我說,不要再打電話回家了,因為爸爸一聽到電話響心裡更傷心難過,爸媽覺得又有一個兒子信主不要父母了,因此持續22年多的打電話習慣就這麼停止了。
 104年5月初我在教會教導「如何教養孩子品德的課程」,分享與孩子間如何悔改、饒恕與和好,但是隔天我的大姊卻打電話來罵我是一個宗教徒,只會躲在教會服事,不懂得孝順父母,爸爸生病,也沒有載他去看醫生(事實上是我爸爸生氣不讓我載他),母親節的前一天晚上打電話回家更讓爸媽非常地生氣,媽媽說我心中只有耶穌,沒有爸媽,不准我們在母親節回家過節,未來生日也都不准我們買花、買蛋糕,當天晚上我大哭,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神為我們擔當苦難
 聖經腓立比書說: 「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四4)我和太太思想聖經的話,於是我們改變態度,努力要過得喜樂,不管爸媽說什麼,我們就是做我們所當做的,神一定會保守看顧的。有了這個意念後,回爸媽家就不再害怕了。105年5月爸爸生病了,先是腎結石,後是膽囊發炎,接著又是肋膜積水、惡性腫瘤,到台北治療牙齒,在這3年間,我放棄升遷的機會,推辭了總公司的邀請,而是招聚5個兄弟姊妹,主動安排爸爸生病住院的照顧事宜;在爸爸住院期間,不僅爸媽感受到我們對他們的愛,神也讓我尚未信主的大弟(當時他已經有6年不認我是大哥)願意重新叫我大哥、叫我太太大嫂。過去幾年我們所受的苦,神都為我們擔當了。
 109年的春節,我將兄弟姊妹包給爸爸的紅包遞給他,同時給爸爸一個深深的擁抱,這是我成年之後第一次對爸爸的擁抱,爸爸的心也軟化,開始接受我們對他的愛和關心。每個週日晚上我們回家看爸媽,爸媽總是不辭辛勞準備了滿桌的菜歡迎我們回家,又準備了一堆水果和食物讓我們帶回新竹。這一切讓我經歷到「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三20)
 回想之前的22年我自以為孝順,卻因為喝酒、打麻將常常讓爸爸媽媽操心,我真的是不孝。信主後,我才知道什麼是「在主裡聽從父母」。主的應許「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弗六2-3)雖然信主的前幾年常常讓爸爸、媽媽生氣,但是神奇妙的恩典卻真真實實地臨到我們的家中,恢復我和爸媽之間的關係,也保守我和太太、孩子們間的關係,神更賜福爸媽的身體健康、我們兄弟姊妹間和睦相助。感謝讚美主!
 我感謝父母親的養育之恩,也謝謝爸媽的言行身教成為我的榜樣,今天我也要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父親來帶領我的兩個孩子,使他們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們也不偏離。願一切的榮耀都歸給神,哈利路亞!


閱讀 29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