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國度復興報
河濱唱詩歌

週末傍晚,在夕陽餘暉中陪著父親沿著堤防步行運動。
父親已八、九十歲了,左右手各拄一根柺杖,費力地徐緩而行。我原本亦步亦趨跟著走了一陣子,但後來覺得行速太慢而感到有點不耐煩,便兀自領先往前去了。
六月仲夏,天氣燠熱,想不到竟連河邊也沒半點涼風。我忍不住邊走邊向神埋怨。本想欣賞河濱夕照的,此刻却根本無心瀏覽,反倒一直在渴想著百貨公司裏,那舒適宜人的冷氣。


◎張麗莉/台北靈糧堂
週末傍晚,在夕陽餘暉中陪著父親沿著堤防步行運動。
父親已八、九十歲了,左右手各拄一根柺杖,費力地徐緩而行。我原本亦步亦趨跟著走了一陣子,但後來覺得行速太慢而感到有點不耐煩,便兀自領先往前去了。
六月仲夏,天氣燠熱,想不到竟連河邊也沒半點涼風。我忍不住邊走邊向神埋怨。本想欣賞河濱夕照的,此刻却根本無心瀏覽,反倒一直在渴想著百貨公司裏,那舒適宜人的冷氣。
就在我喃喃自語時,迎面來了一對少女併肩而行,邊走邊唱著歌,看起來很輕鬆愉快,令人心生羡慕。我不由得心想:「不如我也來唱唱詩歌吧?或許心情也會變得像她們一樣開朗快樂。」
於是便開始唱起一些簡短而背得起歌詞的詩歌來,一首接一首。我發覺,邊走路邊唱詩歌,心情真的就好起來了。剛才的煩躁已漸遠去,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絕的喜樂。
走了一段路之後,回頭望望,發現父親已不見了。猜想大概是中途覺得兩腿酸痛,便找個地方坐下歇息了。於是我往回找他,果然在一處供路人休憩的廣場發現父親,他正坐在長板椅上記錄當天的行事曆。
我也坐到另一條長板椅上,繼續唱著詩歌。唱到「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這首時,不知為何心中異常感動,覺得它很有聖靈的恩膏,於是便一唱、再唱,接連唱了好幾遍。歌聲在廣場上迴盪著,居然有麥克風擴音的效果。
這時我注意到,有個穿著全副牛仔裝,身材瘦小的女孩,在附近徘徊不去,留連頗久。她身倚欄杆而立,面朝河流,也不知是在看風景還是在聽我唱歌。反正我自顧自地唱個不停,自得其樂。
後來,她竟走向我,對我說,其實她小時侯曾跟著母親去教會,也學會了這首詩歌,但已有許久未曾再走進教會。方才聽到這首詩歌,覺得很熟悉也很感動,勾起了她童年上教會的美好回憶…。
她接著說,自己尚未受洗,但母親雖然長住南部,偶而北上時還會去教會聚會…。
這令我又驚又喜,沒想到隨口唱詩歌,竟能吸引一隻迷途的羔羊。於是便從隨身攜帶的福音單張中挑選合適的送給她。此時,方才一切的不開心早拋到九霄雲外:「歡迎妳回教會!」我歡喜的告訴她。
走在回程的路上,我的禱告也改變了,不在專注自己、不再抱怨連連,而是為著一位我素昧平生的姊妹祈禱,求主帶領她回教會,並快快受洗,成為一隻迷途知返的小羊。我衷心地為她祝福著。

閱讀 356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