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9
國度復興報
公園裏的偶遇

我難得想要出去運動,但今天的好天氣,在多日冷濕過後,著實叫人無法抗拒。趁著離上班時間還有十幾分鐘,我抓起我的「每日一蘋」,快步走向辦公室對面的森 林公園裏。時間不多,我決定就走最靠近馬路的那條步道。邊啃著我的蘋果邊放鬆地走著,我來到一棵巨大茂盛的榕樹前,立即被它粗壯的樹幹,露出地面向外延展 的樹根,茂密的葉子和垂掛著的鬚根所吸引。


◎陳如玉/宣教士、心理諮詢師
我難得想要出去運動,但今天的好天氣,在多日冷濕過後,著實叫人無法抗拒。趁著離上班時間還有十幾分鐘,我抓起我的「每日一蘋」,快步走向辦公室對面的森林公園裏。時間不多,我決定就走最靠近馬路的那條步道。邊啃著我的蘋果邊放鬆地走著,我來到一棵巨大茂盛的榕樹前,立即被它粗壯的樹幹,露出地面向外延展的樹根,茂密的葉子和垂掛著的鬚根所吸引。
突然,一個快速移動的黑影,從樹幹上下來…定睛一看,原來是松鼠!「Squirrel!Squirrel!」我忍不住小聲地驚呼起來!在美國念書時,看見校園裏自由穿梭的松鼠,是件挺稀鬆平常的事;但回來臺灣看見松鼠,卻是少有的經驗。無怪乎我「脫口而出」,竟喊著牠的美國名字。難道牠聽懂了?!我看見牠居然越過榕樹和步道之間的小溝,瞬間就來到了我的腳前。這時,我不禁仔細地端詳了牠一下…畢竟是個「鼠輩」,牠鼠頭鼠臉的模樣讓我心裏頓時慌張,感到有些害怕起來;不知道牠所為何來,是否對我有「不善的意圖」?忽然,我心頭一亮,立刻明白了!原來,我手上有顆「每日一蘋」,牠是為此而來的!幾乎沒有考慮,我立刻就咬了一小口(按照牠可以放進嘴巴的大小),放在地上,牠也毫不客氣地就「享用」了起來。緊接著,另外的一隻松鼠也快速地尾隨而來,站在我的腳前,擺出「我也要」的模樣。我自然「公平對待」,也咬了一小塊給牠。之後,我忙著「你一塊,他一塊」地招呼這兩隻小傢伙;算不準大小的,就看著牠們抓著蘋果,挺直著身子,放在嘴邊,一口接一口地吃著。
就要上班了,得回辦公室去。仍然抓著我的蘋果,我快步離去。朝著回去的方向,走在馬路邊上的人行道上,回想著剛剛發生的那短暫的一幕,我笑了! 開心的感覺發自內心!
這是爸爸過世後四個月以來,我第一次感到真正的開心。一個念頭瞬間閃過—那是主!剛才那幾分鐘「與鼠共度」的快樂,是主給我的禮物!喪父的日子裏,我也同時經歷另一個關係的斷開,雙軌的失落,壓得我像頭負軛犁田的水牛,沉重而蹣跚…但藉著這兩隻松鼠,主讓我知道祂在乎我的傷痛,也深刻知道我的痛楚,因為祂也曾經歷失去和斷開的痛苦─在拿撒勒、在客西馬尼、在髑髏地。祂更渴望我知道祂能安慰我,因此在我的哀傷中,也可以感到快樂;在沉重中,也會有輕盈的時候!傷慟的路上,主一路同行共度的應許,在這一刻如此真實而鮮活!主的愛可以是各各他山上十字架上,那般的遙遠而壯烈,但也可以是此時此地的公園裏,這樣的貼近而溫暖。
沒有父親的日子,主陪在我身旁!主愛何其深廣!

閱讀 256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