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6
國度復興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母親,但最懷念也常在她離去之時。
母親懷我時,不知是帶著希望,還是帶著無奈,因為在我之上已有五個姊姊了,若再生一個女的,不曉得她會如何承受這結果。


◎李鴻志牧師/文字工作者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母親,但最懷念也常在她離去之時。
母親懷我時,不知是帶著希望,還是帶著無奈,因為在我之上已有五個姊姊了,若再生一個女的,不曉得她會如何承受這結果。所幸她在卅六歲時,生下了我這個兒子 , 沒讓她失望。
照理說生了兒子,我應該倍受寵愛才對,但情況並非如此。因為父親要照養一家八口,不是他一人所能承擔;而且經營雞場,那一年得了嚴重的雞瘟,所投資的也付之一炬,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母親支撐家庭
這時,家中的重擔幾乎都落在母親的身上。家逢變故,母親到外面學習兩個月的美髮,之後就在家開了家庭美髮院。憑著母親的雙手,她把這家給撐了起來。
從我懂事開始,我常看母親為客人剪髮、洗髮和燙髮,人手不夠時也要我去幫忙卸髮卷。那時專業美髮店不多,所以家庭式的美髮院還有存在的空間,因此每天都有不少生意可作。
我常看母親和客人談話,覺得母親很瞭解人,因為客人一坐上椅子,話匣子一開就聊不完。大部份的內容我都忘了,但有一失意婦人所講的,我一直記著。那名婦人提到先生有了外遇,因此他隨身帶著一把螺絲起子,心想若遇到小三,一定要往對方的肚子刺進去。當時的我才十幾歲,聽得心驚膽顫。我已忘了母親如何回應她的,但至少她作了客人很好的傾聽者,讓她繼續講,因而有排解怨恨的管道。
很多人都很喜歡跟母親聊天,也建立了很好的朋友關係。母親並非是愛說話的人,卻很會聽話、也懂得站在對方的立場去理解事情,因此結交了各種朋友,也聽到許多很特別的故事。
聖經是母子共讀的書
唯一遺憾的是母親只有國小畢業,且受日本教育,不識漢字。我大學畢業後,曾有一段時間在家中教她讀漢字。我讓她先讀一章聖經,若遇不懂的字就唸給她聽,隨即她便用日文拼音寫上。聖經是我們共讀的書,每天早晨都會一起讀。在這聖經裡,寫了她密密麻麻的日文拼音,都是她求知的歷史痕跡。
後來我結婚了,也搬出去住。這樣一別,已很久沒再跟母親共讀聖經了,也沒機會看到她寫的字。直到母親離世,姊姊拿了她的遺物和那本聖經回去作紀念,我只留下一兩張相片。時間一年年地過,我對母親的印象也一年年地模糊。除了幾次到墓園去看她,基本上我已被日常工作所逼,也不再去想母親的事了。
有一天我寫一篇文章,需要查一個字的正確寫法,便去翻閱《遠東國語字典》,在裡面我竟看到以前母親所留下的日文拼音,我已好久沒看到這樣的字跡了。那一刻看到時,我感動的眼淚直流地說著:「媽媽,我好想念妳…」我啜泣著思念母親,但此時也湧出了盼望,因為深信將來在天上還要與她再相見。

閱讀 229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