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7
◎文/陳哲宏博士
旅美40年醫生返台 關顧台灣人健康

一個從未曾想回來台灣的台灣人-陳哲宏博士。擷取自台灣酒精不耐症衛教協會臉書

 

 從左營前往恆春的巴士上,瞭望著台灣美麗的海岸,記得從小在台北長大直到大學畢業的歲月中,只路過恆春鎮一次,沒有什麼印象。聖經中有許多40的故事,今年剛好是我定居美國的40週年。人生繞了一大圈,闊別40多年後再次回到恆春,卻有著一股感恩、興奮與回饋的使命感。上帝的恩典是數算不盡的。


台灣一半民眾有酒精不耐症
 有幸在3月間在恆春基督教醫院、嘉義基督教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舉辦3場第1屆台灣酒精不耐症衞教及口腔檢查訓練營,希望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我深信在信仰及神的旨意中是沒有巧合的事件。2007年上帝讓我在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的生化研究室中,找到了一個奇妙的乙醛去氫酶小分子,一些史丹佛大學的教授及同事鼓勵我,去開發小分子藥物,更支持我去研究亞洲人特有的疾病。讓我很驚訝的發現文獻記載了東亞人中竟有5億6千萬人帶有「酒精不耐症」(一喝酒就臉紅、心悸)。而台灣更是幾乎有一半的民眾帶有這個基因突變所引起的酒精不耐症,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
 2008年回來台灣,在和許多人的交談中,發現台灣的民眾普遍對喝酒臉紅的原因還有很大的迷思、誤解,也不知道患有酒精不耐症是口腔癌、食道癌的高風險因子。多數民眾知道嚼檳榔和吸煙會引起口腔癌,但卻不知道喝酒及帶有酒精不耐症也是同樣會引起上呼吸道及消化道的各種癌症,例如食道癌、口腔癌。
 我雖然完全沒有公共衞生訓練的背景,但卻看到台灣每年約有6,000新增病例及3,000名年輕男性死於口腔癌的嚴重性,且多數的患者為台灣的弱勢族群,例如勞工、漁民及運輸業者。因此口腔癌患者及其家庭往往會經歷並承受巨大的經濟、身體、心理及社會壓力。台灣確實有加強衛生教育的需要,並投入更多這類可以預防的癌症工作。
 2011年和北美路加醫療傳道會執行長鄭博仁醫師,哈佛大學的蕭俐俐醫師及我的夫人李淳鴒教授第一次帶領了10多位美國大學醫學院的預科學生,回來和馬偕醫學院學生舉辦文化交流英文營。在連續8年的暑假中,我也觀察到台灣有很多有熱忱、極優秀的青年學生及默默耕耘的基督徒醫護人員,散布在各個醫院、診所及學校。在交往中我們的友誼、話題及交集就越來越多。

 

P13 2

擷取自台灣酒精不耐症衛教協會臉書

 

結合關心台灣公共衛生團體
 在上帝的奇妙安排中,似乎就很自然的結合了在美國及台灣學術界、醫界、公衛人士及熱情的學生、義工們成立了「Stanford-Taiwan 酒精不耐症研究聯盟」(Stanford-Taiwan ALDH2 Research Consortium)和「台灣酒精不耐症衞教協會」(Taiwan Alcohol Intolerance Education Society)。很感謝在籌劃及成立的過程中得到很多基督徒的投入及支持,包括北美路加醫療傳道會、中華基督徒醫學會、台灣基督徒醫學會及不同基督教醫院的支持。也感謝很多不同信仰的朋友,能夠願意參與同心為台灣的公共衛生及酒精相關問題多加關注。
 上帝賜給我們有不同的恩賜,莫大的祝福就是能夠結合信仰而活用在主耶穌所賜與我們的訓練及專業上。我希望能藉著酒精不耐症衛教及口腔檢查訓練營,激發我們的愛心去社區偏鄉服務民眾,預防口腔癌,促進健康並用信仰來回饋社會。
 1956年一群從芬蘭的醫療宣教士,不知為何選到台灣,在恆春半島這個小地方開始醫療服務。透過他們的愛心創立了現今的恆春基督教醫院。台灣的醫療史充滿著許多外籍醫療宣教士犧牲奉獻的感人故事。但當你問這些在奉獻台灣30-40年生命的宣教士們時,他們會不約而同的告訴你,在台灣的歲月是他們一生中最快樂甜美的時光。因為他們感受到神在他們的專業裏的呼召,讓他們有機會完全地依靠信仰,經歷活出信仰的喜樂。我很能記得1956年是芬蘭醫療宣教士來到台灣恆春的一年,因為那也是我在台灣出生的同一年。
 今晚住在恆春基督教醫院,漫步在恆春鎮寧靜夜晚的小街上,依稀可以看到芬蘭人的背影和他們的足跡。

(本文由嘉義基督教醫院提供) 


閱讀 101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