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文/記者李瑞娟
建構影視媒合平台 服事專業基督徒

黃頌揚帶領同工團隊禱告。受訪者提供


 「聖徒缺乏,要幫補;客,要一味地款待。」(羅十二13)主辦2019全球基督教國際影展(CKFF)的大衛異象電影工作者協會執行長黃頌揚弟兄,於6月12日在亞索畫廊受訪時說,籌辦影展最艱難的時候,一度流落街頭小吃攤或便利商店開會,感謝亞索畫廊老闆陳詩怡遞出橄欖枝,無償提供場地開會,讓CKFF成形,成為影視媒合平台,鼓勵專業電影人或學生在創作中見證神的榮耀。
創業賺大錢 年少得志生驕傲
 跟所有牧師的孩子(Pastor,s Kid,簡稱PK)一樣,身為PK的他,從小在教會長大,也是二代基督徒,卻沒跟神有親密關係。考取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因著對影視工作強烈的憧憬,在那個還在使用錄影帶的1990年代,北藝大已開辦數位化技術課程,讓他有幸成為台灣第一代數位化製程技術人員。
 升大四那一年,黃頌揚就創業,成立處理影像數位化製程公司,「當時沒有競爭對手,接一部片的利潤將近300萬元,賺錢真的很快!」只不過,當他大學畢業後,進入文建會當2年4個月的替代役期間,遭受嚴重的打擊,「公司完全停擺,沒有營收,設備也變老舊,開始負債。」讓他覺得很挫折。
 「在偶然的機會下,我進入臺北基督書院大傳系講授非線性剪接課程,當了一年的專任老師。」黃弟兄說,因曾有過快速致富的「年少得志」階段,即使擔任專任老師待遇很不錯,但他內心始終有一份優越感,想追求更高的獲利。2003年,他轉戰IC產業的上市公司凌陽科技,擔任數位內容專案處處長,投入做測試晶片演算率的遊戲產業,因有配股票的紅利制度,很快錢又賺回來了。
 之後,總公司派他到中國成立子公司創業,事業上成功,也結婚生子,「在上海,我住的是豪宅,面向黃浦江東方明珠的水岸景觀華廈。」當時在中國奮鬥近10年,卻面臨另一次嚴苛的考驗,「突如其來接到總公司的通知,要把我辛苦創立的子公司賣出去。」他說,雖然可以拿到一筆錢,但內心衝擊很大,非常失望,不斷自問:「事情怎麼都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

 

P13 2

黃頌揚。受訪者提供


倚靠上帝 回歸屬靈的豐盛
 「以前,我的信仰生活不穩定,結婚後,妻子影響我的屬靈生命,她是一位很有見證的姊妹。」黃弟兄說,2012年因著父母年邁,他結束中國的生意,全家搬回台灣。回台後,沉寂許久,「回台灣第一年,什麼事都沒做,帶著太太和小孩環島,幾乎把台灣玩遍了!」
 之後的兩年到好消息電視台(GOOD TV)擔任無給職數位化製程顧問,每週去3天,那時候對工作提不起熱情,一是對創業沒有熱情,二是臺灣產業環境很不好。那一陣子常常思考自己生命上的問題,為什麼靠自己的力量,以為可以抓住什麼,卻又隨即消失?
 「不如好好做神給我的工作,或許比較扎實。」2016年,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妻子卻罹患乳癌,夫妻兩人都難以接受。但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上帝讓我們經歷患難,總有祂的美意。
 「她在醫院治療一年,我陪她一年。那一年,我在病房看到許多癌末者和老年人,很多人從未聽過福音就走進墳墓,心裡就難過。」黃弟兄陪伴妻子過程,常看寇紹恩牧師(台北基督之家主任牧師)的《恩典365》節目,神的話語治癒了他們夫妻的悲痛;透過禱告,夫妻倆的關係更緊密,「妻子經過8次化療、32次放療和2次手術,面對死亡的威脅,我們不再有恐懼,那時我才終於知道,生命的掌權者是上帝!」

 

P13 1

亞索畫廊門口,左起黃頌揚、陳詩怡、David。李瑞娟攝


 妻子化療期間,黃頌揚也發現年長者的福音宣教事工是很大的禾場,因此妻子出院後,他重拾工作的熱情,開始研發家居型智能AI機械人,不僅提供老人照護起居雜務、小孩娛樂與學習,以及居家保安等功能,還成為全球第一個將基督教福音影音內容整合的智能機械人,期許成為「宗教長者平台」,以福音牧養長者。
 「40歲以前,我的眼目追求的是屬世的成就與滿足;40歲之後的我,與主同行,奔走在屬天蒙福的道路上!」黃弟兄在經歷許多挫折與磨難後,已蛻變成一個喜樂的基督徒,不僅是一個成功的「斜槓青年」,家庭更有許多溫馨的見證,「我覺得妻子比之前更有上帝的榮美。」許多接受化療者都擔心落髮,但現在妻子的頭髮都長回來,並且長得更柔亮,還定期回去振興醫院探訪,用她抗癌的親身經歷安慰、勸勉癌症病患,這一切都要感謝上帝奇妙的帶領。歸榮耀給全能的上帝!


閱讀 1299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