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7
◎文/記者魏麒原
看見教堂神聖空間與上帝面對面

台灣神學院教堂。擷取自台灣神學院網站


 欣賞幾千年歷史教堂建築不應只是走馬看花,而應置身神聖的歷史空間,與上帝面對面,聆聽神的聲音。」王裕華建築師說,教堂建築有其不同歷史時空背景,亞洲教堂隨著西方宣教士的宣教腳蹤,打造時間從15年到300年不等,跟歐洲動輒千年古老教堂不同,從宗教性、歷史及建築耐看程度等面向解讀,看看當初感動聖徒們的神聖空間,神要對我們說什麼話語。

 

P13 2

王裕華、蔡清徽夫婦


 王裕華、蔡清徽夫婦於8月8日在南京東路禮拜堂現代人職場講座中,以〈遇見亞洲十二座教堂〉為題,介紹台灣、日本、新加坡、香港、南韓、菲律賓等最具代表性的教堂建築,其中包括饒富特色的台灣菁寮聖十字架天主堂、台灣神學院禮拜堂、台東白冷會天主堂等建築。王裕華、蔡清徽夫婦兩人是美國哈佛大學都市設計碩士同班同學,兩人在建築、金融領域表現卓越,現為台北信友堂長老。
 王長老說,在文字印刷不普及的年代裡,教堂的彩繪天窗、壁畫、雕塑,讓不識字的信徒從藝術作品營造的神聖氛圍,感受神同在的氛圍,聆聽上帝的聲音。譬如倫敦西敏寺、義大利米蘭大教堂等歷史悠久的大教堂。然而亞洲所蓋的教堂,均有不同的時空背景及時間點,不同差會差派的宣教士、神父或牧師所建造的教堂風格截然不同。
 「每間教堂好像一本書,都有特定風格,呈現興建的時間點及目的,不同的屬靈意義。」王長老介紹說,教堂建築風格包括拜占庭帝國建築風格、羅馬式(歐洲中世紀半圓拱建築)、哥德式(尖拱建築)、文藝復興(講究秩序和比例,嚴緊平面和立面構圖)、巴洛克式(著重於色彩、光影、雕塑性的華麗風)及現代建築風格。教堂主要崇拜空間叫「中艙」,再來是側殿、祭壇,教堂的藝術創作及十字架特殊的樣式設計等「信仰的符號」,帶出教堂特定時空的故事。譬如當年建在香港中環最好地段山坡的聖約翰教堂,但隨著社會經濟快速發展,蓋起一棟棟高樓大廈,教堂早已不是地標。

 

P13 4

金字塔型造型的教堂。擷取自菁寮天主堂臉書


看見台灣教堂的美
 對於台灣教堂的介紹,王長老夫婦挑選台灣神學院教堂、菁寮天主堂及台東白冷會3座教堂介紹。王長老說,隱藏在台北市陽明山仰德大道的台灣神學院教堂,是個祕境花園,內部空間是西方教堂的空間,坐位容納不到100人,二樓夾層放置管風琴,但外觀設計卻是很台灣,傳承台灣長老教會宣教精神,考量本土化,但在屋頂琉璃瓦的「瓦當」、入口的格扇窗刻意避免傳統宗教圖騰。
 另外金字塔型狀的菁寮天主堂,聳立在台南市後壁區,建於1960年的聖十字架教堂,是由德國的國際級建築師Gottfried Bohm(1986年榮獲建築的普立茲克獎)設計。王長老說,這些神父也是從大陸撤退到台灣,建造高聳的金字塔教堂,目的在於讓鄉下村民,遠遠就看見教堂,而且神父邀請當地村民出錢出力,一起建造神的大家庭,藉以讓村民有親近上帝的機會。
 至於台東白冷會教堂,蔡清徽姊妹介紹說,這群在台灣奉獻超過半世紀的天主教瑞士籍神職人員,她認識已80多歲的魏主安神父,他們是一群瑞士籍菁英,當年從大陸撤退後來到台東落地生根,設立白冷會總會、小馬天主堂牧區,還創設全台第一所天主教的技職學校「公東高工」,公東高工的教堂更是獨樹一格,小馬天主堂是墳墓區。白冷會神父們為了宣教,學習台語、原住民語,2017年領到台灣身分證的魏主安神父還用台語向她說「我也是台灣人!」。
 「光是人跟神的對話,因著人犯了罪,是不能直接被光照射,教堂內都是經過彩繪玻璃轉折的間接光。」蔡清徽姊妹說,小馬天主堂坐東朝西,祭壇在東邊,入口在西邊,南向跟北向則有長牆,長牆上開窗裝上彩繪玻璃,雖只是簡單花草圖案,但隨太陽光移動的軌跡,教堂就有不同的表情,很漂亮,很有味道。

 

P13 1

公東高工教堂內部空間。擷取自公東高工網站


 公東高工是白冷會修士為造就東部子弟而蓋的技職學校,請不到老師,修士就自己教,繪圖工具都是用最好的。蔡清徽姊妹說,設在學校裡的教堂,不僅請來德國建築師達興登設計,只要工程工人沒達到標準,修士就要求打掉重做,一點都不馬虎。隱身在學校行政大樓屋頂上,公東高工教堂很不起眼,屋頂是不對稱設計,一邊厚牆鑿出窗戶,裝上彩繪玻璃,以耶穌被釘十字架的「苦路十四站」呈現,教堂內沒有十字架,而是由耶穌基督伸出雙手預表十字架,每天下午4點牆壁窗戶炫光投射,是坐在教堂內默想耶穌受難的最佳時刻。蔡清徽姊妹說,在當年物資缺乏的年代裡,白冷會修士不管是蓋教堂、辦學作育英才,堅持理念絕不妥協,也展現基督信仰的謙卑低調。


閱讀 50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