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文/記者魏麒原綜合報導
新冠肺炎病毒危機 凸顯了我們所崇拜的經濟偶像

 

 經濟學家莫拉萊斯(Amable Morales)和薩格爾(Jorge Saguar)表示,伴隨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疫情對未來所帶來的不安全感,教會的預算應優先處理會眾的迫切需要。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雖然衝擊公共衛生領域,然而政治領袖和國際組織關注的焦點卻都圍繞在經濟議題上。許多針對病毒傳播危機所做的預測、規劃和建議,總是帶著正向激勵的口吻。「所有國家都需要共同努力保護人民並減少經濟損失,這是個團結的時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主席克里斯塔里娜・喬治歐娃(Kristalina Georgieva)說。
新冠肺炎病毒揭露了我們的偶像
 從基督徒的觀點來看,訴求國家團結或債務之類的議題,不純粹只是經濟考量,也涉及道德層面。從這個角度看,身兼西班牙福音派聯盟(the Spanish Evangelical Alliance)財務主管的莫拉萊斯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凸顯了數十年來西方世界為兩個「偶像」服務的不當:第一個是「成長」(Growth),為了追求成長,得保持成長機制不停的運轉,另一個是「利潤」(Profit),在價格及時間因素考量下,以降低成本優先的全球化產業分工,往往漠視人權、社會或勞工權益,導致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公共服務的品質低落,無法滿足大眾的需要。
新冠肺炎病毒衝擊生活所有的層面
 「病毒對經濟層面的衝擊也伴隨著道德的挑戰。」莫拉萊斯說,追求成長和利潤的偶像崇拜雖加深了富國和窮國之間的鴻溝,然而疫情的衝擊並不分國家富有或貧窮,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別說維持奢華生活水平,連餬口度日都很困難,且人數還不斷呈倍數攀升。另一方面,疫情重創全球化產業供應鏈,許多國家的產業追求降低成本而外移,受到疫情封城影響斷鏈,生產供應不足。因著疫情危機帶給我們的反思是,生存環境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眼前危機看不到盡頭,也看不見未來。身為基督徒,不管是擺脫困境決策或計劃,都要全力以赴,然後把結果交託仰望上帝,在宇宙創造者及供應者的保守中,得享安息。
 除了呼籲國家社會能誠實毫無隱匿疫情、坦然面對反省外,莫拉萊斯表示,公共管理單位過去幾十年所建立的危機處理模式,在這次防疫戰爭中不堪一擊、漏洞百出,需要予以校正並補強。另一方面,我們知道檯面上一些政治人物,一味追求成長和利潤的經濟模型可能帶來不良的後果,值得警惕的是,在民主國家的這些政治人物,均經人民投票選出,並賦予他們管理公共資源及組織的權力。特別是長期以來,基督教化的歐洲已逐漸偏離基督教的價值原則,他個人認為疫情衝擊所帶來的最大收穫,就是重新檢視基督教信仰價值的重要性。
 上屆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組織已清楚地揭示重塑經濟體系的必要性,以便企業與其他利益相關的夥伴共同努力改善世界的狀況。薩格爾說,各國為改善經濟,必須洞察機先、慷慨且指令明確。譬如現在中央銀行的干預是必要的,以便為國家和企業提供足夠的金援,度過難關。
危機與教會的責任
 「教會應優先編列照顧經濟弱勢的預算,滿足教會成員的需求。」薩格爾認為,儘管大多數教會所編列的預算吃緊,然而在這個經濟停滯的最壞時刻,教會需要激勵信徒,優先幫助基督的工人們和迫切需要援助的弟兄姊妹們。擔任顧問和業務分析師的薩格爾就提倡在教會之間建立共同基金的機制,以滿足當地社區和鄰近地區教會的最緊迫需求。在經濟情況好的時候,每個城市或自治社區的教會就募集基金,做為具體互惠和社會援助之用。如此一來就能滿足鄰近大小教會的不同需要,穩定的共同基金更能長期支助處境艱難的會友。
 因著疫情對社會層面的衝擊,莫拉萊斯認為眾教會現在正是時候,重新檢討借貸及投資建堂的必要性,眾教會必須銘記在心事工的目的,是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支持宣教工人、宣教士及傳福音,若把大量投資或舉債拿來建堂,可能就會排擠給這3個優先目標的資源。
 當然教會所傳講的信息最好能幫助會眾擺脫生活經濟的困境,但莫拉萊斯認為,不管在任何情況下,基督教傳講的信息對所有人都相同:「倚靠上帝比依賴人更好」。疫情危機也為教會帶來傳福音的新契機,當弟兄姊妹向充滿恐懼、不安、痛苦和缺乏的人,傳達神的愛與憐憫,就可以帶領他們去思想耶穌基督及其作為。為受苦的民眾代禱是有果效的,薩格爾說,不僅要為遭受新冠肺炎病毒感染及受疫情影響的人們禱告,而且要為受疫情不同程度影響的國家社會禱告,特別是後現代的虛無主義、個人主義及相對剝削等價值觀所帶來的價值觀危機。
 因此,薩格爾總結說,我們必須為社會來到上帝面對迫切禱告,並運用我們在職場上的專業積極參與服事,公正地消除社會不公平現象,積極促進經濟成長,並慷慨給予。


閱讀 46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