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1
編輯整理 | Asia for JESUS 新聞編輯團隊
【青年專刊】杖與劍的結盟


信息分享 | Asia for JESUS執行長 周巽光牧師

 我們正活在一個跨時代的時刻,當疫情過後,若不轉型升級做出改變,不但會失去影響力,可能連生存都有困難。傳統教會聚眾、牧養和管理的思維也是一樣,若不更新突破,大膽的開發新皮袋,發展停滯、甚至是被淘汰也只是剛好而已。
 沒有人會拿一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補上的會把衣服扯破,裂的地方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會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如果這樣,皮袋就會脹破,酒就漏出來,皮袋也損壞了。人總是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這樣,兩樣都可以保全。」(太九16-17,新譯本)
 之前我讀這段經文,一直專注在新皮袋上。然而在馬太福音中,卻記載了一句其他福音書上所沒有的話:「這樣,兩樣都可以保全。」沒想到當我高舉新皮袋時,神的心意卻是兩者都要保住。意思是說,當我們渴望領受新酒時,神並沒有要廢除舊皮袋,因為陳年好酒也得要有地方裝;我們需要同步領受一個新的皮袋,這樣舊的酒和新的酒,都可以保存,因為有些酒是越陳越棒!
 舉例來說,當實體聚會和小組恢復時,必須堅定的相信實體聚會的屬靈價值,這是我們優良的傳統和產業。新皮袋的形成,也幫助我們承接得起聖靈新鮮的工作。這些新的管道、平台和經營方式,在恢復實體聚會後,聚會、牧養和新媒體可以相輔相成,能夠祝福到列國的華人。就像當年約瑟打開糧倉,不只餵飽埃及人,更是成了全地的拯救和祝福。

 

P11

 Banning Liebscher(班寧‧利普哲)牧師

 

得勝的祕訣:杖與劍的結盟
 「這樣,兩樣都能保全。」這句話深深地抓住了我的心。是否有可能,舊皮袋代表上一代、新皮袋代表下一代?
 1999年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青年事工,開始了「Jesus Culture」這個復興運動,負責人Banning Liebscher(班寧‧利普哲)牧師某次受邀參加一個青年領袖的會議,有Lou Engle(盧•恩格爾)、Cindy Jacobs(翟辛蒂)和30多位年輕人,一起尋求如何點燃全美校園的禱告運動。接到邀請後,Banning牧師作了個夢,夢中他和妻子站在會場,已經有一群年輕人坐在當中。他注意到幾件事:
 一、在場的年輕領袖至少有一百位。
 二、這些領袖大約十幾、二十幾歲。
 三、Lou Engle、Cindy Jacobs都尚未到會場。
 在等待會議時,一位約20歲的主席上台詢問是否有人要分享見證,但這些年輕人卻開始互相譏諷、彼此叫罵。Banning牧師的直覺告訴他,現場會這麼混亂,是因為父母都不在場。他和太太失望的正準備離開,主席就跑向他們對他們說:「請你們不要離開,我們需要你們。」Banning牧師轉身對他說:「假如這件事沒有父母(上一代)出席的話,我們沒時間奉陪!」
 這個夢讓Banning牧師知道他確實該去這個聚集。到了現場就如他夢中所見的場景,這群年輕領袖對神都很渴慕、很火熱。晚上的聚會,由Cindy Jacobs先上台分享,提到目前在美國教會長大的年輕人滿17歲以後,還留在教會的僅僅一成,換句話說,有90%的年輕人長大後便離開教會,這真的非常令人驚訝又心痛!於是她問大家:「教會要如何做才能留住年輕人?」然而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年輕人所回應的,全是對長輩、對於上一代的不滿,每一個發言都是針對上一代該如何改變;像是:音樂應該要改、敬拜時燈光要調暗、要多重視年輕人…等等,你一言我一語的強烈批評,讓Banning牧師感到非常難過,也領悟到為何他會做那個夢。這些年輕的與會者都是全心愛主、事奉神的優秀領袖,然而他們的反應,卻是完全顯現出兩代之間的矛盾還有不和的思維。
 隔天Banning牧師分享了自己的見證,在伯特利教會長大的他,負責的青年事工非常興旺,以至於成立了「Jesus Culture」這個影響全美和世界的年輕人復興運動。但過沒多久他就找Kris Vallotton牧師(克里斯‧韋羅頓)談他想出去開拓教會。但在這10年中,Kris牧師卻要Banning牧師好好地跟著上一代一起配搭服事。後來Banning牧師才領受到出埃及記十七章中,打敗仇敵亞瑪力人的關鍵。在這場戰役中,神啟示了祂的其中一個名字:耶和華尼西─神是我們得勝的旌旗。那個故事顯示得勝的祕訣就在上一代摩西的杖與下一代約書亞的劍結盟,明白神的心意就是要不同世代結盟,各就其位,相輔相成。而當Banning牧師分享時,聖靈就大大的降臨,運行在那些年輕人身上,全場年輕人開始為先前對長輩所持的態度而悔改,他們謙卑下來,對上一代展現出尊榮。
 其實這正是神所渴望看見的,也是我在傳遞天國文化時,渴望不同的世代都可以領受的。做了青年事工20多年,我深信年輕一代需要了解屬靈遮蓋、順服權柄和尊榮文化的重要性。而上一代,也需要學習尊榮和成全下一代,學會適時的放手。不然即便有復興,也無法持續。然而從我自己的經歷中卻發覺,了解杖與劍的結盟是一回事,要活出來卻非常難。

 

 P10

台北靈糧堂媒體中心提供

 

杖與劍同步升級的關鍵
 我想分享自己在作兒子這件事上掙扎的原因:
 1.悖逆的靈
 雖然我是哥哥,但卻比較像浪子故事裡的小兒子。從小就比較叛逆、很有自己的想法;小時候心裡常想:因為我是牧師的兒子,所以你們可以逼我作家庭禮拜、參加聚會或跟著出去服事,但無法逼我甘心樂意。就算長大後回到台灣,青年牧區的傳道人邀我去帶國、高中生,我都非常不樂意,也不想服事。以至於當我開始服事後,父親或領袖要我做什麼,我都非常抗拒;因為從小到大,我內在的機制已經習慣悖逆而自然地反映出這樣的心態。我悖逆父親最大的一點,就是在男女交往的事上,導致我無法體會天父的愛和父親對我的關心,直到25歲時,在一連串遇見神的經歷中,被聖靈光照,才看到我裡面的悖逆,而真實的悔改在神面前。
 2.獨立的靈
 我們多半認為上一代不了解我們、覺得我們不行,所以迫不急待地想要證明自己,什麼事都想自己來。然而獨立的靈卻是源自於驕傲。
 你們年幼的,也要順服年長的。就是你們眾人也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五5,和合本)
 我們都想要獨力完成神所給我們的託付,我們會認為:「這是我們的時代,我們可以做得比上一代更好。」特別是我剛開始全職服事時,有位我尊敬的牧者跟我說:「你父親和教會這些牧者長輩他們老了、太保守了、定型了、很難改變,你們的教會要突破很難,所以你自己要加油努力,能不能有突破和增長就要看你了。」這段話影響我很深,所以成為區牧長之後,表面上客氣,實際卻不想跟上一代互動。我覺得反正他們也不了解青年事工,那就不要管我,我自己會做給他們看。我誤以為這樣的獨立是成熟與能力的記號,事實上這卻成為我生命和服事的驕傲。
 後來,當我開始學習「尊榮文化」和「杖與劍結盟」,我就操練委身與上一代連結。例如與他們開會時,學習做一個聆聽的兒子,也學習透過他們的觀點來看教會整體,而不是獨立的只想到自己的牧區和事工。當我與上一代連結時,真的感受到我的生命進入到他們超自然的產業和祝福中。這些屬靈的父老們多年來所攻下的領域和所領受的突破,使我可以站在他們的肩膀和天花板上繼續建造和拓展神的國。最棒的是他們都還在我身邊,當我願意跟他們連結,神就使這天花板繼續不斷地提升。
 3.孤兒的靈
 Bill Johnson(比爾‧強生)牧師說過:「這是一個充滿孤兒的星球,而我們都受到孤兒的靈所影響。」很多人活在恐懼中,沒有安全感,常常擔心資源有限,隨時會缺乏、用完。所以活在世上,我們總是要努力去追求和擁有許多東西,拼命保護和累積財富。但是這些事物卻還是無法帶來我們想要的安全感,因為我們仍舊認為我們是奴僕、是孤兒,是沒有人在乎的,隨時都會被犧牲、放棄。從我小時候父母忙於服事,一直到後來我跟弟弟獨自在國外生活,這種感覺一直存在於我的生命中,直到父親罹癌時,那種感覺更是前所未有的強烈。開始全職服事後,當有人不了解我在青年牧區所做的,或質疑批評我們國度性的事工,我也會像孤兒一樣啟動內在的生存機制,變得像刺蝟一樣設法保護和武裝自己。我承認全職服事的前10年,我真的非常孤兒!
 在一次教會的聖工會議中,長執對於青年牧區的事工提出了一些建議和看法,其實都是出於愛和關心,我卻覺得很受傷和憤怒,以至於我離開會議,寫了一封大逆不道的信給我父親,請他在會議中讀給大家聽,沒想到父親真的照做了,會議結束後當時的處長還來安慰我。現在想起來,在父親的身上我看到天父的愛,真的很多時候,我就像小兒子一樣的悖逆和無理取鬧,可是天父卻還是這樣愛我、包容我的不成熟,甚至我真的常常不了解祂為什麼會這樣愛我,但在祂的愛裡,我的心開始得著醫治,被神恢復。
 我相信杖與劍同步升級的關鍵在於:成全與尊榮,為父和作兒子。求聖靈光照我們裡面的悖逆、獨立和孤兒的心態,除去謊言所造成的堅固營壘和影響。為驕傲、受傷、苦毒、不信任而悔改,並且教導我們順服、尊榮、謙卑,與神、與父母、與領袖有心與心的連結。

 


●快來加入國度復興報Telegram ,直接搜尋「@krtnews_tw」、「國度復興報」頻道,邀請更多好友加入:https://t.me/krtnews_tw


閱讀 60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