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3
青年專刊責任編輯:Asia for JESUS新聞編輯團隊
「父與子」不只是一種身分 也是生活中的見證

世代連結。國度豐收協會提供

 

這10年來,我才懂了怎麼做父親和兒子。—周神助牧師

 我的祖母很早就成了寡婦,帶著我父親和另外7個兄弟生活,不是大家想像中健全、關係親密的家庭。我是家裡的老七,小時候是在奶媽家長大的,大半的時候都在懷疑我的爸爸到底是不是我真正的爸爸,我感覺到父母偏心,看哥哥是心肝,看妹妹是寶貝,看我只是盲腸。

 「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參哥林多前書4章15節)老實說,這句話我再認同不過了。信主、作傳道人超過50年,現在的我終於知道自己的生命經歷有為父的使命。

 當我牧養的教會—台北靈糧堂,慶祝65歲生日那幾天,所有的靈糧分堂都回來一起慶祝,我再次默想以弗所書第3章的經文,忽然看見一幅圖畫:使徒保羅跪在神面前,領受了為父的心,以至於他渴望在天上和地上的人們,都能有父親的陪伴,世世代代、直到永遠。

 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這五重職事都需要擁有為父的心腸,才能真正成全眾聖徒,使屬靈兒女們能在對的位置各盡其職,建造榮耀的教會。

 

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代都能保全。—周巽光牧師

 關於新皮袋的比喻,其中有一句話很抓住我的心:「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參馬太福音9章17節)我想,這也可以用來比喻兩代之間的關係。

 過去我認為青年工作最重要,教會理當全力支持。所以當教會的聖工會要求我在教會做年度預算報告時,我的心情很低落,想不透為什麼是由不做青年事工的人來審核青年事工的預算?會議中有些執事提出問題和建議,即使都是出於愛和關心,在我的耳裡卻都變成批評與誤解。我怪這些長執不了解我,更怪我爸爸沒有站出來替我說話。

 在憤恨的心情下,我寫了一封信,請同工拿給父親念給大家聽,想不到他真的念了,後來處長還來安慰我。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真是大不敬,要是角色對調,我根本不會理會這乳臭未乾的孩子吧!但這些長輩卻以包容和忍耐回應我,在他們的生命裡真的有一顆為父的心。

 當我開始學習尊榮文化、杖與劍的結盟(參出埃及記17章8-16節),我也開始操練委身於與上一代連結上。例如,與父老、長執開會時,學習作一個聆聽的兒子,透過他們的觀點來看教會整體,而不是只想到自己的牧區和事工。

 當我與上一代連結時,我就進入他們超自然的產業和祝福中。因著屬靈父老們多年來奮戰而得來的突破與得勝,使我可以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繼續建造。最棒的是,他們都還在我身邊,神使我們在合一連結中不斷的提升。

 如今的我,很確定自己摸著了天父的愛,因而能夠愈來愈懂我的父親,即使我沒有肉身的兒子,也能擁有一顆為父的心去愛下一代的屬靈兒女。

 

 文章轉載自:亞洲復興誌別冊

 講者:Asia for JESUS創辦人周神助牧師、執行長周巽光牧師

 全文請至:https://reurl.cc/Q3yovZ

 

 邀請你一起加入父子同行的行列,報名參加2021年天國文化特會,領受父與子彼此轉向的祝福!活動網頁:https://reurl.cc/D6Rp55


閱讀 40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