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1
國度復興報╱編譯Asenath/報導
ISIS附屬恐怖組織 將非洲轉為新聖戰場地

圖取自unsplash.com

 伊斯蘭教建國恐怖組織(ISIS)在敘利亞歷經一年多的挫敗之後,正將注意力轉向非洲。非洲大陸正遭遇受ISIS附屬團體鼓舞而發動的一系列恐攻。
 11月6日,美國情報局幹員暨前海軍精銳部隊海豹六號(SEAL Team 6)成員在爆炸案中殉職,這是索馬利亞伊斯蘭教恐怖組織「聖戰者青年運動」(al-Shabaab)所為。
 據悉這位美國情報局幹員與4名索馬利亞軍官均在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Mogadishu)南部疑似ISIS藏匿處遇害。4天後,亦即11月10日,與ISIS有關連的戰士在非洲國家莫桑比克東北部的足球場,將50人斬首。
 接著在11月29日,另一個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聖戰士屠殺110名奈及利亞農夫和其他男女,並襲擊他們的稻田。
 澳洲經濟與和平協會(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創辦人基勒里(Steve Killelea)說,該協會一直在追蹤全球的恐怖攻擊案。他告訴基督教廣電新聞網(CBN News),ISIS和其他伊斯蘭教恐怖組織的重心顯然正在轉移。
 「如今,非洲撒哈拉地區死於恐怖主義的人數比中東和北非更多。」基勒里在澳洲雪梨(Sydney)的辦公室告訴基督教廣電新聞網。
 基勒里的團隊每年都會公佈全球恐怖主義的指數。他說,儘管全球死於恐攻的人數已經下降,但伊斯蘭教在非洲的恐攻行徑卻方興未艾。「看看恐攻死亡人數最多的10個國家,有7國就是在非洲撒哈拉地區。」基勒里說。
 布基納法索、莫桑比克、剛果民主共和國、馬利、奈及利亞、喀麥隆和衣索匹亞,是今年遭受恐攻的非洲國家。
 美國國務院反恐主管塞爾斯(Nathan Sales)大使在數位新聞發表會上告訴記者,無論是在奈及利亞或莫桑比克,究竟是什麼因素促發這一波恐攻風潮?「今天,我們看見的是效忠ISIS的附屬團體接受ISIS的意識形態、戰術和程序,及建立伊斯蘭教哈里發王國的異象。」塞爾斯指出。
 伊斯蘭教聖戰組織正在招募追隨者。最近對14國的調查顯示,有1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曾被激進的伊斯蘭教團體徵召。
 「非洲有數億的穆斯林,即使只有0.01%的人被極端主義誘惑,也依舊是多達數10萬人,我們不得不擔心。」美國著名智庫之一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的歐漢隆(Michael O'Hanlon)告訴基督教廣電新聞網。

奈及利亞位於震央
 「極端伊斯蘭教最猖獗的省分位於奈及利亞境內。」位於華盛頓的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 )非洲分析員詹恩(Jacob Zenn)說。詹恩撰寫過廣泛論述奈及利亞伊斯蘭教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的文章。
 根據全球恐怖指數,效忠ISIS的博科聖地必須為自2011年至今死了5萬7千多人負責。「ISIS在奈及利亞、尼日、查德和喀麥隆非常活躍,過去這幾年,他們在這些國家的邊境勢力越加強大,非常令人擔憂。」詹恩說。
 博科聖地領袖薛考(Abubakar Shekau)是現在非洲的頭號通緝犯,他渴望將尼日變成伊斯蘭教國家,並逼迫佔奈及利亞總人口近半數的基督徒離開這個國家、改信伊斯蘭教,或面對死亡。
 「奈及利亞是非洲最重要的國家,它的石油蘊藏量排全球第10名,且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新書《下一場聖戰》(The Next Jihad)的其中一位作者慕爾(Johnnie Moore)指出。
 慕爾告訴基督教廣電新聞網,奈及利亞發生的事少不了基督徒被集體屠殺。「這與ISIS在伊拉克專攻基督徒和雅茲迪族(Yazidis)如出一輒。」慕爾說:「事實上,你可能說,甚至在ISIS在攻占伊拉克和敘利亞之前,博科聖地就已經是試煉了。確實,博科聖地殺害的人和基督徒比IS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所殺的更多。」

缺乏安全感是助長聖戰運動的主要因素
 「許多非洲國家的政府都非常衰弱,這意味著許多民眾感到挫折,而且當地也很難確保人民的安全,因此政府沒有能力找出並殲韱滅這類極端主義團體。」歐漢隆指出。
 隨著恐怖主義日益升高,美國國務院官員堅稱,非洲各國政府需要將注意力集中在對付暴力極端主義上面。非洲目前有25個活躍的伊斯蘭教團體動作頻頻。這是近5年到10年間發生的事。
 根據「攔截」網站(The Intercept)的報導,美國在全非洲有29個軍事基地,幾乎所有基地都在執行對抗極端伊斯蘭教組織的任務。
 「我們的重點在於不只要在非洲,也要在全球提升反恐能力,亦即要加強執法和邊境安全、打擊以資金助長恐怖主義的勢力,以便確實擊敗刺激人擁抱激進主義和暴力的意識形態。」塞爾斯說。
為全球恐怖組織消亡、其成員離惡行善禱告。
(文取材自CBN NEWS)


閱讀 994 次數